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许多愁谁人来关注



    目前广州青少年最大的心理压力来自于学习及父母对自己的期望值过大。全市大约有50多家心理咨询机构,专门从事儿童心理咨询的只有两三家,专业儿童心理咨询师则为两三百人,与需求量相比,缺口巨大,儿童心理救助体系有待于发展与完善。

  ■青少年心理现状

  ●去年8月起,广州白云心理诊所网页做过一次青少年心理问题问卷调查,目前为止接受调查的人数一千余人,广州青少年存在的心理问题包括抑郁、焦虑、轻生、失眠、恐惧、冷漠、自卑、逆反心理、情绪不稳、易怒等问题。

  ●广州市团校穗港澳青年研究所2005年10月至2006年1月对广州市中学生进行了一次心理教育状况问卷调查,调查采取随机抽样的方法,抽取了天河区、荔湾区、海珠区、越秀区各一间中学,从初一到高三共六个年级的学生,共发放调查问卷800份,收回有效问卷755份。从调查数据分析来看,30.2%的青少年认为自己有较多精神压力,5.8%青少年经常感到郁闷,10.2%的人觉得人生完全没有希望。

  ●广东省心理卫生协会副秘书长,中山大学附属三院精神卫生科主治医师吴小立则表示,根据临床经验的积累,儿童的品性障碍问题排第一;第二是青少年的物质滥用,如滥用“联邦止咳露”、“摇头丸”、“K粉”等;第三是网络成瘾。

  “每一个问题少年的背后,都有一个问题家庭,有90%的问题少年是家庭问题导致的,45%则跟网瘾有关。而网瘾总会穿插在学习压力、人际关系、青春期问题、家庭问题这四大板块之间,成为背后的表现。要解决问题,更重要的是要从家庭问题上入手。要大力发展社会服务机构,完善心理救助体系,才可以应对社会转型期的青少年心理问题。”

  ———心理咨询师 张凯旋

  ■业界说法

  心理从业人员入行容易


  心理咨询师资格证书比较好考,甚至交了钱就可拿证

  大部分家长和学生认为,目前的心理咨询机构收费太高,和心理咨询师聊一个小时要三四百元。他们还表示怀疑心理咨询师的专业技术水平,心理反复无常,何以见得彻底治好?

  一位从业四五年的心理咨询师向记者透露,心理咨询行业尚处于起步发展阶段,专业人才缺口很大,因此,心理从业人员入行门槛相对低,心理咨询师资格证书比较好考,甚至有的只要交了钱,就可以将证书拿到手。

  记者暗访了天河区岗顶一家培训公司。该公司前台李小姐称,自己已经拿到心理咨询师三级证书,她感觉心理咨询师资格证确实好考,满分100分,60分通关,理论和实践都在同一张试卷上,实践是情景模拟题,不是真正接受咨询者咨询的那种。只要花3980元钱,报一个保证取证班,按时听课做记录,三级考试通过率高达80%。如果自己确实没有发挥好,考试没有通过,还可以免费参加本公司的培训,届时只须交纳全国统考费用300元就行了。

  心理咨询师张凯旋则认为,心理咨询师资格证比起医师资格证、律师资格证,要好考得多,但是这两年也卡得很紧,现在只有40.5%的通过率。即使考了三级,也只能是做心理学辅助咨询,也就是只能在心理咨询公司做助理。拿到二级证,才能成为专业的心理咨询师,或是自己独立经营,开心理诊所。

  张凯旋告诉记者,他所知道的广州大概有50多家心理机构,但实际上专门做青少年心理咨询的,也就两三家。很多心理咨询公司以松散经营为主,留几个行政人员在办公室,专业心理咨询师则都是聘请的,有的心理咨询师同时挂好几家心理咨询公司,哪边有业务,就往哪边跑。而他们自己本身就有一份稳定的工作,要么是三甲诊所精神卫生科的心理大夫,要么是各高校心理系的教授。这些人水平都比较高,只是有的擅长婚姻问题咨询,当碰到有咨询青少年心理问题的,便比较为难。如果接了,自己不是很擅长,怕咨询者听了不满意。如果不接,便失去了这个客户,挣不到这笔钱。很多情况下,心理咨询师是会接这张单的。

