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2”临近,心理援助应提早介入



  震区的每个家庭、每个人,都或多或少背负着某种心理压力,除了“周年祭”,今后还会有许多对某个家庭或个人有特殊意义的日子,心理的波动和反复会持续,疏导和干预也应该持续。

  “5·12”周年将至,官方或民间的多种纪念、祭奠活动已经进入倒计时。这个特殊的日子,对于那场灾难的幸存者来说,又是一次心理上的冲击甚至折磨。相关部门、机构和所有关注震区的人们,应该尽早地、持续地为灾难的幸存者提供心理援助,帮助他们迈过这道坎。

  灾难虽然已经成为过去,但失去亲人之痛却很难在短时间内消弭。中科院心理所危机干预中心副主任史占彪说,在北川,20%到30%的人需要接受心理援助。干部和教师承受的压力更大,比例更高。北川如此,整个灾区的情况可以推论。而重建家园的忙碌与繁重,又使幸存者忽略或无暇顾及自己的心理抚慰或调整。因此,在某些特殊的日子,这种刻骨铭心之痛就可能爆发。有专家提示,对此,相关地方政府或机构不能掉以轻心。

  幸存者中干部的心理压力往往大于普通群众,是因为他们作为受害者同时又负有某种责任,还难免承受群众这样或那样的责难。因为责任,他们不能放任自己的情绪,又缺乏宣泄的途径与机会,所以很可能在特定的条件下发生“崩溃”。对于他们的心理疏导和干预,必须充分考虑到上述多种因素。

  在恢复重建、周年活动中,震区干部们的工作繁重、忙碌,无暇表现出个人内心的压力和痛苦,但这不等于他们不需要心理抚慰、援助,反而需要特别的关注。国家实行的“灾后重建干部主题培训”,包括了心理援助,十分必要而且及时。但正如有人指出的,以休息或旅游为主的方式往往难以从根本上解决心理问题,培训与疏导的内容、方法还需要进一步完善,使之更有针对性,也才能更有效。

  在心理援助的需求上,普通群众与干部、教师并没有区别。因为普通,他们的压力或痛苦甚至可能被忽视。但他们的人数却以百万计。他们心理上的创痛,没有经历过家破人亡灾难的人是很难设身处地理解的,非专业、不负责的询问或“心理治疗”,间隔的反复回忆,非但无助于解脱,反而可能加深了伤害。因此,对于灾区普通群众的心理疏导、干预,不仅需要专业人士的提早介入,而且需要持续相当时日。

  近日发布的《国家人权行动计划》,专门提及地震灾区工作。震区的诸多家庭及个人都或多或少背负着某种心理压力,对于他们的心理援助应该包括在行动计划之中。除了“周年祭”,今后还会有许多对某个家庭或个人有特殊意义的日子,心理的波动和反复会持续,疏导和干预也应该持续。

  需要指出的是,“5·12”周年纪念或祭奠活动,使许多非灾区的人们涌入震区,他们会或多或少、有意无意地再次触及幸存者的心头之痛。因此,在“5·12”周年活动中,怎样尽可能避免类似的伤害,应该成为进入灾区的非灾区人的自觉,并且有相关的约束。对于某些怀有猎奇之心者,更必须予以谴责和阻止。约束赴震区参加周年活动者的工作也应该做在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