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青春少女的堕落之旅


  采访地点:资阳市雁江区看守所警戒区内
   被采访人:丁颖(18岁)
   我犯罪可不是像狱里有的同犯。当时,我确实不知道那些事是违法的……什么,要我从头说起?那就话长了。
   我看得出,您很严肃,决不会笑话人,我可以破例跟您谈谈。在您之前,我可是对谁也不讲的呀!
   我离家出走,是在初三的第二个学期,那年我15岁。从小学到初一,我的学习成绩在班里都不出前五名。小学五年级时,我还当过大队长呢。到了初中二年级,我的学习成绩就下降了。初二第二学期的数学考试,我勉强得了67分。成绩单拿回家,被爸爸撕得粉碎。母亲不问三七二十一,上来就掴了我两个耳光。打完不让我吃饭,非让我说说成绩下降的原因不可。我只是哭,一句话也不说,因为我实在说不清楚。我只隐隐约约地觉得,我与以前不一样了,干什么事精神都不集中,课堂上总是走神儿,有时老师让我站起来回答问题,我也记不住老师问的是什么。现在可以说实话了,我那时不知怎么搞的,一天到晚老想性生活方面的事情,有时想得还挺细的呢!
   这个变化,我感觉是在读完初一的那个暑假开始的。记得有一天,我发现自己第一次来了例假,当时我又紧张,又兴奋。不知出于一种什么心理,月经初潮的第一天,我瞒着妈妈和姐姐,去找一位比我大的女同学请教。那女同学简单说了几句,然后挺神秘地靠近我的肩膀,小声说:“女的只有来了例假,将来才会生小孩。不来例假的女人,就是结了婚也不会生小孩的。”
   她的话犹如一粒石子,在我本来就不太平静的心海里激起了一朵浪花。从此,我对男女之间的事情发生了强烈的兴趣,有时甚至到了难以自拔的地步。我原来是爱说爱笑的,后来却变得沉默寡言了。那时候,我虽然表面上不理睬男生,可心里却很想和男生在一起。课堂上,我的眼睛不由自主地总想往男生那边斜,男生那边发生一点细微的响动,都能引起我的注意。我是学校演出队的,舞跳得很好。课余活动时排练节目,我总企望男生站在旁边看。一旦男生真的来了,我又觉得浑身不自在,跳起来也不那么自如了。有时我真的很恨自己没出息,可我又解脱不了。有时连自己都怀疑:是不是脑子出毛病啦?
   我心里想的那些事,当时不敢对任何人说,只是偷偷地记在日记本上。后来,我竟爱上了班里的一个男生。说是爱,实际上是单相思。表面上,我不敢表现出来,只是在心里暗暗喜欢他。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他是否喜欢过我。那些天我干什么都安不下心来,无论白天黑夜,他的影子总在我眼前晃动。而我每干一件事,每考虑一个问题,似乎都是奔着他来的。比如我要买一件衣服,首先想的是他看到这件衣服会怎么想;我要回答一个问题,首先想的是答错了他会不会嘲笑我。那些日子,我变得爱打扮起来,上学前,总是对着镜子照了又照,额前的刘海儿梳了又梳。我真希望在路上碰到他,希望他主动和我说话。可到真正碰到了他,我又会做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头也不回地走过去,接着便是无尽的懊恼和遗憾。我经常在日记中记述自己的感受和思慕之情,不到一学期,便记了厚厚两大本。可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问题就出在这两本日记上。
   有一天,我放学回家,妈妈铁青着脸,把我叫到她的房间,二话不说就让我跪下。我弄不清怎么回事,没有跪。妈妈便扯着我的耳朵,把我拉到桌子前。我睁眼一看,坏事啦,我的两本日记都在桌上。
   “你说,这个小子是谁?”妈妈两手抓住我的肩膀摇晃着,吼叫着,一定要问出那个男生的名字。
   “不干他的事,他没有对不起我的地方。”我既紧张又难为情,连声音都变了。“好啊,你还护着他呢,不要脸的东西。”妈妈骂着,又使出她的拿手本事——扇耳光。这次我大概一连挨了20多下,脸被打得失去了知觉,只感到发麻,也不知疼了。可妈妈似乎仍不消气,骂着逼我下跪,逼我写悔过书。
