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在适应父母在煎熬 心理专家帮助他们度过适应期



  因为护士的一次疏忽,两个同年同月生的温州男孩小鹿和小瑞被抱错了,5年后才真相大白(本报1月11日A7版曾做报道)。听了专家建议,1月17日,两个孩子先放到了瑞安的黄先生家。

  “小瑞,小鹿是你弟弟,妈妈先喂你吃饭,你吃完后,妈妈再喂弟弟吃好吗?”昨天中午,在瑞安陶山镇上岙村,孩子的外婆家,记者见到了瑞安妈妈陈女士正在喂两个孩子吃饭。

  陈女士告诉记者,当夜深人静时,看着两个熟睡的脸,她常常落泪,一想到养了5年的孩子要离开自己了,她有太多不舍得;再看看还有点陌生的亲生儿子的脸,她却不知道如何让孩子更快地接受自己。温州的爸爸妈妈同样煎熬着,他们在掐着手指算着两个孩子来温州的日子。

  小瑞:他是陌生人,不是我弟弟

  吃完中饭,小鹿要爸爸给他打气球。正在吃饼干的小瑞立即跑过来,一把抓过了打气筒,跑开了。

  “小鹿是你弟弟,他要玩气球,你就给他打一个好吗?”外婆在一旁和小瑞商量。

  “他是陌生人,又不是我弟弟,我就不给他。”小瑞有点生气地说。

  瑞安爸爸黄先生在一旁悄悄地告诉记者,这两天,小瑞因为家里的变化脾气变得暴躁,动不动就乱砸东西。而且经常一个人生闷气,他主要生气爸爸妈妈不仅仅对自己好,还对这个突然出现的弟弟小鹿特别关心。所以每次小鹿要吃什么东西或者要玩什么玩具的时候,小瑞总是来抢。

  陈女士说,两个孩子放一起不好带。特别是养子小瑞比较敏感,只要一提自己是被抱错的,小瑞就要去打小鹿,而且经常强调自己是瑞安长大的,小鹿应该回温州去。

  陈女士还告诉记者,自从小鹿来到瑞安后,她就让两个孩子一起睡。一直和爸爸妈妈睡的小瑞经常在半夜里哭着找妈妈。

  “从小到大,我没离开他半步,就连去厕所,他也常常跟着,去温州后,我真的怕他不习惯。”陈女士眼眶湿润了。这时,小瑞很自然地用嘴叼了一颗口香糖送到陈女士的嘴里。

  陈女士说,为了不伤害到孩子,现在夫妻俩都放下了生意,专门在家陪孩子,两人各自负责带一个孩子,否则照顾不过来。

  “你的车跑得比我的慢!”孩子天性是快乐的,只要不提去温州的事,两个孩子马上又玩开了。

  “孩子最终是要换回来的,我只是希望小瑞回到温州后,白先生能让我常常去看看孩子,我真的不舍得。”陈女士说。

  小鹿:等着爸妈赚钱买玩具回来

  温州爸爸妈妈走后,小鹿还是哭着找妈妈。

  被温州的爸爸妈妈送到瑞安的第一天,孩子怎么也不肯让养父母走,后来养父白先生说,小鹿,别哭,爸爸去超市给你买好吃的,你先和哥哥玩。这才哄住小鹿。

  玩着玩着,正玩得高兴的小鹿突然大哭起来,他想着爸爸妈妈都离开这么长时间了,怎么还没来接自己呢,他吵闹着要去超市找妈妈。

  陈女士立即带着孩子到了陶山镇上的超市,面对货架上琳琅满目的零食和玩具,小鹿看都不看一眼,带着哭腔不停地叫“妈妈”。

  后来陈女士劝说小鹿,温州的爸妈去赚钱了,赚了钱才能给他买更多玩具。然后买了汽车玩具和积木给他,才把他哄回家去。

  “或许小鹿从小不在爸爸妈妈身边长大,所以孩子适应能力更快。白天基本不闹了,只有到了晚上,有时候会叫着要找爸爸妈妈。”瑞安爸爸黄先生告诉记者,小鹿有时候叫他爸爸,有时候叫他舅舅,现在也会扑到他的怀里要他抱了。

  “阿姨要去温州了,带你到温州去找爸爸妈妈好吗?”离开时,记者特别问了小鹿。

  “这里好,爸爸妈妈要赚钱才能给我买变形金刚,我不去温州。”小鹿开心地和小瑞玩着沙子,并没有抬头看记者。

  温州爸爸:我太想念孩子了

  “两个孩子都好吧”、“小鹿有没有说想我”、“孩子来温州最迟是这个星期天,现在该去买点什么呢”……接到记者的电话,还没等记者开口,温州爸爸白先生就问了一连串问题。

  送小鹿去瑞安后,回到温州市区的白先生和妻子一夜未眠。

  终于熬到早上7点左右,白先生就忍不住给陈女士打电话,打听小鹿在瑞安的情况,得知孩子表现良好,两边家长商量了一下,准备延长小鹿在瑞安的时间。“三四天,或者一周,若是孩子想要回家(温州),就马上送回来。”

  白先生没有叫小鹿接电话,他很想听听小鹿的声音,却不敢听。

  他担心,要是跟孩子一通话,孩子听到“爸爸”的声音,就会吵着要回家,先前的努力就白费了。

  “孩子换回来还需要很长时间,我们也做好了准备,我们把厂里的生意让亲戚管理了,打算花个半年或者更长的时间,让小瑞接受我们,当然也让小鹿在我们家的日子能过得更快乐。”白先生说。

  应白先生的请求,记者特别为两家孩子的父母预约了心理咨询师,过两天,心理专家将到白先生的家里,对孩子如何适应问题进行专门的心理指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