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不高兴 应阻断压力源头


  每个人都在日常生活中经历着大大小小的事情,有的事件,大到让生活一下子发生剧烈变化,比如亲人的离开、突然失业,这些重大事件往往剧烈冲击着人们,使得人们产生急性应激反应。不过,这样的情况发生的概率毕竟较少。更多时候,我们遇到的是一件件让人有些烦恼压力,但还没糟糕到不可收拾的事情,可是,当这样的事不断叠加,就形成了持续性的刺激。这种持续刺激会产生累积效应,于是,生命体的反应也逐渐由积极应对的报警反应,进入到阻抗阶段。最后生命能量逐渐过度耗竭,随之而来的,往往是生理上的机能障碍,比如持续头痛、肌肉酸痛僵硬,有的人还会出现激素水平紊乱等状况。当身体承受着这些时,人们情感上的体验则主要是抑郁情绪。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廖丽娟指出,这种由于持续累积的慢性应激源引发的抑郁症状有很多种表现形式,包括情绪低落,精神不济,做事情没有动力,有的人会感觉睡眠不好。更有一些人会遭遇偏头痛的困扰,遇事容易有挫折感,引爆无名怒火,看什么都不顺眼等等。“从心理学角度分析,这些状况主要是由于持续累积的慢性压力源导致躯体和心理的应激反应,感受到的情绪主要是低落、没劲。”廖丽娟在日常的咨询工作中发现,这类情况在职场案例占了很大的比例。

  角色模糊任务过重是抑郁源头

  是什么激发了职场人这种应激式的抑郁情感体验?廖丽娟总结了那么几条:首先是角色冲突或角色模糊。由于工作角色没有清晰界定,有些职场人会经常突然被要求做一些似乎不是自己职责范围之内的工作任务,这容易让人的情绪受到冲击。

  第二种比较普遍的应激原则是任务过重。廖丽娟解释说,这里所谓的任务不仅仅来自工作,还来自各种角色的时间分配。“现在不少年轻人似乎在把24小时撑足到27小时来用。要完成大量的工作任务;要经营感情;要享受天伦之乐;要和朋友聚会;要运动健身;要跳舞瘦身;要上微博等等……时间被撑足了用,身体来不及调整适应,心理来不及调适澄净,难怪会感觉到压力大。”直接后果是,慢慢进化的身体和心理,面对越来越多、越来越复杂的任务的时候,产生强烈的无助无力,或者说挫折感,而日常生活带来的挫折感,最容易产生的情感体验就是抑郁。

  第三种应激源来自人际压力和不调和的价值观。对于现代社会的职场人,也许朋友可以自己选择,志趣相投的就多来往,谈不来就少接触,但是,同事关系却是很难自由选择的。有时候,明明和同事之间有着不调和的价值观,但在工作中,却还需要很紧密的合作。心理学研究发现,人际交往的时候人们往往在追寻一种舒适区,如果总是要突破这个舒适区——总是需要花很多力气才能处好同事关系的时候,或者花了很多力气也无法改变什么的时候,往往就会让人产生强烈的挫折感和耗竭感。

  作努力比简单回避更有用

  如何让自己面对压力时更有“弹性”?对此,廖丽娟给出了建议:“面对生活工作中的压力,直接面对问题——问题指向的应对;减轻压力产生的不适——情绪指向的应对,都是不错的方式。”

  问题中心策略就是直接关注问题,哪怕只想出简单的办法去解决问题,也比什么都不干要好。比如,因为经济困难导致压力,那就想办法多赚钱并减少开销;如果感觉自己缺乏管理技巧,就花一些时间去学习和讨教经验,帮助自己增强相应的能力。

  情绪中心策略则是着力于减轻伴随问题而来的情绪状态。廖丽娟解释说:“当我们无法改变需要面对应激情境的时候,我们可以改变自己对于此事的感觉和想法。比如,我一大早去杭州出差,当晚就赶回上海,在杭州讲课,站了一天,上了地铁二号线还是站着。既然我无法改变要站着这个事实,我就问自己,怎么可以让自己别那么低落尽量积极一点?结果,我在身体吃得消的情况下,训练站姿,我认真地站着,甚至想办法练习腹肌。”

  此外,解决情绪问题,还可以通过使用一些放松技术,帮助躯体保持在一种相对良好的状态里——比如改善睡眠问题。

  心理学的研究发现,在面对由于压力产生的抑郁等情绪时,通过转移甚至否认等方式回避问题,往往导致人们更低落更无助。“当感觉难过的时候,回避面对的策略会使得情绪更低落更焦虑。”廖丽娟说,“我们可以逛一会街,吃顿美食,还可以运动一下,但是不要让这些变成主要的应对策略,暂时转移回避以后,我们还是要回到问题处理方面,或回到情绪调适上面。通常,这样会让我们更康健更积极,情绪也就更平和理性。”

 

  第三种应激源来自人际压力和不调和的价值观。对于现代社会的职场人,也许朋友可以自己选择,志趣相投的就多来往,谈不来就少接触,但是,同事关系却是很难自由选择的。有时候,明明和同事之间有着不调和的价值观,但在工作中,却还需要很紧密的合作。心理学研究发现,人际交往的时候人们往往在追寻一种舒适区,如果总是要突破这个舒适区——总是需要花很多力气才能处好同事关系的时候,或者花了很多力气也无法改变什么的时候,往往就会让人产生强烈的挫折感和耗竭感。

  作努力比简单回避更有用

  如何让自己面对压力时更有“弹性”?对此,廖丽娟给出了建议:“面对生活工作中的压力,直接面对问题——问题指向的应对;减轻压力产生的不适——情绪指向的应对,都是不错的方式。”

  问题中心策略就是直接关注问题,哪怕只想出简单的办法去解决问题,也比什么都不干要好。比如,因为经济困难导致压力,那就想办法多赚钱并减少开销;如果感觉自己缺乏管理技巧,就花一些时间去学习和讨教经验,帮助自己增强相应的能力。

  情绪中心策略则是着力于减轻伴随问题而来的情绪状态。廖丽娟解释说:“当我们无法改变需要面对应激情境的时候,我们可以改变自己对于此事的感觉和想法。比如,我一大早去杭州出差,当晚就赶回上海,在杭州讲课,站了一天,上了地铁二号线还是站着。既然我无法改变要站着这个事实,我就问自己,怎么可以让自己别那么低落尽量积极一点?结果,我在身体吃得消的情况下,训练站姿,我认真地站着,甚至想办法练习腹肌。”

  此外,解决情绪问题,还可以通过使用一些放松技术,帮助躯体保持在一种相对良好的状态里——比如改善睡眠问题。

  心理学的研究发现,在面对由于压力产生的抑郁等情绪时,通过转移甚至否认等方式回避问题,往往导致人们更低落更无助。“当感觉难过的时候,回避面对的策略会使得情绪更低落更焦虑。”廖丽娟说,“我们可以逛一会街,吃顿美食,还可以运动一下,但是不要让这些变成主要的应对策略,暂时转移回避以后,我们还是要回到问题处理方面,或回到情绪调适上面。通常,这样会让我们更康健更积极,情绪也就更平和理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