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我的真心放在你的掌心


  我和峰是大学同学。大二上学期,峰向我发出了求爱信号,其实当时我心里也有点喜欢他,但我和他分别是来自两个相距千里的小城,我很清楚毕业后我们都必须回到各自的家乡去工作。进大学一年多,耳闻过太多大学里因为毕业分配而夭折的爱情故事。我不想自己也经历那样的爱情故事,可心中又有些放不下峰。正犹豫不决时,一位考上了另一所大学的高中同学来信说他从高中时代起就开始暗恋我,希望我能接受他“迟到”的表白。那是一位在高中时深受大家喜欢的男生,成绩好,人也长得帅,如今他考上的大学比我考上的好,更主要的是我的家和他的家都在同一个小城里。权衡之后,我选择了高中同学。

  从此,在修读学业的同时,我和他的爱情也在一封封来来往往的鸿雁中逐步走向成熟。而峰却一直没有恋爱,偶尔,我还能感受到他的无奈和留恋。但因已心有所属,我便不再为之动摇。

  大学毕业后,我和高中同学从不同的大学回到了共同的家乡小城,一年后我们水到渠成举行了婚礼。

婚姻在矛盾中渐失生命力

  婚后最初几年的生活是甜蜜的,但是这一切随着女儿的到来被打破了。女儿的到来使我看到了丈夫不尽如心意的一面,他很爱女儿,常抱着女儿亲个不停,但却不愿给女儿洗尿片和衣服。其实在这之前他也没洗过衣服,但由于两人的衣服都是用洗衣机洗,我没觉得有要他去洗的必要。如今女儿的尿片和小衣服只能用手洗,虽说已请了小保姆,有时我也自己洗,但总有忙不过来的时候。有时看到女儿的尿片在盆里堆成小山,而丈夫却悠然地靠在沙发上看电视,忙得脱不开身的我便叫他去洗。他嘴上应着,却久久不动身。结果最后不是保姆洗就是我自己洗。这样日子长了我便有了怨气,常忍不住说些很冲的话。他受不了,不是和我顶嘴就是找地方躲。无论是顶嘴还是躲避,都只能引起我更大的火气。就这样,我们之间的矛盾在恶性循环中逐步升级。 除了不愿做家务外,丈夫身上逐渐暴露出来的世故也让我反感。工作几年,看着周围一个个无论是学历还是能力都不如他的人纷纷从身旁升上去,他心理便极不平衡。后来他想通了,便也学会了巴结。他开始寻找各种机会,不顾一切去巴结对自己将来的升职可能有利的领导。一次,一岁的女儿病了去诊所打点滴,当时女儿不舒服,不愿躺在床上打,一定要让人抱着走动。于是我只能和保姆轮换着,一个抱着女儿,一个在身旁举着药水瓶,不停地在诊所里来回走动。而这一天,丈夫却为了陪一个据说是因为心情不好而要散心的领导到郊外散心去了,直到晚上9点多钟才回到家。又一次,是星期天,我刚刚做过流产手术,身体很虚,那天我真的希望丈夫能在家带带女儿(当时女儿三岁,上幼儿园,保姆已辞掉了)陪陪我。可他却说要陪一位领导去钓鱼,钓鱼后还去喝酒做按摩,直到夜里12点多才回来。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很多。不懈的努力终于使丈夫在33岁那年当上了小城某局局长,可以说是前途无量。可我心中的爱却在一点点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失望与无助。我感到丈夫正在一点点离我而去,我们的婚姻也正在一点点失去生命力。

朋友的指点使婚姻柳暗花明

  正在这时我又见到了峰,那是在大学毕业10周年的同学聚会上,这是我自毕业以来第一次见到他。10年的岁月已把他由一个清纯的男孩打磨成了成熟的男子。在人群中他向我伸出手,淡淡一笑说“你好”。他的手掌大而暖,我的心突然轻轻一颤,想不到自己会为一个早在10年前,确切地说是12年前就拒绝了的男人怦然心动。难道是因为婚姻带给了自己太多的失落,或是因为没有真正拥有过而更觉得珍贵?我不知道,但看着他平静的表情,我也只能强装平静,也淡淡回应他一声“你好”。

  聚会的第一天,主要活动是去一个幽静的森林公园。公园里有许多条路,走着走着大家便分散到各条道上去了。当我和一位女同学走到一处岔路口时,峰突然从另一边走了出来。女同学见到他便冲我神秘一笑,说:“我知道他大学时对你有意思,我走了,你们慢慢聊聊吧。”没等我反应过来,她就快步走开了。峰走到我身旁,沉默了一会儿问道:“这些年你过得好吗?”我鼻子有些发酸,却强装轻松地说:“挺好的,女儿已经四岁多了。你呢?”他苦笑一下,说:“怎么说呢?结过婚,又离了,女儿也四岁了,跟前妻在一起生活。”我一愣,问他:“怎么会这样?”他的笑容逐渐自然了许多,说:“其实也没什么,只是性格不合。不过现在一个人过得也挺不错,工作挺顺的。她也通情达理,只要我有空,随时都可以去看女儿。”

