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日礼物正在敲门



    要个爸爸当礼物

    苏果看着乔淮,他正在看动画片。她问:“你快过生日了,想要什么呢?”他头也不抬地说:“不要。”她说:“不要?”他说:“不要。”依然沉浸在蓝猫虹兔里。

  这让苏果失落了一下。以前,乔淮盼着过生日,就是想要礼物。等到生日那天,她把礼物给他,他的眸子就突然亮起来,脸也红扑扑的。那种幸福的样子,总是使她忍不住想亲他一下。

  可是,再有一个月他才9岁,刚才却那么干脆地说不要礼物,莫非他已经长大了?苏果托着腮静静地看着他。过了一会儿,他歪头看看她,笑着说:“美女,发什么呆啊?”苏果说:“我在想一个小朋友穿开裆裤的样子呢。”他一个鱼跃扑了过来说:“不许想别人的隐私。”这话逗得她笑了起来。她又问他想要什么礼物,他说:“不要变形金刚,不要遥控汽车,不要……”她打断他:“那你要什么呢?”他垂下眼睑,拿起遥控器关了电视,轻声说:“我想要个爸爸。”

  客厅突然安静下来。许久,她搂住他说:“这个,我们得努力。” 

    两种身份很难集中在一个男人身上

    那天晚上,苏果没能睡安稳。她想过乔淮会要的各种礼物,可从来没有想过他要的礼物是“爸爸”。她再一次痛苦地想起六年前离开他们的乔江。那时乔淮才刚两岁,还没有学会伤心,也不知道死是什么,他不明白妈妈为什么会常常流眼泪。可是他知道把一颗糖递给她,奶声奶气地说:“妈妈别哭,给你糖吃。”  
 
  看着他一天天长大,爸爸是个回避不了的问题。苏果没撒谎说爸爸到国外去了,等他长大就会回来,她觉得让他盼着是残酷的,虽然带着他去墓园看爸爸也很残酷。他看着墓碑上爸爸的相片,会把手里的食物朝爸爸嘴里喂,机械地重复着喂……后来,他明白了死是什么,可他还有幻想,他问:“爸爸会不会发芽?”苏果摇摇头。“为什么花的种子会发芽?”他强硬地说,“不行,我爸爸也得发芽!”

  渐渐地,他明白了,接受了爸爸不会发芽这个事实。只是,他会时常想起爸爸:在别的孩子被扛在肩上时,在别的孩子两只手同时被牵着时,那刻,他眼波荡漾。就算苏果做得再好,她还是欠他一个爸爸。

  还记得有一次,苏果去学校接他,她看到他和一个同学手舞足蹈地说话,连她走近都没有发现。同学说他爸爸总是出差,每次回来都带很多好吃的,天津大麻花、成都的牛肉干、大连的鱿鱼丝……乔淮说他爸爸是个旅行家,去过比南极更远的地方。冷了,就抱着北极熊睡觉,累了就骑着鲸鱼休息……突然一抬头看见了苏果,脸就红了。一路上,她眼睛湿湿的。他才七岁,就有了一个自己的童话,在童话中才有爸爸的存在。

  其实,她一直在努力。她要一个丈夫,他要一个爸爸。只是,这两种身份很难集中在一个男人身上,就像刘江那么好也没能做到。

    爸爸的相片一定要摆在客厅

    苏果是个美丽的女人。她身边不乏追求者,当知道她是个单亲母亲时,很多男人都退却了。当然也有狂热的,就像比她小5岁的林志,他说古人因为喜欢房子连乌鸦都可以喜欢,何况这么可爱的一个孩子?她喜欢他这样说,就接受了林志。

  可是她没有想到,乔淮把林志当成了入侵者,从他一进门就开始对抗。她说:“乔淮,这是林叔叔。”他说:“你好,林哥哥。”林志伸手摸他的头,他跑开了。可当林志把游戏机拿出来时,他立刻又回来了,欢喜得不得了。玩够了,他从房间里拿出相册,让林志看他非常帅的爸爸。

  吃完晚饭,苏果和林志聊天,乔淮一会儿就问一下几点了。林志当然明白这个小男孩的潜台词,于是就告辞了。乔淮把游戏机还给他,林志问:“怎么不要呢,不好玩吗?”没有想到他会说:“你是用这个来讨好我妈的!”

  林志后来还来过几次,也作好了忍耐的准备,可还是败下阵来。他无法走进乔淮的心里。苏果给乔淮讲浅显的道理,给他唱《吉祥三宝》,希望他有一天能够接受另一个人。他也听话。可是,只要她有新恋情,他总会捣乱,咬着牙像是保卫着什么一样。

  从一年级开始,苏果就让乔淮读寄宿学校,一是可以早点让他学会自理,二是她也想有点时间和空间来恋爱。转眼他上三年级了,她的恋爱也渐有眉目。

  有个周末他回到家,发现摆在客厅里爸爸的相片不见了,苏果跟他说放在他卧室了。他冲进卧室把相片拿出来放回原来的位置。他说:“妈妈,咱家来客人啦?”她愣了一下,点点头,以为他发现了她的秘密。最近她和刘江恋爱了,怕他看到乔江的相片伤感,于是就把相片换了位置。她跟乔淮说了刘江,说刘江跟你爸爸名字只差一个字呢,刘叔叔很可爱的,他当过爸爸,他有个女儿,只不过小女孩跟着她妈妈一起去了加拿大。他说:“妈妈,你喜欢他吧?他离婚了吧?”她点点头说:“要是你也喜欢他,就让他当你爸爸好不好?”他说:“我有爸爸啊。”

