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当时年纪小


  上高中时,我和一个叫小雨的女孩儿同桌。十四五岁的她瘦瘦小小的,扎着马尾辫,清纯可爱的样子如邻家小妹妹一般。那时我是有名的“瘸腿将军”,作文回回被老师当范文在课堂上“见光”,可是数理化却差得一塌糊涂,每回考试总是“挂红灯”。

  反正我也不打算考大学,因为就算考上了,家里太穷也供不起,所以没有同学们那股拼了命的学习劲头。除了偶尔听过几回课外,大部分的时间是在写作和画画,要不就是在课余跟同桌的小雨聊天。小雨是个典型的“大学胚子”,但她从来没有因此而看不起我这个“不务正业”的同桌,相反还很愿意接近我。我的“口才”在她面前有了用武之地,常常手舞足蹈地向她描述我的理想——做一名流浪画家,披着一头长发,背着画夹与画笔云游四方……

  小雨的作文不是太好,老师每回把我的作文念完之后,她就把本子抓在手里认认真真地看上几遍,还我本子的时候总爱红着脸说“真好”。

  高一时光在我和小雨天南海北的聊天中过去了。高二的时候社会上流行台湾作家三毛的散文,小雨经常在课间捧着三毛的散文集看得津津有味。秋日里的一天,小雨看完我的作文后,飞快地在我的作文本上写下了什么,写完后就放在我的桌子上。不知怎的,小雨的脸莫名其妙地红了。那时,我正好和几个男同学一块儿出去打球,也没看清她到底写些什么,就随手抓起桌子上的作文本塞进了凌乱的抽屉里……

  又一堂作文课,出乎意料地,老师没有第一个读我的作文,而是先读了小雨的作文,还夸奖说小雨的作文进步得很快,要大家向她学习。她的作文一下子在班上引起了轰动。同学们纷纷对我说:“你有对手啦!”我仔细地听了小雨的作文,感觉似曾相识,难道小雨是在哪本作文书上抄袭的?

  我看了看小雨,发现她正在看我,眼中满是笑意。等发现我看她的时候,她忽然不笑了,脸一红,赶紧把头低下来。我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她一定是抄袭别人的作文。哼,敢比我的作文好,我一定揭发你!”

  下课后,我没有和小雨聊天,而是把自己埋进了大堆小堆的作文书里,强烈的妒忌心促使我一定要找到小雨抄袭的那篇作文。果然不出所料,我在一本《作文指南》上找到了内容跟小雨那篇一模一样的作文,只是小雨把它的题目给换了。我在心中暗自高兴:“小雨呀小雨,我非要告诉作文老师不可。”

  中午放学,我走进了教作文的周老师的办公室里,把那篇发表在《作文指南》上的作文递给了他,并告诉他小雨抄袭了上面的作文。周老师看过之后,夸奖了我,并鼓励我以后要多练笔,写出更好的作文。我回到教室时小雨正在复习功课,看见我,她问了句去哪儿啦,我瞪了她一眼说你管得着吗。

  上晚自习时我们正在埋头看书,周老师走进教室把小雨叫了出去。大约半个小时后,小雨用手捂着脸进来,趴在桌子上呜呜地哭了起来。我知道一定是周老师严厉地批评了她,于是很得意地瞟了她一眼,脸上满是胜利的笑容。

  小雨知道了是我告的状,第二天就要求老师调了坐位,远远地避开了我。我的新同桌换成了一个牛高马大的胖女生,一点也不像小雨那样体谅人,动不动就跟我吵架,有几次吵急了,像拎小鸡一样把我扔出了门外。我再也找不到往日的快乐,我也知道自己深深地伤害了小雨……

  第二年高考,我考上了省城的一所大学,而小雨却意外地落榜了。她没有再复读,而是在村里的小学做了一名老师。在我上大三的时候,她嫁给了邻村的瘸哥,第二年便生了一个男孩。我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后,日子过得像树叶子一样的稠,关于小雨以及那段往事也在我的记忆中渐渐地模糊了。

  那一年回乡探亲,在家里看见正上初中的小妹翻我高中时代的作文本。忽然,她指着本子上的一行字问我:“这诗是谁写的?”我从她手里接过本子,一行抄在本子上的娟秀小字跳入了我的眼帘,那是三毛的《梦里花落知多少》:“记得当时年纪小/你爱聊天我爱笑/有一回并肩坐在桃树下/风在林梢鸟儿在叫/我们不知怎样睡着了/梦里花落知多少。”

  捧着本子愣了许久,才想起那年秋日小雨在我的本子上写过什么,本来模糊的记忆刹那间又清晰起来,小雨那满是泪水的双眼又在我的面前晃动……

  在大街上我碰到了小雨,做了母亲的她已不是高中时的那个羞涩、爱脸红的小女孩了,一身花棉袄使她看起来成熟了许多。她一见到我就喊出了我的名字,还热情地邀请我到她家里坐坐。

  我自然不会去,只是对她说:“那一年,真的很对不起……”

  小雨听了我的话低下了头:“事情都过去了那么久,你还记着。其实当时不怪你,那篇作文的确是我从作文书上抄来的。当时……不知怎的挺喜欢你,想让老师在念作文时,一块儿念出我们的名字,所以就抄了一篇。现在想想,那时真是小孩子,太傻!”

  我无声地笑了笑,向小雨挥挥手就匆匆地走开了。走了很远,许多年前的那首《梦里花落知多少》又在耳边回响:“记得当时年纪小/你爱聊天我爱笑/有一回并肩坐在桃树下/风在林梢鸟儿在叫/我们不知怎样睡着了/梦里花落知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