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商业化的暑期不断在走样


  最近几天,连续听到以下事情。一、某位好友,正带着刚从高考解放的女儿,星夜兼程,往腾格里沙漠旅行。二、一位同事,正积极地在为儿子寻找暑期实习班,显然,他的收获不错,仅仅出去咨询了一下,就收到几斤各种宣传资料,看来,培训班想要找他们的愿望,不比他们要找培训班的愿望小。三、我读小学的小侄女正在参加学校组织的世博会夏令营选拔,这是个让我困惑的“选拔”,明明是给钱就可以参加的旅行,加个选拔,增加点荣誉感,就让“害怕落后在起跑线上”的家长们趋之若骛了,商业心理研究,高,就是高。而另有一些条件好的朋友,则更开始筹划让儿女们去参加“游学”了,在旅行社的搓合下,去北大清华甚至耶鲁哈佛大学看看,以激励他们的学习斗志……

  种种迹象表明,暑假以不可避免的声势扑面而来。这虽然是一个只属于学生和老师的假日,却牵动着全社会的触角,许多人和许多行业,都为其所牵,顺势而动,在成都今年这个明显热力不足的夏天,制造起一个个小高潮。

  但如同商业文化介入的所有其他节假日一样,暑假正在失去它的原味。此前我们刚体会了商味十足价格狂高味道却走样的粽子。此前还有月饼年夜饭和许多被过度商业化搞得失了原味的东西让我们品味失落。就像大人们设计过度的现代化系列高价玩具让我们的孩子再也体会不到亲手制做小玩具的乐趣一样,孩子们正在失去他们的暑假,对于许多过来人来说,那个悠长而无拘无束的假期,与夏日和青春期相伴,总能演出许多一生难忘的故事。而可怜的是,现在的孩子们的夏日故事,已如笼子里的珍珠熊一般,被别人框定、监控和限制,这些来自于爱心、呵护或商业考量的控制,重塑了孩子们的夏日记忆,使他们更正确,也更符合大人的意愿,但是否最符合孩子的心意,就不得而知了。

  我们已永远失去在锦江中游泳的童年记忆,我们的孩子,也不再像多年以前那样,不费太大力气,就能跑到郊外跑进田野跑进阳光与蝉声纺织的童年趣味中。我不知道,成长的故事,如果失了自由自在的夏天这一个章节,该是多么的遗憾和无趣?我不知道,阳光下蜻蜒飞过的那一片绿油油的稻田以及在田边由着性子野着飞着的童年趣味,是否已被永远挤出了孩子们的生活?喝着广告中的碳酸饮料背着广告中的潮人背包迈着广告中明星们一样的蹦跳步子沿着广告指引的方向出行的暑期记忆,究竟有多少东西属于我们自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