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的浪漫 你懂多少?


  

  送别。他好像义无反顾地走了,突然一个转身,大手一挥,掉下满天云彩。

  约会,路灯昏暗,风很凉,他脱下衣服,别误会,他不是因为爱“想抛开一切”,而是把大衣披在你身上,淡淡的烟草味,带着烟火头的暖,如满天星闪烁着。

  他记住你的生日,也知道你的月经周期,他语重心长地说:“卫生棉要买最好的。”你知道吗?英国王储查尔斯曾对他情人卡米拉说:“我愿做你的卫生棉!”男人的温柔有时感性得近乎恶心。

  他用一字唤你,他常把“他”写成“她”,他还喜欢给你起别名,你像他的新王朝,他叫你时,很抒情,就像从心底流出的一串串美妙音符一样。

  你打了他,他没有还手,也没有还嘴。突然,他把你抱住,疯狂地吻你。动作粗野,干脆,但双唇柔软,体温升高。男人的温柔,犹如深海,力量在里边,一切尽在不言中。

 

 

  他把右手伸出来给你,请求你帮他剪指甲,因为他左手有点笨。男人求你做些小事,是男人式撒娇,很可人。

  他在整理房间。坐下来,目光停在一本旧相册上,不时会心一笑,然后大喊一声;“宝贝快过来看!”怀旧的男人,深情。

  吵嘴了,你背着他躺着,枕头间离得很远;被子里,有双温暖的大脚正捕捉你的冰冷的脚,最后你就范了,不再躲闪挣扎,因为有一股暖流从脚心开始传遍全身,就好像小时候听雷锋叔叔的故事一样。

  他出差到另外一个城市,担心你半夜醒来会怕黑,所以他的手机全天候开着,为的是你随时骚扰他。虽然临行前,他没有拥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