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的爱原来那样深



    网吧过夜

  路灯亮起时,我坐在家附近小公园的长椅上,再次看了看一早就关着的手机,然后拿出一枚硬币,向空中抛去。硬币帮我决定了,今夜去网吧。

  网吧里有两三个穿着中学校服的学生,有男孩也有女孩。我安心了不少,坐在穿着校服的一个女孩旁边。

  上网的时间过得很快。身旁穿校服的女孩站起来往收银处走的时候,我下意识地看了她一眼,她下颌处有一块淡蓝色圆形胎记。

  当那个中年妇人拍我的肩时,有一瞬间我产生了错觉,以为是母亲再生了,她们身上的某种东西那般相似。我心一动,然后听见她问我:“你见过一个穿中学校服的女孩子吗?跟你差不多高,下颌处有一块蓝色的胎记。”我本能地点头:“她走了大约半个多小时了。”“又走了?”妇人刹那间支持不住,身体一摇晃,直接就坐到了地板上。

  我急忙扶住妇人,将她扶到椅子上。有人将一杯热水递到了妇人手上。

  她的崩溃顷刻击中了我。我问:“是您女儿吧?”她点头,眼神涣散:“我晚上9点才到家,从那时找到现在……”她眼里闪烁着泪光。

  我安慰她:“阿姨,别急,她应该不会出事的。”妇人站起来,刚迈步,身体又摇晃了一下。我心有不忍,扶着她出了门。一路上,我才知道,她与女孩的父亲已经离婚多年了,最近才与一个离婚男人好上。两个人想结婚,可是女孩强烈反对,并为此离家出走。

  我一愣,单亲家庭?我不由得仔细打量妇人,她脸上布满了深深浅浅的斑点,衣服、手袋,明显是低档产品。她们,生活得并不容易呀。

  妇人那种全身仿佛要散架的样子让我特别难过。我建议道:“阿姨,要不您上网给她的QQ发消息试试?我觉得这个时候她或许还在网吧里,因为网吧里相对安全一点。”她无可奈何地点点头,又告诉我她不会用QQ,所以请求我一块儿回她家上网,用我的QQ帮她与女儿沟通。我点点头,挽着她的胳膊一路走回家。

  很普通的家,家电、家具都旧了,但依然有家的温馨。客厅墙上,全是那位女孩的奖状。阿姨看我的眼光落在那满墙的奖状上,苦笑着说:“其实她一向很乖,成绩也很好,就是这次跟我闹了意见,所以我才更担心。”

  其实我也一直是个乖孩子,即使两年前母亲因病去世,我也不曾落下功课,今年还顺利考进本市我所向往的一所大学。

    期盼奇迹发生

  登录了QQ,妇人将手机上存着的女孩的QQ号抄给了我,解释道:“女儿总说要教我用QQ,可是我真没时间。我做保险业务,天天东奔西跑找客户,回到家只想安静坐坐、躺躺休息,实在不想上网。”我的心又一动,想起了我爸。他开了一家小公司,要么就是不在家,要么好不容易在家时,不是在床上睡觉,就是歪在沙发上看那些无聊的港产片,看着看着,就睡着了。

  我曾为他这样而特别生气,总觉得他累是在外面胡混而导致的。可是或许,他也跟这位母亲一样,只是因为在外面东奔西跑或者应酬而太累吧。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我爸是老板,而阿姨只是保险推销员,可是,他们同样在为支撑着一个家而奔忙。

  我向女孩发出了加她为好友的要求,果然,很快就有了回应。我一喜,对阿姨说:“她真的在网吧。”

  阿姨顿时眼睛一亮,精神一振,立刻拿出一包饼干大口地吃起来,她告诉我,她今天只吃了两个包子。我的心一酸,不由得责备她道:“您应该为您女儿爱惜自己的身体才是呀。”她狼吞虎咽道:“其实我带了午饭去公司,但上午就出去了。现在外面的饭,你大概不知道有多贵,十几块钱呢,够我与女儿两个人买一天的菜了。”

  我的心隐隐地疼起来,生活得这么艰辛的母亲,她女儿知道吗?而我爸,在公司、在外面是怎样生活与工作的,我从没想过要去了解一下。

  我问小敏(女孩的名字):“你在哪呀,在家还是网吧?”她答:“网吧。”我说:“我也在网吧。”她问:“为什么不回家呀?”“因为不想回。”她原来还漫不经心的,这一下子来个大转变:“为什么不想回?我也是不想回家,才在网吧里待着的。”我答:“今天是我18岁的生日,可是我爸却忘了。”她问:“你妈呢?”我答道:“我妈两年前就因病去世了。”许久,她都没有回话。我在这头暗暗着急,不管不顾地发了一大段话:“不过我现在要回去了。因为我刚看见一个中年妇女来找她女儿,因为着急,也因为一天只吃了两个包子,在网吧晕倒了。看到她,我想起了我爸。我爸这时肯定也非常着急,我得马上走。”发送了这段话后,我在心里期盼着奇迹发生。

  果然,她急忙问:“中年妇女,什么模样的?”我将阿姨的外表大致描述出来。她再次迅速地回话:“天,那是我妈,你在哪个网吧?我就过来。”

  结果如我想的一样,我解释了几句,她便启程回家了。我可以想见她的样子,肯定是飞奔着回家的。

    父母的爱那样深

  告诉阿姨这个消息时,她抱着我连声道谢。之后便急忙进厨房弄吃的了,说是担心女儿在外面还没吃东西。

  我怔怔地看着她忙碌的身影,想起了我爸,赶忙将手机打开。我爸,这会儿也许还不知道我离家出走了吧?他昨天告诉我,今天要去北京出差。他说这话的时候,我生气极了,因为今天是我18岁的生日。但我不愿多说,只是冷冷地、一言不发地回屋睡觉了。如果按照他的计划,这会儿,他正由北京机场往宾馆赶。

  然而此刻,我心中再无芥蒂。我在一点一滴地了解阿姨生活的同时,也理解了爸爸,谅解了爸爸。

  所有的大人,尤其是单亲家庭的父母们,无论经济条件如何,他们都太不容易了。

  手机一开,嘀嘀的信息声响成一片,全是爸爸的。我打开最早的一条,是这样说的:“女儿对不起,早上才想起今天是你生日。我已经改签机票,今天给你过生日。”我没敢再看下去,立刻拨通了爸爸的手机:“爸,我五分钟后到家。”我千真万确地听见,电话那头,爸爸已经呜咽的声音:“好!”

  阿姨留我吃消夜,我背对着她摇头,因为怕她看见我喷涌而出的泪水。我喃喃道:“谢谢!”是真的要谢谢她。

  看起来是我帮助了她,其实是她帮助、收留了迷途的我。是她让我懂得,父母的爱原来那样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