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每5个孩子1个有心理障碍 70%失眠者抑郁



    做作业时,娜娜总听到一个女生告诉她答案。可回头看,房间内却空无一人。 

    这样的事持续半年多了。娜娜觉得,冥冥之中,似乎有其他世界的力量在左右她的意志,控制她的思想,指引她嘲弄她又鼓励她。 

    前天是世界精神卫生病日,郑州市第八人民诊所在科技馆举行大型义诊活动。该院副院长胡雄分析说,娜娜所说的“女生”,其实是她自己,她因学习压力过大患上了精神分裂症。 

    典型个案 

    有人帮她做题,有人拿火烤她
 

    前天早上,像往常一样,19岁的娜娜拿出课本复习功课。她今年高三,明年就要高考了。在做一道数学题时,突然,她听到有个女生开口说话。女孩说,这是道很常见的数学题,运用等比数列的基本计算方法,只需要5个步骤就可以算出答案。“她”娓娓道来,将数学题分析得有条有理。可回头看,房间里没有其他人。 

    这样的事情出现有半年了。这半年来,她经常感觉到有人在她耳边说话。这个人左右她的意志,控制她的思想,诅咒她,指引她,嘲弄她又鼓励她。娜娜苦恼极了,每遇此,她吃不好睡不香。 

    有时,好像还会有人拿刀割她的胳膊,用火烧她烤她。“真的好疼,就像有人真的在烧一样。”娜娜说。也有时,半夜11点多,她会突然听见楼下有人在说她的坏话,声音大而清晰。娜娜怀疑,是不是有其他世界的力量,或是有人在诅咒她,扰乱她的学习,不想让她考上大学?或者自己有灵异功能,感觉到另一个世界的存在? 

    每当此时,娜娜的母亲就将她搂在怀中,告诉她一切只是幻境,其实什么人都没有。但这对娜娜没有什么帮助。 

    这半年来,娜娜的成绩也直线下滑,从原来的年级前两名,下降到年级20名。 

    专家提醒 

    每5个孩子中1个孩子有心理障碍
 

    胡雄说,娜娜已患上精神分裂症,才有此错觉。娜娜所说的“女生”,其实就是她自己。由于精神分裂,娜娜的部分意识,幻化成“女生”给她对话。 

    在胡雄眼里,娜娜属于争强好胜型的女孩。每次考试都能考到年级前两名,理想是考上北大清华,一旦成绩不理想便极度失意。这些都导致娜娜精神压力过大。 

    而一年前,娜娜得过一场大病,病好后她的成绩一度下滑。她怎么也接受不了这个事实,百般努力成绩也没能好转。她便不断地给自己施压,最初失眠焦虑,直到最后幻听精神分裂。 

    “在中国3.4亿儿童青少年中,有近五分之一的孩子正遭受着心理煎熬。”胡雄说,娜娜此类病例绝非个案。 

    据世界卫生组织估计,2020年前全球儿童精神障碍会增长50%,成为最主要的五个致死和致残原因之一。中国17岁以下的儿童青少年中,至少有3000万人受到各种情绪障碍和行为问题的困扰。中、小学生心理障碍患病率为21.6%~32.0%,突出表现为人际关系、情绪稳定性和学习适应方面的问题。 

    胡雄说,儿童青少年精神分裂症在疾病早期不易发现,且起病缓慢。早期可表现为失眠、头痛、精神萎靡等。 

    家长一旦发现孩子出现比较怪的行为,一定要警惕起来,最好带孩子到专业的心理机构进行咨询治疗。说到怪异行为,他打了个比方说,用水洗皮鞋,就是怪异行为。 

    除此,还要注意给孩子一定的私人空间,让孩子形成健全的人格,不要给他施加太多的压力,经常带他出外走走帮其减压。 

    70%的失眠者真正原因可能是抑郁 

    “70%的失眠者真正原因可能是抑郁。”胡雄说,与孩子的集中体现为学习压力大不同,来此咨询问题的不少白领则深受失眠问题折磨。 

    今年28岁的张岚则深受失眠困扰,她黑着眼圈前来咨询问题。她因为情感上的深深失落,已经连续一个月了,每天哭泣着醒来,根本睡不着。 

    胡雄分析说,情感、事业上的压力,失眠焦虑等问题极大困扰着白领阶层。 

    一般而言,睡眠的标准是:入睡快,在10分钟左右入睡;睡眠深,呼吸深长不宜醒;无起夜或很少起夜,无惊梦现象,醒后很快忘记梦境;起床快,起床后精神好;白天头脑清晰,工作效率高,不困倦;睡得好不好主要以白天的精神状态好坏为标准。 

    张岚对照了一下,她发现,她5项都不符合。 

    胡雄说,调查显示,神经衰弱女性患病率为15.78%,男性患病率为2.3%,女性患病率明显高于男性。这主要是由于女性独特的生理特点决定的,还与文化教育、传统的道德教育有关。在这种环境下,女性性格往往趋于内向,情感更为丰富,对情感的体验也更为细腻、敏锐,所有这些,都成为女性的易感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