  ■部门回应

  心理咨询属市场调节价


  省物价举报热线回应称,省属公立诊所心理咨询30元/半小时

  据了解,目前在广州向心理咨询师咨询,一个小时要200元-500元不等,最高的收费800元。一些心理咨询机构表示,这是整个心理咨询市场的行业价格。咨询师张凯旋告诉记者,一个问题少年至少要花2万元才能解决心理问题,一些家长花不起钱,也就放弃了对孩子的心理治疗。据他所知,目前,政府并没有相关优惠政策来扶持心理行业的发展,包括给心理咨询机构减税免税等。而人们对于心理咨询尚处于认知阶段,即使生理上有病,也是小病扛,大病才去诊所医治,更何况花钱去看心理大夫。因此,大多数心理咨询机构并没有赚到钱,只是处于勉强维持状态,有的甚至还在亏损。

  对此,省青少年研究中心主任曾锦华则认为,这是人们对于心理咨询基准衡量线不同,好多人认为,“聊天也要收钱吗?”在他们的眼里,总会将心理咨询拿来和生理疾病治疗相比较。一些咨询者在诊所心理咨询科,接受完咨询后,还让心理大夫给他开药,认为吃了药才能管用。如果不开,就说心理大夫忽悠人,只管收钱,却不开药,弄得心理大夫哭笑不得,只得开一些维生素片来慰藉咨询者。这说明,咨询者在认识上有误区,忽略了咨询完后,自己心理的疙瘩消除了,这才是真正的实惠。

  针对心理咨询费用,记者分别致电省市物价举报热线“12358”。省物价举报热线回应,他们只对中央、部队、省属公立诊所心理咨询价格做了规定,要求心理咨询30元/半小时,催眠治疗120元/小时。广州市物价举报热线则回应,心理咨询目前属于市场调节价,政府没有确定其价格。

  ■出路探讨

  市穗港澳青少年研究所副所长涂敏霞:

  要建立健全的预防机制

  社区也要有心理咨询室加强对心理咨询认知度


  广州市穗港澳青少年研究所副所长涂敏霞认为,青少年儿童作为社会弱势群体,要有专业的心理老师为他们辅导。在心理问题还没有出现的时候,就积极地宣传预防知识。而不是等到心理出现问题,再去找心理大夫。总之,要有健全的预防机制。其次,要在社会公益救助体系上下功夫。在香港,是由专门的社工,来为社会弱势群体服务,这些社工跟广州青年志愿者不同,他们毕业于高校社会工作系,既有专业知识,而且跟大陆的公务员一样,工资是由政府发放,他们只需提供自己的劳动力,为弱势群体服务就行了。

  心理咨询师张凯旋:

  社区也要有心理咨询室


  心理咨询师张凯旋认为,政府应在政策上鼓励支持心理咨询机构迈上良性的运营轨道,包括税收减免政策、人才引进政策、项目扶持政策等。在国外,心理咨询者接受心理矫正,是被纳入医保体系,而我国目前没有将心理咨询纳入医保,如果到时被纳入了,咨询者的经济压力也会更小些,主动性便会更强。在人才引进方面,他建议在各社区卫生站也设立心理咨询科室,并安排两三名专职心理咨询师为居民服务。这样,学校、社区、专业机构三方立体化发展,才更有利用解决青少年的心理问题。

  省青少年研究中心主任曾锦华:

  加强对心理咨询认知度


  省青少年研究中心主任曾锦华表示,要在全社会普及心理学知识,加强人们对心理咨询的认知度,纠正一些思想观念上的误区,提高个人的主观能动性,客观地评价与接受心理咨询。整个广州市的心理救助体系也有待于进一步发展与完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