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书:温州一80后优秀大学生自杀的心灵报告


王炯父母守在学校门口,久久不肯离去


  偷拿了超市一支28块钱的牙膏被抓住

  1月12日,天气晴好,温州洞头县仙叠岩景区。

  一个身穿银灰色夹克和牛仔裤的青年男子,站到了景区的悬崖边上。这里巨石摩天,是听涛、观海的绝佳去处。

  上午10:50,男子从六七十米高的崖上,纵身跳入大海,很快被汹涌的海水淹没。

  景区管理员远远地目睹了这一幕,当即报警。

  后经警方调查,死者为温州科技职业技术学院信息技术系计算机07级1班的大三学生王炯。

  现在,我是在没有灯的情况下写的这封信。爸、妈,都是儿子不孝,让你们白养了我这个儿子,儿子很舍不得,今晚本来很想打个电话给你们,但是我没提起那个勇气,可能是太懦弱了,竟然选择走这一步,这是我考虑了一晚上的,这里的每一个字,都是儿子掉一滴眼泪,写一个字写出来的。

  在这里,我希望爸、妈能够原谅儿子,不能侍奉你们两老了。在我不在的时候,你们要继续好好地生活。儿子没听你们的劝,还是犯下了这个错误,我这次离开,怨不得任何人,千错万错都是儿子的错。但是这次让儿子彻底醒悟,希望爸、妈在看到这封信时,不要去责怪任何人,是我自愿走的这条路。

  如果有下辈子,我希望还能当你们的儿子,但是自己决不会再犯这种错误。

  ……

  在这停留了许久,劝自己多留几个字给你们,不知道(因眼泪浸泡字迹,模糊难以辨认)。儿子只有二个心愿:就是在我离开之后,知晓这封信之后,好好照顾自己,不要为儿子伤心、流泪。不要责怪任何人,尤其是学校。希望爸、妈能够完成(字迹模糊)儿子这最后二个心愿。

  爸妈儿子走了,爸妈儿子也舍不得!!!

  下辈子请不要忘记儿子,儿子还叫王炯

  莫念绝笔



  跳海之前发生了什么?

  超市老板在公寓楼下当众质问,他当即承认。不等对方多问,甚至连圣诞节时在超市里偷了3块巧克力都说了。

  时间倒回到一天前。

  1月11日中午,王炯在学校后面的百泰隆超市买东西。他偷偷地拆开一支标价28元的云南白药牙膏,把牙膏取出,盒子放回原处。这支牙膏,他最后没有付钱。

  超市老板盘货时看到了空的牙膏盒,查看了监控,发现是一个学生模样的人拿走的。

  下午4点半,老板和店长到学校公寓管理科,要求找人。公寓管理科的肖老师没有同意。

  “这时,王炯正从学生公寓楼里下来。”温州科技职业技术学院副院长林时进说,因为前几天王炯刚理了个怪怪的发型,老板一眼就认出了他。

  老板在公寓楼下当众质问王炯,是不是拿了东西没付钱?王炯当即承认。不等对方多问,他甚至连圣诞节时在对方超市里偷拿了3块巧克力都说了。

  “你们看着办。”超市老板对肖老师说完就走了。

  肖老师找王炯去办公室谈了话,并让王炯写了检讨,说明事情经过。

  傍晚6点多,超市老板再次找到肖老师,以及学校值班领导。他提出两个条件:王炯以1赔10,写书面检讨,否则报警。

  老师们觉得这个条件太过苛刻,但王炯来了后,爽快地答应了。他当场拿出了480元钱,还在检讨书中说,他是自愿接受对方要求的,他深刻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不会再犯了。

  心理分析:表面开朗、内心抑郁——我们叫做反向心理。比方说,小孩子喜欢某样东西,但嘴上说的却是:妈妈,这个东西不好。

  存在这种心理的人,呈现出来的开朗、优秀都是假象,都是别人希望他那样做,他才去做的。但是他的内心和社会希望的他的身份相反。一旦他不能控制这两种相反的东西,就会选择极端的结果。

  到超市偷拿牙膏被发现,破坏了他的社会形象,为了维持这个形象,他所付出的代价就是自杀。

  看起来所谓的低调处理,对于存在反向心理的他来说,其实是很高调的处理了。所以这样的处理办法,恰恰引起了他的巨大转变。



  事发当天的晚上,他在做什么?

  “妈,我这次真的知道错了,我现在反思自己的错误。我本来一直没再犯这个错,但是现在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我真的知道错了。”

  心理分析:把所有的错误都归结于自身,正是道德感的一种表现,没有埋怨社会和学校(因为他没有怪老板举报他),但是没有及时地把这巨大的压力排解出去,因此走上了不归之路。

  从他的遗书来看,他是有话要说的。比如,他一再强调“不要怪任何人,尤其是学校”,其实按照他的反向心理来讲,可能是觉得学校有责任的。

  按照学校学工部黄部长的说法,在整个过程中,王炯非常平静。

  当天晚上,至少有3个老师辅导员又先后通过面谈、QQ等方式和王炯进行了沟通。校值班领导也让他明天请假再谈下。

  晚上9点多钟,王炯回到寝室。黄部长说,据同寝室的学生反映,他回去后在网上看电影,情绪稳定。

  但是,这与王炯的父亲王永标告诉记者的情况有所出入。

  王永标说,晚上8点左右,儿子的班主任打来电话,说儿子偷拿了别人的东西,让他们来学校配合教育。之后,老师又打电话来说,儿子全身在发抖。

  夫妻俩知道,儿子现在的心理压力肯定很大,就打电话想安慰他,但他没有接。辅导员问他为什么不接,他说妈妈明天会来的。

  晚上9:12,王炯的妈妈收到儿子发来的一条短信:“妈,我这次真的知道错了,我现在反思自己的错误。我本来一直没再犯这个错,但是现在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我真的知道错了。

  王永标说,夫妻俩紧张得一晚没合眼,从当天晚上到第二天早上,一共给儿子打了100多个电话,但都没人接。

  这段时间里王炯在做什么呢?

