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工、外企白领抑郁者最多



  与2008年相比,2009年宁波市第一诊所心理科病人增加近40%,因感到抑郁前来就诊的病人增加了1/3。

  第一诊所精神卫生科副主任医师季蕴辛介绍,得抑郁症,不外乎这几个原因:工作学习压力、人际关系、婚姻家庭,其症状表现为情绪低落、失眠、不愿与外界接触等。

  10个抑郁症病人

  就有一个外企白领


  “10个抑郁症病人里,肯定有两个是民工,一个是外企白领。”季蕴辛说,不少白领得抑郁症是因为工作压力太大。

  比如曾有一名30多岁的女士在宁波一家日企上班,上司非常严厉,每天安排很多工作,女士做不完,跟老板协商想换一个轻松点的岗位。

  不想老板冷冷地说:“不能换岗位,如果你真的觉得累了,可以休假。”

  被每天巨大的工作量压得喘不过气来,她开始失眠、情绪低落。

  季大夫表示,外企白领的收入都比较理想,衣食不愁,他们压力的大部分来自工作上和生活上的更高追求。

  民工抑郁多因生存压力

  而前来看病的外来务工人员,绝大部分都是低收入人群,他们的压力更多来自于生存。

  比如前几天,有一位从外省到宁波来打工的妇女,自己没工作,患有慢性病,还有两个孩子要养。

  丈夫打工收入根本无法满足家庭的支出,夫妻俩经常吵架,她开始郁郁寡欢,情绪糟糕。

  “外来人员在宁波的生活压力大,由于经济原因引起的抑郁情绪相对难根治些,这和整个社会大环境息息相关。”季大夫表示。

  不过让人欣慰的是,前来诊所心理门诊就诊的外来务工人员越来越多,说明这个群体的心理教育意识在增强。

  公务员来心理门诊的最少

  季大夫说,来心理门诊的病人中,公务员是最少的。他分析,公务员的工作相对比较稳定,生存和竞争压力也相对稍小一些。

  抑郁症是有生理症状的

  今年40岁的王女士,10年前丈夫出事死亡,给她造成巨大心理创伤。10年来,她经常会感到腹痛,每年快到丈夫去世的日子,肚子痛得要炸开一样。

  原来以为是身体出了问题,看了很多诊所都不见好,前几天,经第一诊所精神卫生科大夫会诊,确定王女士的腹痛反应是抑郁情绪引起的。

  “在医学上,这种现象解释为因心理问题转移的躯体表现。”季大夫表示,这样的病例一个月都要碰到十几个。

  一般来说,焦虑情绪易引起心肺类的疾病,比如心跳加快,胸闷,突然喘不过气来;抑郁情绪的表现比较多样化,比如腹痛、头痛、消化不好等。

  有类似躯体情况但久治未愈的患者,可以试着去心理门诊看一下,也许正是情绪在作怪。

  2009年市一诊所心理门诊病人多4成

  根据宁波市第一诊所药方数据统计显示,2008年,精神卫生科开给病人的喜普妙、塞乐特等6种抗抑郁药品,共5408盒,而2009年,共开出7775盒,比2008年多出2367盒,增加了44%。

  而2009年的心理门诊量为3128人,平均每人要消耗掉2.5盒抗抑郁药品,而2008年的心理门诊量为2260人,平均也要消耗掉将近2.4盒的抗抑郁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