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你离我有多远



  我已经开始写我的小说,你也离开我太久了。那一年你有十五吧,还回忆什么!你都走了这么多年。那一年,我知道一个城市不适合我,去了又回来。是你说要我走,没有理由。人有时真的很奇怪,也不说清楚,到现在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城市不适合我。我离去时,满腔忧伤,今生可能都无法向你表白。

  以你为主人公吗?想不起几个有关你的故事,爱情也苍白的像一朵白菊花,你如果知道今天我要写你,你会消除对我的误解吗?虽然这并不是我的初衷,可我仍希望你能如此,我是真的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赶我走。那是一个并不大的城市,但因为你,却使我今生今世每想起它,就有雪落,一落就是十几年。难道你还在恨我,夜半从没有忆起过吗?那时,你可是天天惦记着我。唉,我这一个故事却要为你,为你而写。

  你还记得吗?我家门口有一棵槐树,你收到我为你写的第一封信时,打开一看,是七十七片槐树叶,每一片叶上都写着七十七个字,每一个字都是十划。你说你的脸红了许久,你从来没有接到过这样的信,你说我是在练字。你知道吗?每一个字都是我用心写的,我小心的写了七十七个小时。我没有想到:牛郎织女还能七七相会,而我与你竟这么多年再也没有见过一次。

  你过的怎么样,都好吗?那年冬雪飘了整整一个下午,我与你,在哪里你还记的吗?那是一片冬雪的世界,松柏守着一方静土。那是一个祖坟,我们就依偎在最大的祖宗的墓屋里,外面雪花纷纷扬扬。我拥着你,用我的破大衣围起一个爱的世界,那时我知道我不属于这个世界了。爱在呼吸之间,我却无法说出“我爱你”,只是紧紧拥着你。你的脸红的好温暖,你的眼中我就是全部。我最后说,这个世界只有我们该有多好,你说就只有我们啊!而后你回家了,我在你身后注视着你,直到你走了七十七步,我就回转,我知道你是织女,却不知道我是不是牛郎?

  今天回忆,总觉得许多的事情才明白。知道那时你是多么的爱我,可为什么你要赶我走?那是一个城市,一个可以容纳下百十万的人的集市啊!为什么你说我必须走,不是那片雪原,不是那座祖坟,拥抱没了,温暖没了,连牵手都不可以,冷冷的我必须走,你说。

  我无语,沉默是最好的结束,我不想结束,但我却沉默着,那年你是十七吧。这么多年,当我买了车票,你就走了,没有一句话,我大声说“我爱你”!泪就流下来,许多人看我,你只是楞了一下,连头都没有回,还是走了。我苦思到现在仍是一无所获。

  我手中连你的一张照片都没有,我多想照一张在那场雪中的故事。可那时我除了贫穷与爱情外,什么都没有。还有一样我差一点就忘了,我会为你写诗,爱的苦与乐都与你分享。你很爱看我给你写诗,除了这些我一无所有,你不爱我了吗?你说过爱我吗?这只是一场梦吗?

  许多人都说生活只是生活,不要把生活当成诗。我今天回忆起你,总觉得你就是一首诗,一首朦胧的我想读懂却无法读懂的诗。你已离开我太久,那时每次你从我家离开,你从不回头。那里有一片杏树林,春天的时候,你走入其中。我想流泪,我想说爱你,怎么就那么难!

  年轻的生命里放飞的是青春与梦想,而我那时却有太多太多的苦恼。你懂我的心吗?你为何不允许我说一句解释的话呢?

  我晚上做的梦里是你,我无意中说出的话竟是叫的你的名字。你送我的是什么,要我如此魂牵梦萦。是你温柔似的少女的馨香吗?那瓣瓣写着爱你的月季花如今早已枯干。你可还曾夹在日记本中,时时拿来回忆我与你的故事!见我到来你绯红的脸掩映起你的朦胧,让我想起就心痛。我无数次重回那梦中的地方,次次心病加重,竟不敢在夜里念你,只恐碎了心无法再想你。

  还记得吗?那天我们第一次相约,来到明福寺塔,那是很荒凉的地方。只有一个女孩在坑边的草地上看书。我们从塔门的破洞上进入。里边的路很窄,很陡。我走在前面,你上不来,我伸手拉你,你握紧我的手。十几年来我第一次握着一个女孩的手,没有骨头吗?麻酥酥的,感觉是如此的不一样。可惜我做不来英雄,只上到第二层,就已经头晕目眩。你也不敢上了,我们蹲在西边,看夕阳如血,谈理想如虹。没有想到,那是我的最美的一个夕阳。从此我再没见过,天上有雁飞走了,谁留得住,季节变化了,我无能为力。泪如骤雨。

  你如今好吗?我忘不了啊!我想,你一定还在惦记我,只是我们还没找到那个机会。我一直珍藏着你写给我的信,我把那些信整理好,起了个名字,你一定喜欢,叫《红月亮》。你不是最喜欢我写的那首《红月亮》吗?我在信的封面上只写了一句话: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我觉得只有这两句才配得上《红月亮》。我写给你的信你都放在哪里了?是不是早扔了烧了撕了埋了。这跟我有什么关系?你连我都不理睬,还会留着信吗?留与不留都毫无干系。谁也不知道谁,天涯海角还是咫尺天涯。我发射的信号搜寻不到你,还是你已接收而不回复我呢?

