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丈夫找个红颜知已


  据说现在都把有个痴迷上网的丈夫的女性称做“电子寡妇”;据说“电子寡妇”的网虫丈夫都是视网为家、视电脑为妻的家伙,对待妻子就像对待淘汰了十几年的苹果机———看也不愿再看一眼了,不上网整天就一副“死机”的模样。有的人居然总结出了电脑比妻子好的若干理由,有的人更是连闺房之乐也无暇顾及……“电子寡妇”听起来像高科技,其实说白了,也就是古代“闺怨”的现代版本。

  虽说我从来不赶时髦,可这“时髦”的“电子寡妇”却偏偏让我遭遇了一回。

  丈夫是个资深网民,和我恋爱时就上网了,那时中国的网民还是屈指可数的。记得他追求我时,我对他并没有什么好感,他有点木讷,不善言辞,眼睛本来就近视得厉害,加上整天弓腰探头对着电脑,从外观上看活脱脱像只虾米。不过有次,我偶尔去了他的办公室,见他对着电脑在敲打键盘,就有些好奇地凑了上去。他那时正在上网,他打开了许多国外的网站给我看,让我见识了互联网的神奇。他眉飞色舞地给惊叹不已的我讲网络,形象顿时在我眼中高大起来,让我觉得人不可貌相,找个懂高科技的丈夫也是跟时代合拍的一个表现。以后,我就经常到他那里去看他敲键盘了。一年半后,我就嫁给他了。

  刚结婚时,丈夫的表现还不错,除了因工作需要在单位上网外,回到家中他是不上网的。那阵子,他每天陪着我,干家务活也很勤快。丈夫的表现真让我不敢相信网上那些将网虫男人说得一无是处的文章了。我很得意地对同事们说:“那些深陷网中的网虫都是感觉不到温暖的人,如果他们得到了爱情,肯定就会不治而愈,就像我的丈夫一样!”

  可好景不长,结婚还不到3年,女儿大概快一岁的时候,我和丈夫就突然像没话说了。丈夫便又开始在家中上网了,先是每天一个小时,后来时间就逐渐延长了。女儿好像不是他生的,全扔给了我一个人……我自然要跟他吵架。他倒是不跟我强嘴,任我发泄,态度挺诚恳的。可过后他还是想上网就上网,后来竟变本加厉地发展到周末通宵上网了。

  有一次我有事上父母家去,临走前让他照看好女儿。可等我回到家,却见他正坐在电脑前,我问女儿呢,他说睡着了。一看女儿果然睡着了,是在电脑桌上枕着他那个脏兮兮的鼠标垫睡着的。我当即发作起来,问他是要我和女儿还是要电脑,他诚惶诚恐地说都想要。我说哪有这么好的事,你必须得做出选择。他不吱声了。我说既然这样,那我就回娘家去了,省得打扰你上网。

  我带着女儿回到父母家中。姐姐来看我,问我知不知道丈夫在网上都干些什么,我说我自打结婚后,就一门心思放在过日子上,对网络不感兴趣了,对丈夫上网干什么也不太清楚,大概是查找工作所需的资料什么的吧。

  “我看没这么简单吧?”姐姐提醒我说,“据说现在网上婚外恋的很多啊,他上网上到连老婆孩子都不要了,会不会是在网上有了什么人啊?”

  “不会吧?就凭他对老婆都没话说的德行,哪能有上网搞婚外恋的口才啊?”我嘴上是这样对姐姐说,心中还是有些忐忑不安。原以为等到第二天丈夫就会上门来道歉求情,接我回家去,可连等三天都不见他的人影,看来我回娘家正遂了他整天泡网的愿。

  第四天,我也到网吧去上网,我要“侦察”一下丈夫的行踪。还好,我还记得丈夫的QQ号。我取了一个叫“不回家的女人”的名字,给丈夫发去了加为好友的信息。丈夫竟然拒绝了我,他拒绝的理由是“不相信网恋,不和陌生异性说话”。虽说碰了一鼻子灰,却让我心中一阵窃喜。

