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彪悍与柔性同样重要


  “青春”的容貌,清清淡淡,只是黛眉一扫,倾城的水灵早已画就。电视上闪过的选秀或者偶像,无论男女,都会用自己的眼神、体态、服饰、个性衬托出属于“青春”的注脚。当我们精于计算“青春”时,青春的短短十年也会在“算计”中加快了逃跑的速度。

  “真正讨喜的偶像应该是雌雄同体的。”一次访谈中,某社会学者说道。当然,很多人都从字面上误解为“雌雄同体”无非是男不男、女不女。但从深层次剖析,不难领悟到,原来,惹人羡慕的青春,是需要“在彪悍处柔化,在阴柔时坚强”。当一次又一次的青春洗礼不请自来,我们每一个身处“青春”范围的孩子,都应该懂得“彪悍”与“柔性”同样重要。

  如果青春时光定义在18岁至30岁,那摊开大脑里对于过去12年的记忆,竟有很多片段是与日本偶像剧捆绑在一起的。上个世纪的90年代,正是日本偶像剧蔚然成风并且风靡整个亚洲的“黄金年代”。从《东京爱情故事》、《东京灰姑娘》、《壮志骄阳》、《回首又见他》、《悠长假日》、《跟我说爱我》、《邂逅》、《恋人啊》到《白昼之月》、《相逢何必曾相识》、《热力十七岁》、《穿越时空的少女》、《透明人间》、《新闻女郎》、《天使之爱》、《美丽人生》等等数百部经典日剧,让那个时候的我们津津乐道。青春偶像们如同邻家的好友,几乎每周都会在电视或者VCD的碟片上与眼睛相会,其中编织的浪漫爱情,更是在那个情窦微开的时候散发出荷尔蒙的安谧气味。

  记忆总是如此,当你在那个年代、那个地点去感受时,总有说不完道不尽的亲切与怀恋。而当真今天从新去看当年蒙尘的日剧或者漫画,会开始自问,当年那些日剧真有如此精彩?是的,这些今天看来略带俗套的日剧并不能说具备了“流传百年”的功力,但是,正是有了诸如铃木保奈美、和久井映见、常盘贵子、松下由树、山口智子、中山美穗、松隆子、安室奈美惠、内田有纪、高桥克典、织田裕二、堤真一、武田真治、丰川悦司、江口洋介、岸谷五朗、唐泽寿明、木村拓哉、稻垣吾郎等等这些当年的明星,才有了此时我们与旧时同窗共同回忆、一同八卦的谈资和共通点。

  每次与精通影视圈的朋友聊到旧时明星,大家感慨最多的就是“要知道当年他(她)在亚洲多红啊”。这句隔靴搔痒的感喟无非是在又一次证明“花无百日红”的亘古道理。“但是,最重要的是,她们或他们都曾那么光鲜地出现在我们的青春时代呵。”朋友又说。

  在1996年至1999年的四年里,我的青春经历了所谓“花季”与“雨季”,即使“花季”中并未看到太多繁华,“雨季”中也并非天天豪雨,但至少,在内心低落的时候,有一部部偶像剧在光鲜地讲述着东京铁塔下的段段故事;在青春的热情澎湃胸口时,还有一个个充满同样热力的偶像们在校园的演出中姹紫嫣红。

  八零后甚至九零后,都是受日本及韩国流行文化影响较深的两代人。而其中对于“彪悍”与“柔化”的定位,更是让我们突然明白,“刚”、“柔”并不是分辨男女性别的唯一砝码(当然,过分的“娘娘腔”与“男人婆”不在此次讨论之列)。青春的状态应该是“各有各灿烂”,性格的“彪悍”也好,“柔化”也罢,都不过是我们选取了最舒服的状态来呈现青春的火光与鲜活。

  当青春遭遇挫折,“彪悍”是我们理智中应有的品质;当青春闯入爱情,“柔情”应当是我们感性中的喷薄;当年轻遭受背叛,还有“彪悍”的自我在支撑倾斜的心智;当年轻直面挑战,更有“柔化”之心让青春的棱角不再伤人。“彪悍”是种鼓励,“柔化”是种道理,“彪悍”承载了悲苦的力量,而“柔化”吸收了所有感伤。

  青春的路,长短各异,风景由人。不论你愿意或者抗拒,每个人的青春都只是“经过”。心态当然可以决定青春的保鲜期,而内心的成熟,才是青春期最后应该有的层级与结局。彪悍的青春,才值得战斗;柔化的青春,才懂得拥有。不论钢铁还是丝柔,只有材质的不同,没有品质的差异。古人说“刚柔并济”,就是要告诫世人“彪悍”与“柔性”的调和及互补。让青春的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因为青春,本来就是敲打出的痛快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