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宠家里的“老抑郁”



  有了家庭的姐妹、闺密聚在一起时,总免不了谈起各自的孩子,调皮聪明开心烦恼,全是话题,百说不厌;却鲜有人有兴致谈起家里的“老宝贝”。

  偶尔提到老人家,顶多说一句:不知道怎么了,也不像什么大毛病,就是怪怪的。

  很少有子女会想到,怪怪的老爸老妈,也许是“抑郁”了。
   
    变得很怕死的老爸

  杨洋上班的时候,被老爸一个电话急呼回家。

  匆匆赶回去,老爸告诉她说,今天他的下腹部很不舒服,大便也不正常,自己似乎摸到一个小肿块。这几天刚好看到报纸上说老年人大肠癌发病率很高,他想去诊所检查一下。

  杨洋有些哭笑不得,老爸这半年来已经怀疑了好些肿瘤。开始是觉得上腹胀痛、胃口差,怀疑是胃癌,于是去作了胃镜检查,排除后就觉得上腹痛逐渐减轻;后来感觉吞咽不畅,又怀疑食管癌,又去作了食管检查。现在他又怀疑患肠癌了。

  杨洋觉得奇怪,不知道老爸这段时间为什么变得那么怕死。用老妈的话说,就是“被蚊子踢到也喊疼”。这和以前总是要劝许久才肯去体检的他,简直判若两人。

  老爸的情绪也变得特别容易激动,常为一些小事与家人争吵不休,弄得谁也不敢惹他。

  这样的变化,似乎是从他退休时开始的。

  退休前,他就计划好,退休后正好可以和老伴一起帮杨洋带小孩。杨洋因为工作忙,没有按计划准时“造人”,但这也不至于让老爷子这么反常吧!

  事情还没完。杨洋每天下班见到的,都是待在家里长吁短叹的老爸。一开始大家会好言相劝,后来,大家都有点烦,就由他独自伤春悲秋了。

  有一天,上班的杨洋又接到电话,是老妈打来的,说老爸吃安定了,还好吃得不多,被及时抢救过来。

  这下子杨洋才觉得,老爸可能是真难受,不是没事找事。在作了他所怀疑疾病的检查都确认没事后,杨洋听从大夫建议,将老爸带到心理科。大夫的判断居然是老年抑郁症。心理疾病?——这真是个从没想过的问题。

    下一页:“老抑郁”,身心都难受

    “老抑郁”,身心都难受

  老年抑郁症是指发生于老年人(60岁或以上)这一特定人群的抑郁症,主要是以出现持续的情绪低落为特征的情感性障碍,是老年人常见的精神疾病之一。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抑郁症老人占老年人口的7%~10%。而青壮年有过抑郁症的,进入老年期后常加重或发作次数增多。

  抑郁症虽然也是一种精神障碍,却不像我们印象中的精神疾病那么容易识别,不管病人自己还是身边的人,都可能察觉不到。老年人的抑郁症更隐蔽,而且并不只表现为郁郁寡欢,像杨洋的父亲,就变得很“怕死”。

  其实,这种“怕死”往往不是没有缘由的,因为老年抑郁症病人的确会有明显的身体不适,如头痛、胸痛、食欲减退、腹痛、便秘、出汗、乏力等。虽然作各种检查都找不到什么问题,但病人疑病念头强烈,往往由躯体不适联想到身患绝症(就像杨洋父亲首先想到的总是肿瘤),然后焦虑烦躁,坐立不安。

  但这些老人往往不能很好地表达自己的抑郁情绪,以致易被误解为只是怕死,从而不被理解甚至遭亲人厌烦,而这又使老人更加焦虑和抑郁。严重的便会出现自残或自杀行为。

  据调查,患抑郁症的老人有10%以上会采取自杀行为。由于他们不能很好地表达忧伤情绪,自杀念头也常不会表露出来,自杀倾向往往被掩饰而不易为人所知,使得自杀成功率更高。

