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 密



    这样也算一个帮

  谁都知道,纪敏和沈小音是闺密。两个人都来自北方,自小在一个家属院里长大,学习不相上下,打上学起就进了同一所小学,又一起考上同一所中学,之后又较着劲儿地考上同一所大学、同一个专业,还同班、同宿舍,这不是缘分是什么?她俩完全具备做闺密的资质,十几年的成长历程不是谁都能一路陪伴的。她俩见证了彼此的初潮、身体发育、所倾慕男生的约会小纸条、运动会上擦破的膝盖、咬着嘴唇发狠要超过对方的劲儿……

  她俩也懂,所以,两个人在接到同一家公司的录用通知后,郑重其事地相约吃了一顿饭。回看这十几年,她俩其实就是彼此的一面镜子,照着“原生态”的自己一天天变化,清楚地看到对方身上存在的优点、缺点。而职场不比学校,成绩好就万事大吉,所以,纪敏说:以后我们两个人要互相长点眼色,有个什么风吹草动最好能跟对方知会一声。沈小音赞同地回应:当然了。

  纪敏和沈小音也乐意向公司里的同事表明她俩闺密的身份,好像这样也算一个帮。有帮,就算帮再小,也算是一伙的。纪敏被分到了人力资源部,沈小音在企划部。

  她俩合租了一套离公司不远的一室一厅,一个锅里煮饭,一个盘里夹菜的时光使她俩感觉亲密。在这座别人的城,她俩都认为对方就是自己的亲人。其实,除却没有血缘关系,她俩待在一起的时间,确实比和家人在一起的时间要多得多。

  和纪敏一个办公室的女孩谢蕾,有一天在QQ上说:“好羡慕你和沈小音的友情。工作这么多年,我身边好像都没有同性朋友了。”

  纪敏刚刚感冒了,喷嚏一个接一个。沈小音一天打来三个内线电话,问她好些没?吃的药发挥药效没?要不要请假回去好好休息?

  难怪连谢蕾这种行走职场多年的“轻熟女”都忍不住感慨。纪敏囔囔的,十指依然飞舞在键盘上,又列举了沈小音的好多优点,善解人意、不斤斤计较、大度、在学校人缘就好……谢蕾听得直点头,心里也不由得对企划部的沈小音凭空多了些好印象。

    她升职了, 她还站在原地

  半年后,公司高层的变动引起新一轮的人事大换血。各部门经理提报上来的新主管名单,其中,就有企划部的沈小音。在电脑上作整理的纪敏心里一沉,停了下来。沈小音?被提升为主管?她的名字和一帮已在公司做了三四年的职员列在一起,真的是挺瞩目的。

  可能人力资源部部长也有些诧异,纪敏听到部长在电话里询问了沈小音的一些工作情况,继而连连点头。纪敏观察着部长的一举一动,部长脸上满是赞许、满意的表情。企划部的经理一定对沈小音褒奖有加吧。

  那一刻,纪敏心里酸溜溜的,说不清是什么滋味。想起在学校的时候,沈小音的成绩虽然和她不分伯仲,但她总会在最后关头略胜沈小音一筹。现在,她居然要和谢蕾这些老职员一起升迁,而她,却还站在原地。

  纪敏也意识到自己心态不对头,优秀的闺密升职加薪,她应该高兴才是啊!但一整天,她都恹恹的,打不起精神。下班时,沈小音打来电话说:“晚上一起去超市买大果粒酸奶吧。”纪敏推脱说自己不舒服,想先回去休息。这是第一次,纪敏没和沈小音一起下班,打了辆的士绝尘而去。

  这一晚,沈小音回来得很晚。纪敏睡不着,躺在床上像烙煎饼一样。想起吃午饭时,部长随意问她沈小音怎么样,还没等纪敏想清楚怎么作答,谢蕾已经在一旁接过去说:“听纪敏以前提起,沈小音善解人意、不斤斤计较、大度、在学校人缘就好……”纪敏吃了一惊,这确实是她原话。但在关键时刻,她发现自己是自私的,她不想给沈小音如此完美的评价,因为她不想承认沈小音比她进步得快这个事实。

  部长连连点头,似乎也进一步认可了沈小音:“是这样吗,纪敏?”纪敏只好点点头。若这个时候她当着部长和谢蕾的面,推翻对沈小音的赞誉,没准会给人留下度量小、不能容人的嫌疑。

  “沈小音给你们这帮进公司不久的新人带了个好头呀!新人还是要努力,才会有好前途。”部长的这句话,也许不是特意针对纪敏,但纪敏怎么就感觉自己的全部努力皆付诸东流了呢?

  沈小音轻手轻脚地回来时,试探地叫:“纪敏,我给你带了一个辣汉堡。”纪敏翻了个身,假装睡着了,她心里全是对自己言语率直莽撞的后悔。没有谢蕾转述她对沈小音的评价,部长也许没有那么快就认可了沈小音。

    这场病是对闺密最大的考验

    沈小音升为主管之后,纪敏和沈小音卧谈时不再喜欢聊工作了。纪敏甚至想搬出去住。沈小音不停地追在她身后问为什么,并且检讨自己的确是有些地方做得不好,不爱叠被子、不爱倒卫生间的纸篓、做完饭不爱擦灶台……以致让亲爱的纪敏都烦了时,纪敏又心软了,她没觉得沈小音不喜欢做这些就是错,她自己也常常懒得做,动手清洁也只是一时兴起罢了。