  凌晨1点多钟,寝室里的最后一个同学也上床睡觉了,当时他看到王炯还在看电影。



  他留下了两样东西:遗书和班级财务清单

  “儿子今晚本来很想打个电话给你们,但是我没那个勇气,可能是太懦弱了,竟然选择走这一步,这是儿子考虑了一晚上的,这里的每一个字,都是儿子掉一滴眼泪,写一个字写出来的。”

  早上8点多,大家起来时,王炯不见了,手提电脑在桌子上——平时,他的电脑都放在柜子里或带身上的。

  大家觉得不对劲。打开电脑时,看到中间夹着几张纸,不禁倒吸一口冷气:里面分别是两封遗书,一份班级财务清单。

  王炯是班里的生活委员,班费由他管理。他在清单里列出了五六项班费支出,总额331元——这像是在移交班级财务。

  心理分析:他仍旧希望在同学老师心里留下完美的形象——对工作一丝不苟,认真负责,这种完美主义,也造成了对自己一点点的错误、失败、失误,都非常计较,难以逾越。

  两封遗书中一封是写给自己追求的女生的,里面是些儿女情长的话。

  而另一封遗书是写给父母的,相对较长,有四五百字,里面充满了自责和不舍。

  跳崖前

  他给心爱的女孩发了一条短信


  “我站在山顶上往下看,风景非常美。”

  从监控上看,王炯是早上6:45离开寝室的。

  同学们报告学校后,校领导通过派出所,确定王炯当时在洞头。

  8个人,3辆车,火速往洞头开。一路上,王炯追求的女生,以及其他好朋友不断给他发短信劝说。

  “我站在山顶上往下看,风景非常美。”9点10分,王炯给这个女生回了条短信,之后就没了音信。

  直到将近11点,这个女生才拨通了王炯的电话,但一会又断了。大家意识到情况不妙。

  10多分钟后,大家在悬崖边上看到了王炯的黑色背包,人却没了踪影。

  洞头警方和村民紧急展开搜救。

  中午12点多,人们在悬崖下的山坳里发现了王炯的尸体,并打捞上岸。



  他为什么选择结束生命?

  在学校,他是一个开朗的人

  王炯今年22岁,1米7的个子,头特别大,骨架也大,看起来壮壮的。

  明年,王炯就要走上工作岗位了。他的简历充分证明了他是一名优秀的学生:在班级里担任学习委员,是系青年志愿者协会分会会长。作为毕业班学生,他拿到了提前就业名额,这个名额每个班级只有十来个。

  如今他已经在企业工作20来天了,昨天他工作的企业还给他父母送来了500元钱工资。

  同学和老师普遍反映,他性格开朗、乐观。从他临死前仍不忘整理班级的财务清单,可以看出他还是个责任感很强的人。

  在家里,他几乎不出房门

  一宿没睡,王炯的父母12日早上5点多就出门了。

  王炯的家在富阳市农村,夫妻俩坐车到富阳城里,再转到温州。他们是半路上得知儿子跳海自杀的消息的,下午3点多钟到洞头看到儿子的尸体时,夫妻俩失声痛哭。

  “他一向优秀,受不了的。”王永标说,儿子承受了太大的压力。

  在王永标看来,儿子性格内向,自尊心很强,敏感。每次放暑假,王炯基本不出门,总在家里玩电脑。夫妻俩叫他出去走走,但他都不肯出去,连外婆家都很少去。

  王永标想不出儿子在老家有什么要好的朋友,因为一般没人来家里找他玩。

  但每次夫妻俩问他在学校里的情况时,他总说同学之间的关系很好,也从没提过有什么不开心的事。

  王炯是独子,爸妈把所有的爱都倾注在了他身上。

  家里的生活条件并不好,夫妻俩都在造纸厂工作,王永标年薪2万多,妻子1万多。

  他们对儿子却非常大方:每年7000多元的学费,生活费每个月1000元。王炯在学校的生活条件绝对算好的,有手提电脑,有手机。在现场的包里大家还发现了几百元现金和3张银行卡。

  王永标夫妻俩却是节衣缩食。据学校的老师讲,他们来温州带的2000元钱还是一大早敲亲戚门凑的。

  “就这么个儿子,懂事起就没打过。”王永标说。

  心理分析:父母亲在能力范围之内满足他一切要求,但是超出他们经济能力之外的,王炯用这种方法去获取,获得的过程是一种强化(例如,偷窃时刺激的感觉)。而且,他偷窃的都不是什么大物品,因此,他想要得到的也许就是刺激感,而非物品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