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吵架掐住妈妈脖子 震惊妈妈为儿学成心理咨询师



  在一次和儿子的争吵中,成都家长周女士遭遇了让她终身难忘的一幕———8岁的儿子狠狠掐住了她的脖子。在这之后,这位不到40岁的家长停下了手中的生意,全情投入到了对孩子的教育中,并为此学习并考取了心理咨询师资格证。 

  记者调查了解到,这并非个例。为了孩子的教育问题,成都一些家长开始学习心理学、家庭教育,为此报班考证的人也大有人在。

  震惊

  从儿子4岁开始,各项少儿兴趣班一样没落下。还请来曾是小学特级教师的奶奶和保姆来看护。成绩全优,老师眼中的乖学生,竟然像是要掐死我!

  周女士一直认为,对儿子的教育,自己是相当重视。

  从儿子4岁开始,各项少儿兴趣班,如珠心算、跆拳道、英语、写作、主持人,她一样没落下。因为生意忙,没时间照顾儿子的日常起居,她请了曾是小学特级教师的婆婆和保姆来看护。儿子读小学了,她更是效仿孟母三迁,将自家别墅租了出去,转而在学校附近租了套房子,举家搬迁,只是为让儿子离学校更近一些,方便和老师沟通。即使再忙,她每天都会问儿子,作业做完了没有。

  儿子有些调皮,成绩却是全优。在她看来,儿子应该成长得很不错!然而,一次突发事件让她的认识全部颠倒了过来。

  2008年5月,汶川大地震发生后,儿子所在的学校停课了。为让孩子有点事做,老师便让他们制作有关地震的小报。因为地震,周女士的生意也暂停了,有了更多的时间在家。她惊讶地发现,收集资料、剪切报纸的居然都是爷爷奶奶,儿子啥事也不做。

  眼看爷爷奶奶连粘贴都要代劳了,她实在忍不住了,训斥儿子:“怎么啥事都让大人做呢?”儿子马上还嘴。争执中,周女士打了儿子,8岁的儿子立马扑了上来,死死掐住她的脖子。说到这里,她不自觉地摸了摸脖子:“真的是很用劲,就像要掐死我。”

  周女士用了“顿悟”两个字来形容自己当时的感受———“再这样下去,孩子就完了。”

  反思

  我觉得,教育孩子的责任不应该完全在学校和老师。父母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生意没了,可以东山再起,但孩子毁了,整个家庭就没希望了。

  周女士觉得,孩子心理可能出了问题。但她没有向学校和老师求助。“我知道很多学校有心理咨询室,但有多少孩子敢冒着被同学笑话是‘精神病’的风险踏进那道门?”她说,也不敢指望老师,“全班这么多学生,老师不可能对其中一名孩子观察得那么仔细。”她说,在老师的眼中,儿子就是个标准的好孩子。

  “我觉得,教育孩子的责任不应该完全在学校和老师。父母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抱着这一想法,周女士放下了手中所有的生意,找了家培训机构,参加了心理咨询师的培训班,每个周末上午9点到下午5点上课,一年学费3000元。

  “很多朋友问我值得吗?我说,生意没了,可以东山再起,但孩子毁了,整个家庭就没希望了。”

  让她惊讶的是,一个班70多名学员,除了70%是为了工作来拿证书的年轻大学生,剩下的都是和她年纪差不多的家长。这些家长来此的原因和她一样———孩子出了问题。“有的是上网成瘾,有的是好吃懒做,有的厌恶学习,有的和父母严重对抗……”她苦笑着说,这些可能是当下的孩子的通病了。

  奶奶教训儿子,儿子和奶奶对打。爷爷说几句重话,儿子就吵闹着跳楼。看似孩子气的事,现在看来却都是出问题的信号。

  “学了一段时间,大家都有茅塞顿开的感觉。”周女士说,她回想起了好多细节。比如,奶奶教训儿子,儿子和奶奶对打。爷爷说几句重话,儿子就吵闹着跳楼。看似孩子气的事,现在看来却都是出问题的信号。“一出什么问题,他不在自己身上找原因,全部怪到别人身上。我后来才发现,他怎么可能不这样———他一摔倒了,爷爷奶奶就赶紧拍地,说‘坏地板,害我们宝宝摔倒了’。”

  “有些事情想起来都很后怕。”周女士愧疚地说,自己以前常对儿子说“你太让我丢脸”、“我怎么会养出你这样的儿子”这类的话。因为“我拿到了四川大学的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做生意也很成功,于是就想,我给孩子提供了这么好的读书条件,他怎么可能会不比我优秀?儿子画画老喜欢用强烈的色彩。我们没把这当回事。后来才知道,这反映他的内心很焦躁。他认为爸爸妈妈不爱他,爱也是有条件的,比如要成绩好啊,表现好啊,这让他非常没有安全感。

  如今,周女士已经考取了心理咨询师资格证,11岁的儿子也发生了明显的变化,乐于接受父母的批评,也不再推卸责任了。

  意识到问题后,周女士开始调整和儿子相处的办法。“第一件事就是要平衡自己的心态。不能老是觉得儿子应该怎么样,非要他达到自己要求的标准。”

  “对不起,妈妈今天确实没做对。”她说,在孩子面前,家长有错就要承认。这样,在指出孩子的错误时,他才会更容易也更愿意接受。“但你也有做得不对的地方啊?”“哪里?”儿子问。她趁热打铁,将他喜欢把错误归咎到别人身上的种种事例举了出来。儿子恍然大悟:“原来这就叫推卸责任啊!”

  在交流的最后,她总是会补充一句:“不管你成长为什么样子,妈妈都爱你。”如今,周女士已经考取了心理咨询师资格证,11岁的儿子也发生了明显的变化,乐于接受父母的批评,也不再推卸责任了。

  困惑

  孩子经常问我:“妈妈,为啥家长开放日我们食堂就有虾吃呢?”但我不能把成人世界的虚假给孩子讲得太多,也不能说老师错了,该咋个解释?

  问题接踵而来,学校组织“义工”活动。“一说义工,几个孩子就约在一起,你拿相机,我拿扫把,打扫小区。儿子负责照相,他看到同学拿着扫把,在地上舞了两下,就站着等照相的样子,笑喷了,说‘你好假哦’。后来,他把这件事写进了作文。老师就不高兴,觉得你咋能说同学好假呢?”她苦笑着说,事实上,她觉得儿子说得没错。“住的都是高档小区,地上连片落叶都见不到,有啥可扫的?现在这种做花架子的事情多得很,孩子经常问我,妈妈,为啥家长开放日我们食堂就有虾吃呢?但我不能把成人世界的虚假给孩子讲得太多,也不能说老师错了,该咋个解释?”

  周女士又报名参加了家庭教育指导师的培训。“心理咨询主要是从理论入手解决孩子的问题,家庭教育指导师可以教会我更多的方法。”

  让她意外的是,班上30多个学员中,一半以上都是家长。他们也有太多的育儿问题找不到答案。

  周女士说,她的目的,是通过从课堂上学到的教育方法最终让孩子懂得什么是大爱无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