    假痴呆,原是真抑郁

  同样被诊断为老年抑郁症的江老师,却差点被儿子当做老年痴呆症来治疗。原本思维活跃的江老师,现在反应迟钝,交流困难,记忆力减退;不愿意和朋友出去,整天待在家里,没什么活动,做得最多的就是躺在床上;一件小事情也能犹豫半天,注意力很难集中,判断能力也明显下降。

  小江觉得父亲一下子变“傻”了,还上网搜索治疗老年痴呆症的方法。

  我们印象中,年轻人的痴呆和抑郁是很分明的,但老年人患了抑郁症,有时却会显得傻傻的,也经常会出现健忘现象。

  不过两者还是有所不同,就拿健忘来说:痴呆症老人是真的忘记一切,而抑郁症老人其实只是坚信自己已忘记。譬如,当大夫问起早餐吃过什么东西时,痴呆症老人一定会说错,或答非所问;抑郁症老人会对大夫说“不知道”,如果大夫强调他一定记得,最终他会说出完全正确的答案。

  同样走在路上,同样表情呆滞,痴呆症老人会完全没有方向感,时常迷路;但抑郁症老人表情再怎么呆滞,也很少会走错路。

  一般来说,老年抑郁症起病较快,发展迅速,抑郁症状持续较久,智能障碍一般是暂时性、部分性的,每次检查的结果均不相同;老年性痴呆则起病缓慢、发展缓慢,但情绪变化大,不稳定,犹如幼童,其智能损害是全面性的,而且会一直恶化。

  此外,老年抑郁症病人,大夫在查体时不会发现中枢神经系统的体征,脑影像学检查也大多正常;老年性痴呆病人可有中枢神经系统的症状和体征,不少人还有高血压、动脉硬化或“小中风”病史,脑影像学检查可发现有不同程度的脑萎缩或(和)脑梗死表现。

  最重要的是,用了抗抑郁药后,老年抑郁症病人会恢复病前谈吐自如的神态;老年性痴呆病人则对抗抑郁药毫无反应。

    下一页:抑郁长者,宠宠也无妨

    抑郁长者,宠宠也无妨

  老年抑郁症发病率并不低,但能主动就诊的很少。与其他精神障碍者拒绝治疗不同,抑郁症老人因躯体不适而痛苦。所以,只要家人好言相劝,出钱出力,他们是愿意就诊的。

  轻症病人可尝试心理咨询和心理治疗,包括调整生活内容,如足够的睡眠、运动锻炼、解决家庭矛盾等。

  若进行4周心理治疗后,病情无改善甚至恶化,或病情较重,或有回避社交、记忆力明显减退或注意力不集中、较多躯体不适主诉及疑病症状,甚至有轻生观念等,则需要加用药物治疗。家人要督促他们定期复诊,按时用药,至少需要服药两年;其间如有复发者,还应延长服药时间。

  有些抑郁症老人一次次寻机会自残,家人在一次次夺去他们手中的自残工具时,总是会忍不住说:这么大岁数了,为什么还像小孩一样闹脾气?为什么还这么脆弱?为什么总让人担心?言辞中不乏责备,甚至还有厌弃之意。

  殊不知,这些老人心里同样厌弃自己,指责和压力只会让他们更加无所适从。不管是否需要配合药物治疗,对家里患抑郁症的老人,不妨宠宠他们。

  不仅要在生活上对抑郁症老人给予照顾,家人更要给予关心和鼓励,协助其合理安排生活,多与社会保持密切联系,多与年轻人交往,多动脑子,不断学习;帮助他们按照自己的志趣培养一些爱好,如书法、摄影、下棋等;改善家庭环境也非常重要,丧偶的老人如条件允许,可鼓励他们考虑再婚。

    容易让老人“抑郁”的事件 

    老年抑郁症病人发病前多有明显的应激性事件,如典型的生活事件:工作丧失、收入减少、亲友离世、迁居、长期贫困、长期照顾患慢性病的家庭成员、疾病和衰老所致的活动或功能障碍、缺乏人际交往和社会接触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