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房的烦恼


浅薄的性知识为我的婚恋埋下隐患

  我的少女时代是在贵州农村度过的。14岁的一个晚上,我发现洁白的床单被自己下体流出的血染成一片红艳。妈妈好像觉得我做了见不得人的事,不耐烦地教我处理,还摸了摸我的胸部,问:“那个地方大了没有?大了就要穿厚内衣,免得丢人现眼。”

  从那天晚上起,我所知道的那点浅薄的性知识,就是和羞耻连在一起的。月经来后没多久,我的乳房就伴着隐痛开始发育。这一回,我没有告诉妈妈,而是自己找了件旧衣裳,改装成厚厚的内衣,穿上后竟真的看不出那地方“长大”了。

  村里的孩子上学迟,那时我才读小学五年级。我细心观察过,班上其他女同学的乳房都还没有发育,这使我很自卑。到了下学期,我的乳房越长越大,越长越高,再也掩不住了。课间休息时,女同学三三两两说着笑,那时不时掠过我胸前的眼光,使我很不自然。还有,做操或者上体育课时,总有个年龄大些的男同学不怀好意地瞧着我的胸部,这让我更加无地自容了。

  小学毕业后,我考上了县城中学。那所中学在全县排名第一,学生多数是城里或镇上的同学。我一走进那所中学就沮丧极了,因为我发现在所有新生中间,自己不但显得土里土气,还是年纪最大、身材最高的,而且胸部又显得那么“挺拔”。编排坐位时,我被编到了最后一排。一天,班上有个调皮的男生在教室玩篮球时,球一下飞到我的胸前,有人促狭地说:“球打到球了!”立即引来哄堂大笑。我面红耳赤,从此,走路低头含胸,出入教室都是走后门。

  后来,我发现学校里许多女生都戴乳罩,她们都是城里的女孩。那时候,乳罩是一种新潮的东西,戴乳罩的女人会遭人说东道西的。我也曾悄悄买了一个,趁星期天在家里试穿。那天我去河边洗全家人的衣服,碰上几个大婶,她们一个劲儿往我身上瞧,神情怪怪的。晚上,妈妈怒气冲冲地骂我:“你怎么戴那种风骚的东西,村里的人都在议论你!”夜里,我哭着把那件漂亮的乳罩剪碎了。

  由于乳房越长越大,只要走路快一点,两只乳房就会像小白兔似的蹦蹦跳跳,很是难受。特别是上体育课,要跑步或者跳高的时候,乳房上蹿下跳,被震得疼极了。我老想,女人干吗要长一对乳房啊?

  1987年,我中学毕业,考上了贵州的一所中专。那时候,考上中专是非常不错的,意味着将来是个吃铁饭碗的城里人。妈妈高兴得像疯了似的,我也开心得想哭。

  我怀着欣喜的心情,踏进了省城的学校。在这里,我不再是年纪最大、长得最高的女生了,而且,和那些体态婀娜的女生相比,我的乳房也不显得分外突出了。

  省城不比家乡县城,在这里,女人戴乳罩很普遍,没有人会笑。可是我已经习惯了不戴乳罩,直到有一天,上铺的同学提醒我说:“杜姝,你怎么不戴乳罩呢?会影响乳房发育的。”我这才注意到,自己的乳房虽然大,却是下垂的,而其他女生的乳房既圆实又坚挺。我急了,赶紧买回几件乳罩。遗憾的是,我的乳房已经发育成熟,尽管中专3年我一直都戴乳罩,但是乳房的形状再也无法改变了。不过由于有乳罩的衬托,从外表丝毫看不出我的乳房是下垂的。

 

婚姻失败,都是乳房惹的祸下隐患

  中专毕业,我被分配到一家工厂当女工。这年冬天的一个晚上,我收到了一张没有署名的约会字条。看着字条上龙飞凤舞的笔迹,我感到有些熟悉,眼前猛然闪出同事周林那高大威猛的样子,不禁心花怒放。其实,我暗恋周林已有一段时间了,没想到他也喜欢我。晚上,我如约来到厂背后的桥头,果然,周林正静静地伫立在那里。

