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恐惧


  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少年有许多烦恼和忧愁,这些烦恼是真实的体验和感受,对于尚未成年的心灵来说是真切的、难以言表的,要不怎么会有《少年维特的烦恼》?我走过的那段岁月现在想起来有些可笑,但当时却是实实在在的烦恼乃至恐惧。

  7岁那年,我在爸爸妈妈的床底下发现一本书,叫做《血线》。年少的我还不能够认识大部分的字,但插图却看得清清楚楚。一个阿姨撩着她的褂子,一个叔叔埋在她的胸前如婴儿般吮吸着,一只手还捏着阿姨硕大的奶子。还有很多插图是一个叔叔趴在阿姨身上。我好生奇怪,这些叔叔阿姨干嘛呢?我拿着书去问妈妈,妈妈狠狠地责怪我乱翻东西,说小孩子不能看,便把书藏了起来。

  孩子的好奇心是很强的,妈妈越是不让看的东西,对我来说就越有吸引力。于是,爸爸妈妈不在家的时候,我总是悄悄走进他们的卧室,在床底下翻找我原来见过的书,偷偷地翻看,再偷偷地放回去。其实在今天看来,那无非是一些地摊儿文学,没有什么太不堪入目的东西。但是对于一个7岁孩子来说,它的吸引力不亚于一盘跳棋或者一盒巧克力。而且由于我从没见爸爸妈妈把它们拿出来过,于是一种神秘感附着在了这些带插图的书本上,它们激起了我浓重的好奇心。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我一天天地长大,困惑和不解也一天天地增长。为什么男孩子可以光着膀子而女孩子不可以?为什么那些图片上叔叔和阿姨长得不一样?那么我和班里的男生是不是也长得不一样呢?随着知识的增长,我渐渐读懂了那些神秘的书本。它们给了我最初的性教育,那就是男人总是欺负女人,被侮辱的女子总是痛不欲生。而且随着时间的流失,我愈发觉得,男女之间一定有丑陋的、见不得人的龌龊事。

  同时随着我身体的发育,我渐渐注意到了男孩和女孩的不同。首先是胸,为什么女孩子的胸总是比男孩子的鼓?又为什么男孩子总站着小便,而女孩子要蹲着?我不敢问父母或者老师,我觉得这一定是件丑陋的事情,但是我却不能够压抑自己的好奇和困惑。想得多了,我的目光便不自主地滑向男孩子的下身或者胸膛。尽管我想抑制自己的思想、控制自己的目光,我觉得自己很不正经,可是我总止不住地想:男孩是什么样子的呢?时间长了,我小小的心灵中渐渐萌生出一种罪恶感,觉得自己简直无可救药了。我开始恨我自己,恨那些神秘、不可知的东西。然而,我仍然不能够抵挡那些书本的诱惑。我朦朦胧胧地知道了一些东西,比如怀孕、强奸、梅毒和通奸。

  我十二三岁时,班里许多女生开始来月经了。看着她们流血,我觉得很恐惧。我害怕极了,我怕自己也会流血。我只知道我看过的书本上写过女人丧失自己的忠贞就会流血。当时我害怕极了,加上发生了一件在我看来很有些神秘色彩的事情。

  一天回家的路上,我边走路边看郑渊洁童话,一不小心撞在了一个人身上摔了个仰面朝天。这是一个三四十岁的叔叔,个头很高,他把我扶起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眼前是他腰的下方。当时是盛夏,这个叔叔只穿了一个大大的裤衩,我看见他两条腿中间鼓鼓的。我想到自己撞到了这里,便傻傻地回不过神来。这个叔叔见我愣愣的,以为我摔坏了,便蹲下来拉着我的手抚我的头。一种说不清楚的感觉涌上心头,有委屈、恐惧,还有,还有说不出的异样。

  晚上,我坐在书桌前写作业,眼前总是晃动着白天撞到的那个叔叔的样子,不是他的长相,而是两条腿中间鼓鼓的样子。我突然想起那些书本上的东西来,一下子觉得很可怕:我会不会怀孕?我要是怀孕了便没人要了,多丢人啊!我一下子陷入了深深的恐惧中,我认定自己要怀孕了,认定会像书本上那些可怜的女子一样被人唾弃。一种无以言表的恐惧充斥着我幼小的心灵。我突然觉得自己的日子不多了,“死亡”两个字悄悄地爬上我的心头。各种恐惧和疑虑不断纠缠着我。我没有人可以诉说,没有人可以问询,一个人默默地承受着各种莫名的恐惧。我一次次偷偷抚摸自己的肚子,怕它会像气球一样鼓起来。这种恐惧是彻骨的、是难以启齿的。它蚕食着我年少时的快乐,使我变得沉默和绝望。直到初中开了《生理卫生》课,知道“男性的精子进入女性的卵巢后才会形成妊娠”,我才渐渐解除了恐惧,坦然了思想,不再日日生活在恐惧的阴影里。

  现在想起来,年少时的种种想法难免可笑,可是那种神秘的恐惧却真真切切地留在了我的记忆里。为什么当时没有人能够给我讲讲性知识呢?也许只需要简单的几句话,就不会在我年少的岁月里留下那么多恐惧的记忆,我也不会再因为恐惧而天天无心学习、无心嬉戏了。

  编后:

  性是人的本能,而学习性又是每个孩子成长过程中的必修课。与其放任孩子自己摸索获得一些片面又不正确的性知识,家长、教师不妨介入其中——面对面地教给孩子科学的性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