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家会伤人——孩子通过顺从抵抗焦虑


  任何一个孩子都无法接受父母亲的缺陷和不正常,因为未成年的孩子,自身已经十分地无助和依赖,无法在面对父母不完美的事实。

    孩子为什么容易神化父母

  这样大自然就给孩子一种保护,保护的方式是让他们拥有一段以自我为中心的岁月。在这段孩童的岁月中,他们具有许多神奇而不合逻辑的思考方式,这些方式使得孩子们把父母亲理想化,认为父母是全能的,如同上帝一般能眷顾自己,不用担心受任何伤害,而把错误及缺陷归于自己,这样他才能得到心理上的安全而生存下去。这种自我保护的代价是:孩子将父母理想化和神化的同时,也为自己建造了一个培育自贬心理的困境。

  基本上,孩子们对于所意识到的威胁和无法忍受的情境,都具有心理防卫的能力。弗洛伊德称之为“自我防卫”,包括否认、压抑、脱离、理想化等等。这些自我防卫自动地在潜意识中运作,所以它的危机也是潜藏而不易被发现的。

  当我们的情绪需求得不到满足时,我们会在幻想中创造出与别人的亲密关系。

  一个孩子越是在情感上被剥夺、有缺憾,他与父母在幻想中的依恋也越为紧密。被虐待的孩子对父母的依恋尤其强烈,因为被虐待的经验使他们有较低的自我价值感,也不太相信生命中具有选择性。一个人越是觉得自己没有价值,就越对改变感到无力:而越感到无力就越觉得自己没有选择。此外越是在心中接受那些不合理的假设,越对父母说的话深信不疑,就越会将它合理化,以避免和父母亲产生距离。

    父母最需要的是关注孩子,为孩子提供示范

  改变家庭系统运作的最佳方法,并不是使某一个家人凸现出来,贴上病态的标签,而是要观察所有成员彼此之间如何给予回馈,以便了解整个系统的运作,而带来一些新的修正和改变。家庭跟所有的社会系统一样,有它基本的需求,家庭的需求包括:价值感、安全感、成就感、亲密感、对于挑战和刺激的需求以及精神上的寄托。

  父母的角色主要是提供时间、关注、指引和给孩子做示范。成熟的人能区分并接受自己和他认识不同的个体,能建立清楚的自我界限,有良好的自我概念,也能够和自己的家庭系统建立起良好而有意识的关系,但是又不会过度地融入家人的生活而迷失了自己。

  良好沟通的焦点在于高度的自我察觉和对别人的感受。意志的运作需要通过知觉、判断、想象以及推理,却了这些,意志就会受到蒙蔽。在严重的情绪干扰之下,人没有办法有效地利用知觉、判断、想象以及推理来思考。

  权威式的控制、完美主义的吹毛求疵、轻视的指责和动不动就大发脾气等行为,其实都是羞愧的化身。不康健的关系常包含有虚幻的成分,而幻想及否认事实乃是强迫性及沉溺性行为的主要特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