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心理压力大 父亲弃高薪当宿管员陪子读研



  孩子刚考上研究生后,因为一直犹疑,想着退学去工作,人生目标不够明确,心理压力比较大。担心儿子在关键时期处理不好问题而毁了前程,做父亲的放弃高薪工作,到学校当宿管员陪子读研。这是发生在武汉理工大学的真事。

  学生报料:

  新宿管员原是同学之父


  “我是今年刚入学的研究生,今晚宿舍楼突然贴通知说我们换了宿舍楼管理员了。新上任的管理员刚刚来我们寝室打招呼,说他是楼上一同学的家长,放弃了数千元月薪的岗位,跟学校协商好来这里做管理员,每月拿几百块钱工资,说是为了照顾我们,现在的家长真是太好了。”

  前日中午,记者来到武汉理工大学某栋宿舍,见到陪儿子读研的孙先生。前晚他才上岗,前日他就将楼栋管理办公室打扫得干干净净,正好有一同学忘带钥匙,他拿出钥匙为学生开门。短短一天相处,同学们都觉得他很亲切,学校后勤集团来调查时,同学们对他称赞有加。

  孩子都读研了,为何家长还来陪读?“他近来情绪不稳。”孙先生表示,孩子刚考上研究生后,一直犹疑,想着退学去工作,人生目标不够明确,心理压力比较大,“我在这里好与他沟通交流开导他,有时还陪他跑步锻炼,现在他状态好多了。”“我这几年都在外工作,每次过节回家,都会与儿子畅谈一夜。”孙先生说,“儿子很信任我。我阅历丰富,曾当过老师、财会人员,与人合伙开过工厂,也干过保险,我以往对他的指点也很奏效。对于我来讲,他是最重要的,现在他需要我在关键时期指导他,所以我即便辞去了月薪几千元的保险公司工作也不可惜。虽然家境并不宽裕,家里就我一人赚钱,而且在这里也只有800元月薪,但这都没什么。虽然是来陪读,但我也明确告诉过儿子,总有一天他要独自面对人生。”孙先生说,“他好不容易考上研究生了,我只是担心他在关键时期处理不好问题而毁了前程,我不会陪他读两年,中途会狠心‘放手’”。

  怎么想到来学校当宿舍管理员呢?孙先生说,起初准备来汉租房子做生意来陪读,但考虑到无法一心照顾孩子,所以就放弃了从商。来到学校后,因自己阅历丰富,又是党员,虽然当宿管员的岗位还要“排队”,但学校综合考虑后,破格录取了他。

  记者前日下午及晚上数次提出,希望能对孙先生及其儿子一起采访,让他们各自谈一下对陪读的看法和感受。孙先生则表示,为避免给孩子带来不必要的心理压力,希望媒体不要打扰仍在上课的儿子。

  专家观点:

  陪读是应试教育的衍生物


  孩子读研了,家长还在陪读。武汉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尚重生对此分析,从表面来看,此个案折射出现在的孩子们心理太脆弱,心理年龄不够成熟,精神没“断乳”,总缺乏安全感,生活技能没社会化,属于没能与社会很好融合的社会“新鲜人”。

  “但我们不要将此简单地归咎为孩子们的错。从深层次来看,这是应试教育的失败。学生们只会做考试答卷,而面对人生的答卷一筹莫展。我们该反思我们的教育!曾几何时,小学陪读、中学陪读大家都已见怪不怪了,成了普遍现象,殊不知,这都是畸形的状态,这是应试教育惹的祸,从小就没有素质教育,从小就没有锻炼他们直面社会、战胜挫折的能力,他们长大后哪有坚强的心理承受能力和应对、处理各种复杂问题的技能呢?”

  作为家长,要狠心早点快速结束孩子们的精神断乳期,早点放手,让孩子独自成长,不要心疼孩子,越早越决绝越好,对孩子的成长作适当的引导即可。

  作为教育部门,不仅是教书,更要育人,从小就关注孩子们的心理教育成长,早发现、早引导、早采取措施,多关爱自闭、内向的孩子,让他们拥有积极乐观直面人生的心态,学会与人打交道,学会生存,建立互信的圈子,不要等到孩子们长大了,由家长来给孩子们“补上这一课”。

  对于这位“被陪读”的同学,尚教授说既然他能考上研究生,说明其本身还是很有能力的,他要相信自己能独自面对以后的学业、工作乃至生活,不要有过多的担心!相信他在不久的一天,会对他父亲说:“您安心回去吧,我能面对所有的问题,困惑时再与您沟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