  我们就这样一道慢慢地在树林里边走边谈各自的工作和孩子,还回忆了大学时的生活。我觉得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愉快过了。

  晚上是去唱卡拉OK,我不喜欢那种喧哗的地方,进去了一下就出来,坐在走廊尽头的椅子上看夜景。一会儿峰也出来了,他说太吵了,他也不喜欢。于是我们一起走进了一家茶庄,里面很安静,只有悠扬的古典音乐在空气中回荡。我们面对面坐着,默默地呷着茶,突然他定定地看着我的眼睛说:“其实你过得并不好,对吗?”我一颤,不敢看他的眼睛。正不知如何回答时,他说:“你别骗我了,你的眼睛已经告诉我了,能不能对我说说?”于是,我跟他谈起了丈夫,谈起了我那无助的婚姻。他静静地听着,时而安慰一两句。

  第二天吃过早餐后,有些同学提议自由活动。因为我们聚会的地方是念大学时的省城,大家都想顺便买些东西回去。峰说他想给女儿买一套衣服。于是,我们一起去步行街分别给各自的女儿买了一套衣服。之后,他又陪我给丈夫买了一条领带和一双皮鞋。把买好的东西放到旅馆后才过12点,离大家相聚吃晚餐的时间还有好几个小时。峰说这么多时间我们该出去走走,问我想去哪里。我想了想,竟然说去森林公园。刚说完我就后悔了,想起幽静的森林公园,再想想昨晚在茶庄里峰看我的那种目光,我真有些担心去那里后会有什么事情发生。虽然我的婚姻不如意,我又是如此需要安慰,可我不知道自己能否这么快就接受丈夫以外的男人,哪怕是自己心仪的男人。毕竟我骨子里仍然很传统,仍然希望自己的婚姻能一直坚持到生命的尽头。

  公园里游人不太多,在一座幽静的小山脚下,我和峰坐在树下休息。坐下后,峰把矿泉水递给我,突然他猛地握住了我的手。我浑身一颤,连忙把手抽回。但他马上又拉过去握住,用双手一点点把我的手握在他的手心里,我感到他的手心在这凉意正浓的深秋里逐渐被汗水渗湿。他把我的手放在手心里,先是紧紧握着,然后轻轻地抚摸。他说:“青,看到你忧郁的样子我很心疼。你知道吗,这10年来我一直忘不了你,我曾经也以为自己已经忘记了你,可每当看到毕业照时我就知道自己忘不了你。这也正是我这10年来为什么一直不敢打电话给你的原因,我怕忍不住会把心中的一切说出来,我不想打扰你的生活。而这一次聚会使我更深刻地知道自己是如此想要你。”说到这儿他停了一下,转过头望了一下远方,又回过头看着我说:“可是现在你已有了家庭,虽然不太如意,但毕竟还存在,所以我不能给你什么,不是不想,而是不能,否则会把你伤得更深。我希望你回去后和他好好谈一谈,让他知道你内心的真实感受,他知道后也许会有所改变的。”听着听着,我的泪水慢慢地淌了下来,我甚至有些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要拒绝这样一个优秀的男人。峰用手轻轻为我拭去泪水,说:“我希望你知道我一切都是为你好,不管什么时候,我心中都会为你留一个位置。你回去后好好跟他谈谈好吗?”我含着泪点点头。峰不再说话,只是定定地看着我。我看到他的嘴唇在轻微地抖动着,含着某种渴望。我轻轻闭上眼睛,决定为这个爱了我十几年的男人付出一次,可最后峰只轻轻地在我额头上吻了一下。

  走出森林公园时,我心中已一片平静。

  我坐当天夜里11点的火车回小城,同学们都来送我,峰站在大家中间一直微笑着望着我。火车开动了,他向我举起手中的手机。我也把手中的手机举了起来。我知道我生命中从此将有一个比情人更亲近的朋友。

  回到家后的第二天上班前,我把自己婚后9年来断断续续写的厚厚一本日记,还有领带和皮鞋一起放到了丈夫的书桌上。这是我结婚后第一次把自己内心深处最真实也最完整的一面展现给丈夫。那天下班后我故意很迟才回家。当我忐忑不安地打开家门时,看到丈夫正拿着我的日记在看。看到我,他放下日记站起身,走过来把我拥入怀中,紧紧地抱着我说“对不起”,而后他说今晚不做饭了,我们三个一起出去吃吧。

  此后,丈夫推掉了一部分不必要的应酬,回家和我们母女俩相处。每到双休日,他也尽可能带我和女儿出去玩。同时,他渐渐开始主动去做一些家务。他说他原以为一个男人对家庭最大的贡献就是尽力去挣钱,想不到这反而伤害了我,其实他是爱我的,他无法想像失去我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因此,他决定慢慢改变一些自己的处事方式。就这样,欢乐又重新回到了我的心中。

  峰在知道我的家庭已有所改善后也很高兴,他半认真半开玩笑说,看来我这辈子是没有希望得到你的了,但只要你过得好,我也就放心了。

  如今离聚会那次已有两年时间,远方的峰也已经有了新的伴侣。在真诚为他祝福时我还想对他说声谢谢,真的很感谢他在我最迷茫的时候给我指明了前进的方向,使我重新找回了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