  有爱的日子格外美,格外甜蜜。我和周林走在一起,所有的人都说我们是郎才女貌的一对。确实,周林很有才华,他在厂里虽是普通工人,却经常有诗歌在厂报上发表,令人钦羡。后来,我知道以前有许多女孩喜欢过周林,周林也和几个女孩谈过恋爱,但我一点也不介意。我深深地爱着他,愿意为他付出一切。

  我们相识已一年多,牵了手,也接了吻,但再没有其他举动。那天晚上,也许是周林太兴奋了,我们在野外沐着月光谈结婚的事时,他抱着我,一只手开始不安分起来。因为都要结婚了,我就没怎么拒绝他,红着脸半推半就。周林的手从我的脖子渐渐移到了胸脯,摸到我的乳房时,他的动作变得分外轻柔,看我的眼神也分外温柔。可是,过了一会儿,他的脸色却变得非常难看,默默地走到一边去了。我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惶恐地问他,他却抽着烟,不肯说。直到问急了,他才吞吞吐吐地说:“你的乳房怎么会这么松软下垂的?根本不像平时看到的样子。”我听明白后,心里很不是滋味,红着脸向他解释了少女时代不戴乳罩的事。他听完后,面无表情。我们不欢而散了。

  也许是觉得对不起我,周林后来又约我出去过一次。他低着头说:“杜姝,你不要怪我,我追求完美的女孩。原本,你在我眼里是很漂亮的,但是……”我感到了莫大的羞辱,眼泪夺眶而出,急急打断他的话:“别说了,我们分手吧。”他没吭声,最后说要给我一些钱,我冷着脸说用不着。他终于头也不回地走了。

  这件事带给我深深的自卑感,从此再不轻言恋爱。直到27岁,才在一位老大姐的撮合下,与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恋爱。他叫乔小南,跟我同岁,相貌一般,人显得很世故。但我知道自己已经没有资格计较这些了,我吸取上次的教训,热恋中我从不让乔小南摸我的身子。

  新婚之夜,由于天气冷,没有人留下闹洞房,乔小南说:“这才好呢,我们可以早点上床。”我不禁脸红了。他见我脸红,很陶醉地抱起我向床边走去,然后宽衣解带。当乔小南的目光停留在我胸前时,他突然停止了动作。我知道害怕的事情还是到来了,下意识地拉过被子遮住胸部。乔小南一下没了兴致,索然地躺下,默不作声。

  我再也忍不住,哭出声来。乔小南望着我,问:“你为什么哭?”我没说话。他好像突然又来了兴趣,翻身压了上来。在一阵痛楚中,我成了他的女人。事后,他仔细地盯着床单看了许久,我知道他在寻找落红,不由得羞红了脸。谁知,只一会儿,他就疯了般吼起来:“杜姝,你骗我,原来你真的不是处女。刚才我看到你下垂的乳房,就觉得你像生过孩子的女人了。难怪谈恋爱时不让我碰你……”我顿时明白了,我没有落红!难道是上体育课时……我想解释什么,乔小南却不听我说,只是失去理智般一个劲追问我,到底和谁生过孩子,孩子在哪里?我哭着说:“没有,真的没有。”乔小南却狠狠地打了我一个耳光,夺门而出。

  第二天,乔小南就坚决要求离婚。我心如死灰,什么话也没说,同意了。

 

历尽艰辛,我终于找到真爱

  不久,我又遭受了另一个打击——我下岗了。为了生存,我摆了个小摊,做起了服装生意,但一个月赚不了几个钱,最多刚够养活自己罢了。生存的压力,精神的创伤,使我过早变得苍老。因为吃不好、睡不好,我比以前瘦多了,乳房也更加松弛下垂,有时照镜子,连我自己都不敢看。

  听说多吃脂肪及做胸部按摩对乳房有好处,于是,我每天就只买猪脚这个菜,吃到烦得要吐时,还硬着头皮吃。我也每天按摩乳房,但半年下来,一点改变也没有。后来,我终于禁不住诱惑,买了一个疗程的丰乳药。吃完后效果确实不错,但只要一停药,乳房就又慢慢恢复原来的样子,甚至比以前更下垂松弛了。我再也不敢吃这种药了。