  等我重新注册了一个号码,换了个男性化的名字后,又发去了信息。这次丈夫没有拒绝,把我加为了好友。我们搭上了话,我成了一个刚参加工作的男大学生。此后,每天傍晚我都会到网吧去上一个多小时的网,一上网就找丈夫聊天。

  等觉得相互熟悉后,我们便谈起对爱情的看法来。丈夫一副老气横秋的过来人的口气,给了我这个涉世未深的“大学生”许多忠告,其观点无一不是排斥爱情的,直听得我火冒三丈,可还是得装出谦虚谨慎的样子来求教。我说:“照你看来,世界上就没有爱情了。”

  丈夫沉默了半天,说:“话也不能这么说,就像我当初跟老婆恋爱,还是很甜蜜的。可女人总是变得很快,结婚后就不一样了,有了孩子就更不一样了。”接着,他便历数起我自从结婚后,变得怎么庸俗不堪了,数落我连去看场电影都觉得浪费———不如待在家中看电视,省下电影票钱买些零食吃更合算;说我开口闭口就说些哪里的东西又在打折,从来不谈小说和电影……诸如此类的种种“罪行”简直让我抬不起头了,如果他在我面前,我肯定会把键盘砸向他,而且会嚷道:“让你来管家,你就知道柴米油盐有多么不浪漫了。”

  “总之,女人一结婚就变得不可理喻了。等你结了婚就知道了。男人活得真累!”丈夫传授经验似的卖弄着。我忽然生出了恶作剧的念头,对丈夫说:“活得这么累,怎么不在网上放松放松呢?”丈夫说:“这样不好,我还打算过够了网瘾就去接老婆回家呢。”真差点没把我鼻子给气歪。照他这个劲头,除非中风手指不能动了,否则他是不会过够网瘾的。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红颜知己。你怎么不找个红颜知己,聊聊感兴趣的话题。那样也可以放松放松呀。”我说,“我介绍个女同事,她对文学和电影都挺感兴趣的,没准你们能聊得来。”

  丈夫居然同意了。真让人欲哭无泪啊!可我也只能吞下这枚自酿的“苦果”,马上用另一个号码登陆,并取了个女性化的网名。

  和丈夫只聊了三天,全是聊些文学和电影的话题,我果然就被他引为红颜知己了———毕竟知夫莫若妻,他喜欢听什么我一清二楚。我这才发现,其实丈夫是个很有幽默感的人,网上竟侃侃而谈。这么看来,也许自己平时确实有些如他所说的庸俗,不但自己的情怀被生活磨蚀了,也让丈夫迟钝起来了。

  成了丈夫的“红颜知己”后,我好像也回到了和丈夫初恋的时候,找回了少女时代的优雅和美丽,感觉变得清新细腻起来,时常有连珠妙语惹得丈夫滔滔不绝。丈夫有次居然对我说:“你还是不要结婚。我老婆以前也和你一样,可一结婚就变得婆婆妈妈起来了。”我说:“你换个角度看看,有个为你婆婆妈妈操心的老婆其实是种福气呀。”

  丈夫有些得意了,说:“这倒是,但如果她能对生活保留点诗意就更完美了。”

  “就是,你们该多理解一些。你为什么不把你对她的要求告诉她呢?”我趁热打铁地说。

  丈夫沉默了好久,说:“谢谢你。我这就去接她!”

  这家伙这下怎么就这么利索了。我赶紧下线,出了网吧,撒腿就往父母家中赶。到家气还没喘过来,丈夫就到了。一番道歉后,他说出租车还在楼下等着呢。我只好“万般不情愿”地跟着丈夫回家了。

  回去后,我和丈夫都像是换了一个人,生活便又回到了新婚的轨道上,幸福感重新在家中弥漫。

  丈夫上网节制多了,不过他对着电脑有时会表现出些许焦虑。我猜想他肯定是在等他的“红颜知己”,便对他说:“你不用等了,我就是网上的那颗‘流星’。”丈夫一副活见鬼的模样,半天才反应过来,大笑道:“我只是想跟她道声谢的!她改变了我们的家庭气氛……”

  有个好妻子,还想要个红颜知己,这就是不知足的男人。如果吃醋的话,那就主动替丈夫找个红颜知己,这个红颜知己其实也可以就是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