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当年玫瑰痛


  我曾经有过一段刻骨铭心的暗恋经历。
   那时,我护校刚毕业,是一个淳朴的花季少女,在一所市级诊所做“白衣天使”。
   我是个性格内向、不善言辞的女孩,毕业之前,我没有谈过恋爱。我不懂男人,更羞于去取悦他们,也从未有异性点燃过我的情愫。但是在我工作后,事情有了变化——与我同一个病区工作的米大夫使我禁不住心烦意乱,胡思乱想。
   米大夫很像我崇拜的电影明星陆毅,其实可以说他就是陆毅的翻版。见到米时,我的心总是不由自主地一阵狂跳。我喜欢他的豁达,喜欢他的幽默,喜欢他与众不同的气质。这一切对我这个未涉爱河的女孩来说是那么富有吸引力。午夜梦回,米总会在我的梦里出现,我甚至在无数次的梦境中被米拥吻……梦醒之后便是无限的惆怅。我知道,对于米,我只是一相情愿的单相思。他是一个已婚男子,妻子是一位美丽的儿科大夫,他们还有一个5岁的儿子。每当我看见他携妻携子从我面前走过,夫妇俩脸上洋溢着的幸福,尽管心里隐隐作痛,可我还是默默地为他们祝福。爱一个人,就希望他幸福,我无意去破坏他的家庭。我想,暗恋他,应该不触犯法律吧?在早晨的科会上,听到他那富有磁性的男中音分析病人的病情,还有他不经意间对我的一瞥,我都会感到很沉醉、满足,那份美妙与甘甜的感觉让我一整天都神清气爽。
   一个人独处时,静下心来想:自己这样没有结果地苦苦暗恋一个有妻室的男人,不是自我折磨吗?何苦来着?我身边也不乏优秀的男孩子,我却不为所动。常常在晚上沐浴之后,坐在那盏橘黄色的台灯下,我把对米的思念与情愫一一写进日记。我想像自己是《雨巷》里结着丁香般愁怨的女孩,我想像自己如《花样年华》中能把26套旗袍穿出万种风情的张曼玉,在米面前展示,以期诱惑我所心爱的人。我甚至愿意做他的一夜情人,把我的初夜奉献给我心中的第一个男人……
   病区的阳台种有两株红色的玫瑰,那天闲来无事,我操起一把剪刀,为它们修枝剪叶。一不小心,那株带刺的玫瑰狠狠地刺破了我的手指,出了不少血。米刚好看见这一幕,他一边拿了碘酒棉球过来细心地为我消毒止血,一边说:“这种带刺的玫瑰,你离它越近,它带给你的伤害越无法避免。”他无意中的一句话点醒了我,我悟到,暗恋米,也是在接近带刺的玫瑰,走得越近,受的伤害越深。我决定斩断情丝,走出暗恋的灰色地带,寻找完全属于自己的意中人。
   就这样,我调到另一所诊所。在阳光灿烂的金秋十月,我与苦苦追求我4年的辉踏上了婚姻的红地毯。那一年,我27岁。
   暗恋米的那段经历,一直在我心底的一个小小角落珍藏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