年会恐惧折射职场竞争焦虑


    “怕年会”折射竞争焦虑

  四川读者 李秀荣

  聚餐、抽奖、联欢……年会,本是温馨集会,现在却让一些员工不堪其重,这折射出整个社会的竞争焦虑。公司企业生存发展面临激烈竞争。请主管单位莅临、重要客户参加,这已不是联谊,更是单位实力的展示、社会关系的拓展。同时,员工也面临激烈的职场竞争。年会更像一场较量,希望在领导面前一展风采、脱颖而出,给自己的职场表现加分。

  这样的年会恐惧症,实际上与更大程度上的社会焦虑相通。中年职工奔波在单位和家庭之间,为孩子上学、老人就医发愁,青年白领汲汲于首付、月供,大学生找工作“压力山大”,甚至孩子们也要拖着行李箱般的书包开始“起跑线的竞争”……转型期高昂的生活成本,不尽合理的社会结构,让许多人感觉“危机四伏”,竞争成为“生活状态”,焦虑成为“心理隐疾”。这样的背景下,职场的年会,岂能不变了味?

  “年会焦虑”启示管理课题

  山东读者 于淑华

  从单位领导角度看,员工的“年会焦虑”也体现出管理上存在的问题。员工重视年会,这样的集体认同感、个人荣誉感值得赞赏。但如果年会变成了“负担”,是不是也意味着这样的问题:上升通道是不是不够、激励机制是不是不足,所以才让年会成为比拼的战场?是不是应该在工作中给员工更多的机会与更大的舞台,进一步激发他们的潜能?认识到这些问题,也才能让“年会焦虑”转化成一个单位发展的正面能量。

  放在更大的视野中,“年会焦虑”也启示社会管理中的相关议题。“年会焦虑”实际上也是“机会焦虑”。如果社会成员拥有的机会有限,社会的流动性减弱,激烈的竞争难免会产生普遍的焦虑。一个开放的社会,应该是流动渠道畅通、发展机会均等的社会。

  更重要的是,无论是浮躁还是焦虑,心态问题,都是现实问题。只有抓住了现实的症结,才能真正理顺社会心态。“十二五”规划中“培育奋发进取、理性平和、开放包容的社会心态”的目标,只能通过调整社会结构、改革分配制度来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