  她打断了沈小音的检讨,说她只是开个玩笑,她怎么会舍得她呢?在两个人出嫁之前,这里,就是她和沈小音的闺房。两个人的关系转危为安。吃饭时,沈小音刚把买来的米粉肉端上桌,纪敏就感到抑制不住的恶心,转而跑到卫生间里吐了。

  沈小音跟着跑进来,紧张地问她怎么了。纪敏也纳闷,她好像不能看见那盘油腻腻的米粉肉,连味道也不能闻,而且近来总会无缘无故地腹泻,整个人疲倦得很。沈小音只好把那盘米粉肉端回厨房,吃完了才敢进卧室。

  第二天一早,沈小音坚持要陪纪敏去诊所检查。结果出来时,两个人都吃了一惊,纪敏居然得了甲型肝炎。大夫说幸亏发现得及时,病情还没恶化,甲型肝炎在合理用药后一般可以治愈,并且因为体内有了抗体,终生不会复发,所以,不必过于惊慌。纪敏对沈小音充满了感激,但又不敢相信自己会得上甲型肝炎。是什么渠道得的呢?不会是沈小音传染给她的吧!

  她们两个在一个锅里煮饭、煲汤,碗筷勺共用,化妆品共享,别的不打紧,一支小小的口红或是唇彩就可置人于死地。想到这,她让早晨同样没吃早饭的沈小音也去检查一下,理由是自己别传染了她,没事当然最好,查完就彻底放心了。沈小音很感动似的点了点头。

  在等待沈小音的化验结果出来前,纪敏看上去比沈小音更紧张。好在只是纪敏的猜测,科学比任何假想都更有事实依据。沈小音身体非常康健。纪敏心里的不是滋味,又一次调回头来折磨她,她为自己前一刻嫁祸于沈小音的阴暗想法感到羞愧,觉得自己不如沈小音坦荡、光明磊落。同时,她又为自己总是这么不走运感到颓丧。

  离开诊所,纪敏又一次提出两个人分开住,因为自己得的这个病是会传染人的。沈小音劝慰她:“大夫都说了,只要生活中严格注意卫生,甲肝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况且,你现在是个病人,需要精心照顾,我怎么能在这个时候离开你呢?就当我们是亲人吧。”最后这句话使纪敏掉下泪来。

  “不过,纪敏,我可要郑重提醒你,以后你不要再去街边的小吃摊吃麻辣烫了。你那么迷恋吃麻辣烫,我怀疑就是它害你得了病。”一语惊醒梦中人,纪敏这才想起,平日总是亲自开火做饭的她,时不时也会跑去街边吃麻辣烫,像一饕餮。沈小音曾劝她不要吃那些不干净的食物,她没当回事。

  这场病,是对闺密最大的考验吧,不抛弃、不放弃,像亲人一般溶入彼此的血液。纪敏又一次重新认识了沈小音。

    人生有失就有得

  纪敏请了病假,在家专心养病。为了让她排遣寂寞,沈小音买的笔记本电脑就专门放在家里,让纪敏上网。不久,纪敏认识了一个叫“5566”的网友。两个人挺聊得来。

  沈小音每晚下班回来,看到纪敏掩藏不住的开心,就问她:是不是偷偷恋爱了?纪敏也不说。在中断了工作之后,她唯一保持联系的就是谢蕾。谢蕾是一个不失大智慧的女子,她曾善意地提醒过纪敏:“再好的闺密,在感情没拉开天窗时,也还是要保密的。”

  与此同时,沈小音似乎回来得比从前稍晚些。纪敏反问她:是不是偷偷恋爱了?她不避讳地说:“是啊,不过我总感觉他对我若即若离、忽冷忽热。不过,缘分的事强求不得。”

  沈小音很想得开,所以看起来还和过去一样。倒是开始热衷于下厨,一下班就买回各种各样的食材,照着打印下来的菜谱,鼓捣着做号称康健又营养的创意菜。只要是纪敏爱吃的,沈小音总会隔天再做。害得纪敏总是一边暴吃,一边抱怨:“你做那么多,自己吃不了两口,光塞给我了,搞得我在这么短时间里胖了几公斤。你是不是存心的啊!”沈小音就用好吃的塞住纪敏的嘴巴。

  纪敏过了一段逍遥的日子,和“5566”网恋、有沈小音当大厨,生活压力大大减轻。沈小音被提升为主管后,薪金涨了一大截。面对纪敏突如其来的病,沈小音包下了一切费用,还仗义地说:就权当自己提前支付纪敏一半的嫁妆吧。

  三个月后,沈小音陪纪敏去诊所复查。检查结果出来,两个人喜极而泣。纪敏康复了,她兴奋地抓着沈小音的手,如果没有她,自己一定不会好得这么快。她欠沈小音的情真是太多了。而她也决定正式把“5566”介绍给沈小音。

  见面后,沈小音倒吸一口凉气,原来一直要和她摊牌分手的男友即纪敏的新男友。两个人谁也没有点破。这可能真是缘分。

  所谓人生有失就有得。纪敏生了一场大病,却有一场美好的爱情等着她。而沈小音,结束一场不咸不淡的恋爱后,职场上又进一大步。

  爱情不能抢,尤其是挖最要好闺密的墙脚,那是不道德的。闺密是什么?就是一个碗里吃饭,一个杯里喝水,一件衣服互穿,一个秘密也要掰开分享的人。所谓闺密,就是她过得好时你不嫉妒,她过得不那么如意时,你对她不抛弃、不放弃。

  闺密是要做一辈子的。所以,沈小音决定大度地放手。她相信,总有一个合适的人,在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里等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