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同桌——梦中的女孩


  高中的3年里,总有个妙龄女郎夜半来访,出现在我青春时代的梦里。
   我睡时她姗姗而来,醒时她飘然而去。每晚因为与她相逢我才睡得踏实,为了魂牵梦绕的她,我真想此生长眠不醒。可是,每天我都要醒来,她只能是一抹曼妙的幻影,存活在我的梦中,我不禁常常叹息。然而有一天,她竟与我在现实中奇迹般重逢了。
   高三是通往大学的关键一年,竞争的火药味在开学的第一天就嗅到了。其实我早就做好了最后一搏的准备,歌里唱得好,“爱拼才会赢”,何况我一直是年级中的佼佼者,清华大学是我立志一定要征服的目标。好,一切从第一天开始,我有把握打一场漂亮仗。早上6点我就从被窝里爬出来,以军人的速度洗漱、吃饭,然后跨上单车直奔学校。离上课的时间还早呢,还是先到操场边跑步边背单词,结果背着背着竟入了迷,忽一看手表,糟了,离上课时间还剩两分钟了,便飞一般地冲向教室。远远看到老师已经进了教室,我更是着急,于是埋头拼命加速,等看到门口站着一个女孩时,腿已经刹不住了。结果她被撞了个大趔趄,多亏老师在旁边拉了她一把,才不至于摔得太惨。我忙向她道歉,她转眸一笑,没说什么,但我知道她原谅了我,从那温柔的眼波中我看得出她没有怪我。就在她转向我的一刹那,我惊呆了,她不是我们班的同学,但我却觉得与她似曾相识,她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我都不陌生。想起来了,就是她——我梦中的女孩。奇迹!难道这世上真有神话发生,传说中的颜如玉可以从书中走出来,你当然也可以跳离梦境,来到现实中,我宁愿相信这是真的。要不然就是我们从前见过面,所以你的影子一直存在于我的潜意识中,变幻出梦的玄妙色彩,因此今天重逢倒觉得如梦如幻,真假难辨了。不管怎样,我认定你我一定有缘。我痴痴地站在那里,傻傻地想。她就像一块巨大的磁石将我的双腿牢牢地钉在她的面前,一动不动。
   “既然人家原谅了你,你就回坐位吧,下次要注意,别慌里慌张的。”老师的话打断了我纷飞的思绪。
   “好,在正式上课之前,我给大家介绍一位新同学,”老师边说边把被我撞倒的女孩领到身旁,“她叫汪雪,因为得病休学一年,现在跟我们班一起上高三。她身体不好,希望同学们在学习、生活中多关照她。”然后老师出乎意料地叫到了我的名字,我正想得出神,让她一叫,吓了一跳,傻乎乎地站起来,愣头愣脑地问:“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教室里立刻一阵哄笑,女孩也忍俊不禁。老师一脸正色,说:“高翔你今天怎么了,好像魂不附体似的。你是班长,刚才又撞了人,以后多帮助汪雪来补偿吧。”说着就将汪雪领向我,说:“你就和高翔同桌吧,他是很不错的班长,会照顾你的。”就这样她翩翩飞入我的林阴,像一只美丽的白蝴蝶,这种情景和梦中一模一样,只不过那片茂密的森林不见了,换成了现实中的教室,她由林中仙子变成了我的同桌。我们就这样走到了一起,真没想到,缘分竟然可以是撞出来的,“一撞定情”也可以因此传为恋爱佳话了。
   她是个与众不同的女孩,不仅是漂亮那么简单。她虽然身体瘦弱,性格却刚强得很。她很爱干净,我们共用的桌布她总是抢着去洗。我担心累坏了她,一再要求由我代劳。她却不愿在任何一方面输给别的女生,于是我从来没有洗桌布的机会。她宁肯吃力地洗、搓,也不愿让人小看,全班中数我的同桌最弱不禁风,而我们的桌布却总是最干净最平整的。她不多说话,也不张扬,平时总是静静地写写算算,遇到自己解不出的题目就一个人埋头苦想,我眼看她脸都憋红了,一道我认为很简单的题她却死活做不出,比思考一个世纪猜想还要艰难、漫长。真想帮帮她,可是她偏又不肯开口,我也不好意思主动告诉她,而且我要是说“其实这道题很简单,只要……”,这样会伤她的自尊心。于是,我只好一直默默地陪着她想。她很好学,可是休学一年耽误了不少功课,跟我们一起上课显得很吃力,同样的题目我总是早早就告捷而返,她一个人还要冥思苦想很久。题海中我是一个好水手,她却常是溺水者,可恨的是,我无法打捞起她。我心里为她叫苦,看着心爱的女孩备受病痛和学习压力的双重折磨,我的心都要碎了,真想对她说:“算了吧,别考什么大学了,只要你康健快乐,我会把你期望的一切都献给你。我爱你!”可是每每看到她那倔强而执著的劲头,到了嘴边的话又灰溜溜地咽回肚里,在我心中徘徊已久的“我爱你”也只是沉在潭底的回响,不知她能否体会到我这个男子汉的似水柔情?