   我拿着笔,许久许久,一个字也写不出来,因为我实在不知道错在哪里。妈妈不依不饶,说要是不写个保证,就把我赶出家门。我当然不敢与妈妈作对,便勉强写了几句,可心里不服,因为我始终不认为我有错。
   第二天,一照镜子,才知道我的脸肿得像个发面馒头,脸上的指印一道一道地凸出来,两只眼睛红得吓人。我伤心地哭了,这叫我怎么去见老师和同学们呀!说起来也真是奇怪,这个时候,我首先想到的仍然是那个男生。自己这个样子,要是叫他看到了,他会怎么想?不行,今天说什么也不能去上学!主意拿定,我装着没事的样子,挎上书包,与爸爸打了个招呼,便躲进了路旁的厕所里。我准备11点多的时候从学校的方向再回来,就像平日放学回家一样,哪知这又被妈妈发现了。她在工间休息的时候跑到学校,一看我不在教室,便四处找。巧得很,那天上午班里有个男生也无故旷课了,妈妈便极其自然地把我们俩联系在一起,认为我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妈妈找了很多地方,就是没想到我会待在家里。临近中午的时候,妈妈有气无力地回来了,开门见我在家里坐着,先是怔了一下,接着扑通跪在了我面前。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妈妈便鼻涕一把泪一把地哭开了。她认定我做了丑事,央求我看在她的面上,从此改邪归正,不然,她就永远这样跪着……
   我急忙把妈妈扶起来,向她解释,向她发誓,说我绝对没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可妈妈不相信,骂我“朽木不可雕”,我委屈地哭了。
   这天晚上,夜很深了,爸妈屋里的灯还亮着。大概半夜的时候,我被爸妈的争吵声惊醒了,只听妈妈说:“你怎么就没看出来?这妮子跟以前不一样了,以前有什么事先跟我们说,现在呢,天天像个闷葫芦,与大人隔皮隔骨的,见了我们,总是躲躲闪闪,好像我们身上有瘟疫似的,这可怎么办?”
   妈妈看我整天不声不响的,越发觉得我危险。我从此处处受到妈妈的严密监视,几乎失去了行动自由。更使我精神上忍受不了的是,妈妈随时随地给我制造难堪的局面。记得在一个星期天,哥哥姐姐领着小侄女小外甥回来了,全家团聚,大家都很高兴。吃午饭的时候,哥哥打开了电视机,不知是什么节目,把全家都吸引过去了。我端着饺子也跟过去看。妈妈扭头看见我,满脸不高兴,“啪”一下把电视关了,虎着脸说我:“你还能看这样的电视!”
   我觉得不可理喻,到底是什么内容,我看看又能怎样?说起来也怪,妈妈越是对我封锁,我就越想知道。后来,通过一个同学我借到了一本名为《娜娜》的小说,是左拉的名著。我认为看名著不会受到妈妈的干涉,谁知道妈妈看了小说的内容提要后,便把书要走了。我为此与她发生了争执,妈妈一气之下把书投进了火炉。这一次我再也不能容忍了,书是通过同学借图书馆的。这叫我怎么交差?冲着妈妈,我大哭大闹,那会儿,恨不能扑上去咬她几口。
   这天夜里,我一宿未眠,心里却起了一个念头:找自由去!去外地打临时工,也比在家受气强!第二天,我瞒着家人收拾了几件衣服,拿着爸爸当月的工资,悄悄地离家出走了。在火车上,我碰上了一个到湖北打工的青年人,为了求得他的帮助,我把坐位让给了他。途中我俩一路攀谈,很快熟了,我对他印象很好。不知怎的,我又胡思乱想起一些男女之间的事情来。可随即又自我安慰,只要知道了是怎么回事,以后就不再干了。于是,就在那恐惧、不安与难以自制的好奇心理的交织中,为了揭开性的神秘面纱,我与他——一个相识不到一天、连姓名还叫不准的同龄异性,共同迈出了那愚蠢的一步……
   我想得太简单了,当初只想像演算数学题一样,求出它的“解”就完事。哪知道这事难哪。中间我曾有过反悔之意,可对方不同意,胁迫着我干。后来,反正觉得就是那么一回事,就是再回家,也没有好下场了,干脆混下去吧。不久,我又结交了一帮绿哥红妹,都是偷、拿、扒、抢的好手,我忘掉一切与他们混了两年,直至被关到这里……
  编后:对青少年开展性和生殖康健教育已成为社会关注的热点,这逐渐取得了社会共识。本文的例子可说明开展此项工作的重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