  乡下的母亲一直催我再婚。她老人家并不知道我的苦衷,还以为我得罪了乔小南,他才与我离婚的。1997年5月,我顶不住世俗的压力,还是再婚了。对方也离过婚,对我的乳房下垂倒没说什么,只是在性生活中,他总会有意无意地说:“看你的乳房,不像个才29岁的女人。”有时看电视,见到一些胸脯高耸的靓女,他的眼睛都直了。每当这时,自卑感就像大山一样,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慢慢地,丈夫对我的乳房越来越不满意。做爱时,别说亲吻我的乳房,简直就当它们是两个把手。我说:“你弄疼我了。”他却说:“这两个破什子也怕疼吗?”我气得大哭,他就哄我:“胡说的,你别当真呀。就算你的乳房再下垂,我也一样爱你。”

  可是,丈夫内心却越来越失落。一天晚上,他终于对我说了实话。他说,他以前的妻子乳房很大也很坚挺,让他感到很刺激,而我的乳房却让他很难产生兴致。自从丈夫对我说了这番话,我觉得自己没脸见人,连自杀都想过了。从此,我很少亲近丈夫,他也很少亲近我,偶尔有,也不脱上衣,使我感觉那不是人做的事。

  后来,我从广告上看到了一则隆胸消息,我考虑了许多天,最终以回娘家为理由,瞒着丈夫寻到了那家诊所。大夫说我可以自己选择隆胸的材料:注射一种液体,或者植入假体。我选择了植入假体。大夫说要自己买,并给我指点了一家出售隆胸材料的专卖店。我花了4000元买了对假体,回到那家诊所,圆了自己的“美乳”梦。

  开始时,效果确实非常好。我感受到了作为女人的骄傲。但我没想到,丈夫竟会对此不屑一顾,还大发其火,骂我花那么多钱弄个假货。我没理会他,自我感觉非常好。谁知三个月后,左边乳房里的假体突然出现破裂。我不得不去诊所重做手术,为此又花去几千元。

  丈夫要我打官司告出售隆胸材料的那家专卖店,并要求赔偿损失。我羞于打官司,丈夫便更加生我的气,每天争吵不断。我只好硬着头皮打官司,结果法院判那家专卖店赔偿我4000元钱。因为打官司,我隆胸的事被传了出去,丈夫好像忘记了当初是他叫我打官司的,骂我坏他名声,丢他的脸。没多久,他在外面有了女人。我感到和他生活在一起再也没有什么意思,便主动提出了离婚。

  也许命中注定我此生要结几次婚。1999年春天的时候,我和一个40岁的教师结了婚。他受过丧妻的痛苦,因此很珍惜我。我怕影响他对我的看法,就没有将隆过胸的事告诉他。2000年7月,我生了个儿子,丈夫见我没有来奶水,以为是我身体虚弱的缘故,对我更加体贴。一家三口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但是,命运总是和我开玩笑,儿子半岁时,我右乳内的假体也破裂了。我瞒着丈夫去了诊所,大夫说,我不适宜重新安装假体了,否则对身体有害无益。为了康健,我只好同意将两只假体都取了出来。这样一来,两个乳房下垂得更厉害,而且由于反复开刀,两条疤痕非常明显。

  回家后,我不知如何向丈夫开口。幸好,那天他没有要求过夫妻生活,而乳罩,则为我保住了这个秘密。但是,一天晚上,儿子熟睡后,丈夫终于想了,在这种情况下,我惟有如实向他哭诉了隆胸的事。他听后竟然没有介意,而是紧紧地搂着我,流下了同情的泪水。我问他:“你会不会离我而去?”他说:“傻女人,我爱的是你,又不是你身上的哪一处器官。”他顿了顿,又说:“其实,我早已无意中从你的病历上知道了这件事。说真的,当时我有点震惊,但谁会没有个人隐私呢?只要你没有在感情上背叛我,你永远都是我的好妻子。”

  面对着这么好的丈夫,我痛痛快快地哭出声来,把这十多年来的自卑、委屈、痛苦,统统都告诉了他。丈夫抹干我的眼泪,说:“姝,你这辈子好像都在为乳房而活,多痛苦啊!人总会有缺憾的,今后,你大可以挺胸做人,自信的女人才是最美的。知道吗?”

  我点点头,幸福的泪水再次汹涌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