   离高考只有十天了。在紧张的倒计时中我们迎来了临考前的最后一次模拟测验。我早早地来到了教室,摩拳擦掌,准备通过这次考试检验一下自己3年来的成效。“铃,铃……”考试开始了,可是雪儿还没有来。平时她从不迟到的,今天是怎么了?10分钟过去了,我身旁依然空荡荡的,我的心也仿佛被什么啃掉了一角,一种强烈的缺失感撕扯着我。我一边迅速答题,一边焦躁地等待着她的出现。一小时溜走了,题目都做完了,她却还没有到。难道她半路出事了?该死,我这“乌鸦嘴”,“她一定不会出意外的。”我安慰自己说。可是,她到底还是出了事儿,她病倒了。高考的劳累和紧张使本来虚弱的她不堪承受,先天性心脏病发作,她住进了诊所。
   模考一结束,我就匆忙赶往诊所,带着一束火红的玫瑰,一篮新鲜的瓜果。她躺在病床上,气喘吁吁,脸色惨白。我看在眼里,疼在心头,可是面对她我却没有勇气表白自己的爱意。她说玫瑰很美,我鬼使神差地答道:“这是我代表我们全班同学送给你的,祝你早日康复。”她微微笑笑,没有言语。我在说什么呀,玫瑰分明是代表我的爱情,怎么变成大家的心意了?我真是笨,水到渠成的事情也会搞得一塌糊涂。为了让她好好休息,我只坐了一会儿,就悄悄地走出了病房,然后久久地伫立在窗户后面,偷偷地望着她。做事一向勇敢的我面对爱情竟变得如此胆战心惊。
   剩下的十天里,我成了孤家寡人,桌子的另一边总是空白。我听说她的家人不准备让她参加高考了。
   高考如期而至,那是个骄阳似火的日子。我踌躇满志地走向考场,大有战败群雄、独占鳌头的气势,可惜她却看不到。正这么想着,突然眼前一亮,一个熟悉的美丽身影出现在我眼中,我激动得一时语塞:“是你……怎么……你来参加考试?”她固执地点了点头:“对,我说服了父母,不管如何,我一定要参加高考,这样才不会后悔。”她说得对,青春年华,我们应该去尝试一切,去尽情挥洒青春。我觉得她会成功,上天会眷顾坚强的弱者。我第一次鼓起勇气牵住了她的手,我们俩紧紧挽着对方的手臂,彼此传递着神秘的力量。
   然而命运是无情的,它的安排总是那么刻板而不通情理,即使是对这么可爱执著的女孩也不例外。她落榜了。我却如愿考上了清华大学。我去看她,她躲在房里不肯见我,她父母也说你别去刺激她了,你们不是一路人。于是我在考场上成了胜者,却在情场上一败涂地,甚至输得稀里哗啦。
   时间也许会冲淡一切,但对她的回忆却越来越清晰、越来越经常地凸现。大学三年级的暑假回家,我终于打听到她的消息,她后来上了中专,现在已经工作了,就在离我家不远的一个商场做收银员,我迫不及待地去找她。她还是那么美,只是变得成熟,不再是羞赧的高中生了。我热情而有分寸地上前和她打招呼,她闻声抬起头,见到我,先是一愣,“啊?高翔,是你?”她还记得我的名字,我的兴奋溢于言表。但是她很快恢复了平静,像对待陌生人一样对我说:“好久不见了,你在北京还好吗?”我不再躲躲闪闪了,直率地向她表白:“在北京一切都好,就是没有你。”她的脸一下子红了,就像熟透的水蜜桃。我接着说:“雪儿,我这次回来就是要把一直想对你说又不敢说的话告诉你,我……”她打断了我:“别说了,一切都晚了,我已经结婚了,我的丈夫很爱我。”我的天呀,3年对于她会有这么大的变化,她已经有丈夫了,那我算什么?她的丈夫不是我,永远不是,这已成了铁定的事实。这时的我深感无助,属于我的幸福就在眼前,可是我却再也得不到她了。这一切不能怪她,都是我的错。为什么3年前不向她表白,如果时间可以倒退回高三,那么我一定要不惜一切大声地对她说:“我爱你,请跟我来!”可是时间不会回头,我的爱已成了往事,被扯碎了,扔在风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