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岁那年的心事


  十六岁那年的夏天,我被自己身体和心理上一连串的变化吓坏了。因为,以往连看也不愿多看一眼的女孩子,现在却像磁铁一样牢牢吸住我的目光。我再也不敢像过去那样穿着一条短裤到处乱跑了,生怕下身一不小心就有反应。特别是在一天夜里,我做了一个飘飘忽忽的梦之后,发现自己的内裤上有一摊黏黏糊糊的液体,那种既害怕又好奇的感觉是无法用言语来表达的。

  这之后,好像有一种奇异的力量在逼迫着我去探寻女性,眼光不由自主地在她们隆起的胸脯和下身贪婪地扫描,恨不能剥去她们的衣服,将她们的隐私看个真真切切。这种欲望反馈回来,更刺激着我幼稚的神经,我几乎到了难以控制的地步。

  于是,我想到了朋友小山。小山住在我家隔壁,比我大两岁,初中毕业后没有继续上学,整日在社会上东游西荡。记得我以前到他家玩时,他偶尔会把房间的门关上,神秘兮兮地给我看一些男女抱在一起的图片,而那时,我并没有觉得那些图片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可如今,它们却是我最向往的东西。小山见我到来,显得特别高兴,问我有什么事情。犹豫了好半天,我才红着脸道出此行的目的。他哈哈一笑,从席子底下抽出了一沓图片。

  我一把抢了过来,就像久旱的人看到水一样,眼睛眨都不眨一下地欣赏起来……

  正当我看得五迷三道的时候,小山却在我身后发出一声冷笑:“真是没见过世面,现在这种东西,还有谁拿正眼看它?不过,谁让你是我的好朋友呢,我让你见识一下更刺激的东西。”

  那天小山家里正巧没人,他就关上门拉上窗帘,然后从一个箱子里拿出一盒录像带放进了录像机。没一会儿,电视屏幕上就出现了一对光溜溜的男女非常夸张的性交画面……我看得面红耳赤、气喘神游,心跳得像擂鼓一般。突然,我感觉到自己的下身一阵温热……于是,我逃也似的离开了小山的家。

  但是我却不能说服自己不去想那些画面。小山家成了对我最具吸引力的地方,只要一有空闲,我就会跑到他那里去,央求他给我放录像看。为了笼络小山,我还经常贿赂他,用自己省下来的钱,给他买烟抽。

  回到家里,特别是晚上躺在床上,我就会想录像片中的细节、内容,然后展开自己丰富的想像,以致梦里都是那些画面。那段时间,我天天晚上都遗精,有时候一天两次。时间稍久,我发现自己身体差了,以前跑1500米能拿全年级第一,现在连跑下来都感到困难;记忆力也明显下降,造成学习成绩一落千丈。老师的批评和父母的责骂让我既后悔又惭愧,但我不能告诉他们我“变坏”的原因。我也曾多次暗下决心要告别那“不光彩的生活”,把全部的精力集中在学业上,可只要我一躺在床上或看到女性时,那录像片中的内容就不可阻挡地浮现在我的眼前。

  一天中午,小山守在我上学的路口,见到我后,把我拉到一旁附在我耳边小声地说:“带你去见识一下真的怎么样?”我知道他所说的“真的”指的是什么,被他的提议吓了一跳,赶紧摇起了头,我说:“这怎么行呢,会出事的。”小山有点生气地说:“你呀你,又不是去扒她们的裤子,我是带你去一个地方,是可以看见的,这是我找了许久才发现的。不过,你要不去就算了。”不知怎么回事,我还是不由自主地跟在了小山的后头。

  小山带我来到了一座厕所里。厕所是一间破旧的房子,一层薄薄的木板将男女厕所隔开。木板的那边是女厕所,也许是厕所年代已久,木板上有几条小小的裂缝。我们刚进厕所时,有一个人还在方便,我便做贼似的刚想转身溜走,小山用暗示的眼光看了我一眼,然后像煞有介事地拉我一同蹲在便坑上佯装方便。过了一会儿,那人走了,小山飞快地提上裤子,轻手轻脚地把头贴在了男女厕所之间的隔板上,眼睛瞪得圆溜溜地朝缝隙上向女厕所那边瞄射。我站在一边紧张得心都揪了起来,但却蠢蠢欲动。我不知道小山看到了什么而如此入迷。很久,小山转过头来,脸上露出了满足的神色,并示意我按照他的法儿去看。好像被人推着一样,鬼使神差地,我把自己的眼睛贴在了缝隙上……其实,我什么也没看清,只感到自己的心脏在胸口猛烈地撞击着。

  几次之后,即便小山不来叫我,我自己也会情不自禁地往那个厕所跑。一看到男厕所这边没人,就赶紧用眼睛贴近缝隙往女厕所那边张望。如果遇上这边有人,就假装上厕所,耐心等待人走尽。虽然我一次次地警告自己这是违法的行为,虽然我一次次地跟自己说这次以后就洗手不干了,虽然厕所里腥臭冲鼻,虽然我长时间地出现在厕所里已经引来了许多人狐疑的目光,但我还是抑制不住自己偷窥的欲望。一天深夜,我甚至偷偷地溜进了无人的女厕所,然后对着便坑手淫起来。完事后,便箭也似的跑了……

  如果那天晚上不是到诊所给刚动过手术的父亲陪夜,我真的就出事了。那天晚上自习课结束后,我就急急地往诊所赶,这时,小山从一个拐角闪出来拦住我,让我和他一起去办一件事情。说这句话的时候,小山的眼睛里闪动着一缕让我感到陌生的亮光。因为那天我真的走不开身,只好拒绝了。后来我才知道,小山和我分手后,独自守在一个路口,将一名晚自修下课回家的女生挟持到一座空房里欲行不轨。性情刚烈的女生拼命挣扎,逃脱后即哭诉于家长,于是家长报了警。不出两个小时,小山便被抓住了。

  那些日子里,我整日处于惊恐不安和深深的犯罪感之中。同时,一种羞辱感使我难以抬起头来。我想,公安局很快会将我抓走的。于是,我离家出走了。但还不到三天,露宿于省城街头的我就被万分焦急的父母找到了,在他们循循诱导下,我哭泣着说出了一切。他们并没有责骂和打我,而是用一种担忧的目光注视着我,看得我无地自容。

  回到学校后不久,老师给全班同学发下了一直压在他办公室里的《生理卫生》课本,在大家窃窃私语和羞涩的嬉笑声中,任课老师严肃而又认真地上课了,特别是在《男女生殖系统》一章中,老师特意讲解得非常仔细。课后,我长长地吁了口气,心胸顿时豁然开朗:原来是这样的啊。

  小山因不满18周岁未被追究刑事责任,但是他被送到了少教所学习改造。那年暑假,父母特地带上我去看望他。小山一见我就流下了悔恨的泪水。我也不能控制地泪雨滂沱,为我们无知而又荒唐的少年期哭泣。

编后

  青春期,生理上性已开始发育,心理上对异性产生好奇、爱慕并出现性冲动,却又缺乏性知识。在无法得到正当引导之时,很容易被引上邪路。由此可以看出,开展青少年性教育对他们身心的康健成长有多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