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心中的内在父母 让往事一再重演


  有时候,当我们说话时,就像是一个内在父母的声音,铿锵有力,不容置疑;当我们感觉时,就像是一个内在父母曾经拥有过的某种感觉,比如无助、脆弱、恐惧、痛苦。

    驻在我们心中的内在父母

  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形 容他和太太的婚姻关系时,讲了这样一件事。他年迈的父母从老家来他这里小住,一天晚上全家人正看电视,他母亲突然为一件很小的事情对父亲破口大骂,父亲很尴尬地小声和母亲争执。看着父母,他突然发现,他父母争吵的方式,简直就是他和太太平时吵架的翻版。他感到自己太像爸爸的懦弱和逃避,而太太更像母亲的暴戾和怪癖。当他感到这一点时,脊背都是凉汗――因为,父母一辈子都在吵着闹着要离婚,但是一直打打闹闹到七十多岁还在过,这正是他和太太现在婚姻的现状。

  这个男人的身体里,的确驻守着一个内在的父母。在他的婚姻中,他成为那个内在父亲的替身。换句话说,他一手“打造”了一个像母亲一样暴戾和怪癖的太太。或者,他太太本身就是这样的性格――那么,他为何要找一个有着如此怪癖和暴戾性格的女人做太太?他何以和这样的太太生活十多年而无法离开她?

  一位在商场上非常成功的女商人,从小就有一个很强势的妈妈,性格一直很反叛。长大后,她发誓不要成为妈妈那样的人,要做一个温柔的好妈妈。可是,她却痛苦地发现,她对女儿的态度,她的一举一动,越来越像那个强势的妈妈,女儿的感情也离她越来越远。她发现,她心里想的,和做出来的往往是南辕北辙。她没想到自己的为女儿过度考虑,很多看上去的好意,变成了一种变相的控制和强势,让女儿和老公不堪忍受。在她的内心,仍然活跃着一个强势的母亲在无形中钳制着她的所思所感和所为。

  一名研究所刚毕业的博士生,28岁生日那天下午,他正在实验室做实验,突然间感到心脏剧烈跳动,大汗淋漓,几乎窒息,被单位紧急送往诊所抢救。可是经大夫反复检查,却没有发现任何器质性病变。接下来的一个月中这样的事情发作过好几次,他只能请假在家,不停地去诊所做检查。后来在一个他信任的大夫的建议下,选择了寻找心理咨询的帮助。在交谈中得知他是一个遗腹子,当他在母亲的肚子里才刚刚萌芽,父亲意外地突然离世。母亲几个月后生下他之,一直再没有结婚。从他记事起,母亲就经常对他讲述父亲的很多往事,都是些非常美好的记忆。这个父亲的形象一直伴随着他长大――作为一种想像和记忆。他的生活习惯和父亲的一模一样,比如他选择了和父亲当年的大学,相同的专业,后来甚至考上了父亲生前的研究所;他谈了很多恋爱,但是都不成功,在他的眼中,没有哪个女孩子能够像母亲那样善解人意和包容他的个性。况且他也无法抛下母亲去追求自己的幸福。后来在一次治疗中,他突然回忆起父亲去世的年龄正是27岁--这个未曾谋面的父亲一直活在儿子的身体里。

  这也是一个无法和父亲分离的男人,虽然他来到这个世界上甚至连父亲的面都没有见过,但是他通过这种认同的方式表达对未曾谋面却带给他生命的父亲的最大的爱。但同时,他也成为母亲替代的“伴侣”――他无法拥有属于自己的亲密爱人和婚姻关系。

    无法与父母分离的人

  爱父母,忠诚是最好的表达方式,而忠诚的方式因人而异――有的人选择认同父母的性格,有的人选择和父母一样的伴侣,有的人选择了父母相同的职业…… 当我们小时候,对父母的爱,会用忠诚的方式,讨好的方式,依恋父母,目的是为了获得父母的爱,让我们感到安全和有所依赖。然而,当我们长大一些后,就要做好与父母在心理上分离的准备,去选择自己的兴趣爱好,去选择培养自己看世界的观点和态度,成为一个和父母不同,或者和父母期待不完全相同的独立的人。

  然而,不能在心理上与父母完成“分离-个体化”过程的成年人,或是因为父母太过自恋和脆弱,或是因为孩子本身的不安全感。于是导致了像一个孩子般对父母过分认同,拥有和父母相同的感受和思想,用一些象征性的方式,去表达对父母的忠诚和不离不弃。而自己作为一个生命的一生的独立和发展的任务,自己去追求和享受美好生活的目标却被搁置了。

  没有完美的分离,我们的生命总是和父母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就像是没有完美的成长,我们的成长也总是和“内在儿童”有着不可分割的共生。然而,当我们“内心小孩”或者“内心父母”占据我们生命的分量太多太大时,我们是无法承受生命之重的,它就像是一个大大的无用的包袱,使你无法在你人生的路上轻松前行。

  我们常常以往,只要我们忠诚于那个“内在父母”,那个内在受伤的父母就会好起来。事实上,我们内在的父母就是我们自己,我们对待这个“内在父母”的最大的好,就是去鼓励他,尊重他,而不是去过度认同他。

  要给予自己的“内在父母”一个尊重的位置,承认这个“内在父母”对你生命的重要影响和支持,但是作为一个成年人,需要告别内在的父母,放下内在父母,走你自己的人生,发展属于你自己的生命,活出你自己的精彩和幸福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