  你考上学的那晚,给了我一封信。让我一定要坚持下去,可我无奈呀!我知道现实的生活可能不会允许我奢求什么。但我对你,仍是念念不忘,我希望你能懂我的心,但我又必须把我的故事告诉你。

  那一年你已经17岁了,今天我将你做我的故事的主人公,是因为十年已经把一切都改变了。我的眼角已有鱼尾纹,白发也爬上我的头,飞扬着青春的衰败。你呢?你现在是什么样子?听人说你有个女孩儿。我不敢过多地问你的情况,你的老公不在家乡。别人不知道我们的故事,我也不想让别人知道,我至今都不知道你为什么与我分别。

  我那些时候,一个人在小河里徜徉。看黎明到来,送夕阳下山。与鸟雀对语,和小草相伴。独独就少了你,风是孤独的,雨是孤独的,月是孤独的,星是孤独的,树是孤独的,路是孤独的……

  我常想,为什么这个世界竟是如此的孤独,为什么我们就不能沟通,哪怕就说一句真心话。为什么欢乐的时光总是很短却又让人久久难忘。痛彻心腹的痛难道你没有感觉到?不会的,你一定还记得我,还记得我们偎依的青春故事。谁能说忘就忘呢?你那时是那么多情,怎能说翻脸就翻脸呢?

  我想把这个故事讲出来,你不会怪我吧,你在哪里呢?有时我想如果命运允许我们有一天重逢,我会对你说什么呢?十年啊!怎么竟然如此短暂,你送我走,让我上车,你始终都没有说什么,只是喃喃着:都结束吧!都结束吧!我揪心的痛到今天也没医好,你怎么就忍心为我烙如此的一个疤痕?

  知道一切都无法挽回,可我的梦中无数次出现你。你在哪里呢?我是否可以去寻你。但我又无处可寻。把你当我小说的主人公,我要把我的爱与对你的思念倾诉出来,让见到你的人知道那是你,你不用隐藏,不用逃避。我与日俱增的思念会更加的炙烈。谁都知道我在思念你,我看你会躲避到何时。十年如一梦,弹指即逝。昨日的还有什么留下,你却一直不肯见我。

  难道你真的已经忘了我吗?我们一起在月下到场中,那是秋天,玉米花生在场中,我们在草棚中,有了我们的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但我却不行,我能感觉到你的滑润与温柔,你的柔情如水,你的爱意无边。我无法挣脱出来,我只觉得我在无边的海里呼救。

  你有清清的泪来,冷冷的秋月哭着,寂寥的田野哭着,衰黄的秋叶哭着,连风也在悄悄的抽噎。

  你说:“我要嫁给你!”

  我无语的端坐在秋天的溢满你的爱的旷野里。时间在一秒一秒的踱去,有流星不时闪过,秋虫也在哀鸣,我仿佛成了秋树一株,叶已落光。

  我说:“我只有贫穷!”

  我身上连一件属于我自己的衣服都没有。我是在贫穷的泥土里成长起来的贫穷的化身。

  “我就要嫁给你!”

  为什么我也有泪流,其实我与你的一切都是错误。我没有爱的权利。

  “你会后悔的。”

  “我不会的!”

  我不敢爱,更多的是我不知如何选择。我更不知道如何再对你说什么。我的自卑及我的迷茫使我觉得我不应来到这个世界上。那晚的梦好凄美!

  你走了,没有告诉我,我是一头苦恼的野兽。有牢笼在我四周,看不到希望。我摘了十八瓣月季,每一瓣上都写上一个字“爱”。发出了这封信,接来就是遥遥无期的等待。雪花落了,落了整整五百个世纪。

  我是怎么度过的那一段岁月,村北的老柿树最清楚,你走过的杏树林最清楚。我倾听过它的冷语,它受过我的煎熬。春节知道你回家,我等你来寻我,因为我不敢去,我怕……

  可我忍耐不下去了,我在初二的夜里去寻你。黑夜好象没有尽头,我不知道谁会来解释这一切。这一切又是如何结束的,梦啊,连你都无法说清吗!?

  当今天我的妻子在一遍遍的要离婚,我深深的知道,一切都错了,我不愿她承受我的痛苦。她说她是生活在牢笼之中。我不知道谁设的这个牢笼,当初我不愿她嫁给我,因为我感到我在这个世界上无法给予别人安慰与慰藉。就如当初我一遍遍痛苦的压抑我的思想,我不知道我应该怎么办,为什么许多本不会发生的却要发生。我常常在告诉我自己,不要太自私,她与我生活了这么多年,应该给她自由,让她知道她的牢笼随时都是可以解脱出来的。

  当初我不会告诉你太多,今天依然,即便你偶而看到了这篇小说,又能如何,人生不就是聚聚分分,我们因为俗事而无法相聚,今天同样也无法因为我内心的烦恼而使你如天使降临。谁都是孤独的,我总是如此认为,可能你现在正因为今天的一圈麻将而恼怒,谁还记得理想。生活的无奈很容易就会成为颓废的开端。你会依然如父母曾经骂你的样子而施展在孩子面前。你会把你童年所讨厌的一切拿来重演,以度过如你父母所度过的无聊寂寞麻木的生活。还有什么,说了东家长道了西家短。扯了李三嫂,再骂一顿挨千刀的郎。一脚揣开孩子,去鸡窝里拿那个刚下的蛋。

  生活如果是首诗,嫦娥奔月的一定是你。但月宫的冷冷霜雪孤窗对空你又如何忍受。
  唉!逝去的就让它永远的逝去,但愿你别看到,以免搅了你的梦。看见了也不会想起,那个无缘由的离散!

  她想走就让她离去,谢谢她这么多年的相伴。故事才刚开了个头,我觉得已经应该结束了。去的早已远了,遥远的只是每夜失眠的主题。要去的也已遥远,咫尺天涯或许是最大的残酷。待在哪里不是个老,哪里又能不是牢笼,让心如日月,暗夜时就忍耐一下,月圆月落,日出日没。这是自然的规律,谁又能左右。活着有价值,就多活一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