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潜规则:这是一个以貌取人的年代


  

  俊男美女不只在情场得意,更开始在职场上攻城掠地,合宜的举止成为录用的关键,出众的仪表成为升迁的焦点,在这个风格当道、讲究个人品牌的时代,光靠能力,很快就会失去竞争力。先把自己变精品,让识货的一眼就看见你,然后,才有机会爱上你。

  这是一个以貌取人的年代。你信不信?

  许多企业主在面临遴选新任经理人,被问到这个问题:“如果有几位专业、资历、管理能力、人际关系各方面指针都具备相似实力的候选人,你最后会选择哪一个?”出乎意料的,答案是:“看起来像主管的那一个!”

  问题是,什么叫做“看起来像”?“看起来像”经常指的是面貌有威严、身材高大(女生是高身兆),站出去显眼称头者。以此判断,职场上对过于美艳的女性反而有“反歧视”(r color eve color rse discrimination)的现象。

  拥有美国MBA学位、行销经验近二十年的美商摩托罗拉行销总经理黄玉莹,曾经和一位高大英俊的公关公司经理一起出席一个场合,结果还没有换名片前,对方竟然将那位外貌出色的公关公司经理当作是她。

  BQ成为职场通行证

  职场的“性别歧视”与“外貌歧视”当然普遍,美国社会科学界的社会心理学领域有几篇常被引用的论文,都证明:男子高而帅,女子貌美兼身材佳,绝对有助于升迁。影响所及,大陆甚至有“人造美女”选美赛,当选者是整型最成功者。

  美丽的门面、应对进退合宜的谈吐,所谓的“美感”分数──BQ( Tech Beauty Tech Quotient)逐渐成为职场升迁与人脉扩张不可或缺的一环。

  “许多努力工作的人,在职涯攀升的关键阶段,却遇到玻璃天花板,往往输在以为最好搞定,却完全料想不到的形象包装上,”为多家企业以及个人担任形象顾问的陈丽卿说,其实企业最想培养的还是上得了台面的人,因为这也关系到“公司的形象”。

 

  后天努力整型有理

  因为美貌是“职场通行证”之一,部分笃信“后天努力有效”的上班族,开始求助外科整型诊治,使台湾的整型外科也门庭若市。“我们是少数不靠健保,还能生存很好的外科,”知名整型外科医师,台大EMBA基金会董事长、基隆市立诊所院长江耀国说,门诊根本看不完,病人都是自费。

  反映到现实生活,台湾女性有四成想以整形改造自己的人生。联合利华在最近所做的一项“美丽白皮书”全球大调查中,有高达83%的台湾女性,认为美丽的标准仅仅来自脸蛋,其中有43%以上的受访者,对于自己的脸蛋以及全身上下都不满意。40%以上的女性,希望藉由“整形”,让自己变得更加完美迷人。

  就是会以貌取人

  不要说女性,连在政坛拥有极大权力的男性,也不能自外于这种世俗的观点对他们公共场合表现的臧比。

  海峡两岸的大帅哥──台北市长马英九、中共商务部部长薄熙来,并称海峡两岸政坛双璧。《亚洲周刊》还以两人当封面人物,成为热门话题。但吊诡的是,马市长本人非常厌恶这种“以貌取人”的评论。连最新崛起,被七年级生视为偶像的橙果设计的蒋友柏,也对粉丝们只重视他的容貌,深感厌烦,“如果要靠脸蛋吃饭,我会觉得非常悲哀。”

  无奈世俗偏见已经根深柢固。曾任前经济部政务次长尹启铭秘书多年的李富纯,每次遇到记者们臧比马市长的容貌,就会不耐烦地匡正:“这对他(马市长)是侮辱!难道他没有更多才华可以说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