  她想跟他说,爸爸去世了,我们家里需要一个男人,他会给你更多的安全感,把阳刚之气传染给你。她想说,妈妈这些年很累,想有一个臂弯能靠着歇歇……可看着他倔强的神情,她叹了一口气,什么也没有说。

    这个刘叔叔真坏

    几个星期后的周末,刘江和乔淮见面了。乔淮很有礼貌地叫他刘叔叔,然后在房间里安静地写作业。过了一会儿,他说有问题要问,苏果让刘江去帮他。

  原来他要写一篇作文,题目是《我的爸爸》。刘江的心莫名地痛了一下。也许是孩子自拟了这个题目来表达微弱的抗拒。不过,刘江还是跟他说了该怎么写。他说:“我们每个人都有爸爸,我们身上流淌着他的血液。就算他是个旅行家,去了比南极还远的地方,冷了抱着北极熊,累了骑着鲸鱼,可是他从来都没有离开过他的儿子……”泪珠从乔淮的脸上滑下来,刘江的眼眶也湿了。他伸手擦他的泪水。此刻,这个小男孩是那样无助、那样委屈。这一幕被苏果看到了,她除了心酸还有喜悦。这是乔淮第一次当着一个陌生男人哭泣。他的心扉会不会就此打开呢?

  看上去是这样的。接下来的周末,他们相处得很好。虽然每晚他依然会催刘江回家,可他会说:“刘叔叔,明天见啊。”

  乔淮的态度让苏果松了一口气,她好像看见了穿着婚纱的自己。她想再拍婚纱照一定要三个人拍,吉祥三宝。

  可她没想到,暑假里发生的一件事却让她对刘江失望了。她要出差10天,刘江自告奋勇地担当了照看乔淮的责任。她也想着趁此机会让这一大一小两个男人再亲近亲近。

  那天晚上回到家,一进门就看见刘江翘着二郎腿在看电视,而乔淮在厨房里洗碗,身上、地上都是水。乔淮一见她就扑在她怀里哭了。她开始还笑着问刘江怎么让孩子做这个?刘江笑笑,没说什么。她又看见乔淮的手臂上起了几个红点,刘江说是炸鸡蛋时被油烫的。苏果生气了。刘江一看她的脸色,把解释的话给咽了回去,走了。

  刘江一走,乔淮哭得更伤心了,说刘叔叔还让他拖地。那天送他去上英语课后都没来接他,他自己走了两站路才回来;他还让他洗袜子,他不洗,就打他屁股……她说:“刘叔叔不好,咱不要他了。”他使劲地点头,用很长的拖腔说:“姓刘的真坏!”

  她打电话对刘江说,谢谢他的陪伴,谢谢他的爱。她说:“但你没能爱上我儿子,对不起。”挂了电话。刘江找苏果解释,苏果不听,只说你不能使用暴力啊。刘江说:“揍他两下长记性啊,哪有当爹的不能敲打自己儿子的呢?”苏果叹了一口气说:“乔淮刚对你有好感,你这一折腾,对你的好感没了,你变成坏人了。”刘江笑着说:“就让我来治治这个坏小子。”

  那个暑假,刘江还是时常来家里,乔淮还是不答理他。不过,他会把碗筷收进厨房,洗袜子,还要求一个人去英语班,小大人似的。苏果对刘江说:“看来你影响了他。”刘江纠正说:“不仅是影响,还有改变。”苏果说:“可他现在不理你了。”刘江说:“等着瞧吧。”

    生日礼物正在敲门

    苏果和刘江说了生日礼物的事情,刘江说会想办法,可迟迟没见动静。乔淮依然不理他。这让苏果很着急,可刘江还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转眼生日到了,苏果问乔淮要不要去饭店。他说就在家里,又说,今天姓刘的会不会来?她说不知道。他说,其实,暑假里从英语学校出来,他看见姓刘的一直远远地跟在身后。那天姓刘的打他屁股,是因为他给他鞋子里放了图钉,还给他茶水里放了糨糊。乔淮为自己的恶作剧哈哈大笑……正笑着,刘江来了。刘江说:“从前有句话叫大人不记小人过,你现在能不能小人不记大人过呢?”

  刘江朝胸口一拍,那里有一张卡片,“祝你生日快乐”的音乐响了起来。刘江把乔淮抱起来说:“我能不能成为你的生日礼物呢?”乔淮缓缓地点点头。刘江说:“那请收下吧。”乔淮说:“可我没地方装啊。”刘江说:“有家啊。”乔淮撇撇嘴:“那就留下吧。”刘江说:“可你还没有叫我。”他认真地说:“爸爸。”

  苏果看着一大一小的两个男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她拥抱了他们,泪流满面。

  后来,乔淮跟苏果说,他班上的同学说,爸爸就是你犯错时,他会毫不犹豫地揍你,然后趁你睡着时再去看你的屁股是不是被他抽红了……那时,他就想要个爸爸了。乔淮还说,他收到刘江的信,信的开头写着:亲爱的儿子,因为你弄痛了我的脚,让我喝糨糊水,所以在你午睡时,我在你背上画了一只青蛙。还有,很多幸福看似水到渠成,就像你正吃着现成的美食。你要知道,这样的幸福是很多不相干的人给你创造的,何况我爱你妈妈,爱你……

  他说:“那时我想着,爸爸就是他了。”

    编后:

  从儿童心理发展的角度来看,一个男孩的心理要能正常地发展,家庭中必须有一个男人作为他认同的对象。这样,他才能发展成为一个正常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