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与春


  那是个十分温润的小山城。四面环山,山不高,这使整个小城仿佛卧在一个脚盆里。气候的温和,使毛茸茸的小草一开春,就蓬蓬勃勃地从地里冒出来。一片片鲜嫩的绿,很快就将灰蒙蒙的枯草淹没,将大地染绿。点缀新绿的野草里,有一种名叫青的草。认识这种草,与当地的一种小吃有关。

  有一天,上街过早,看到一家小吃店的蒸笼里,蒸着一种深绿色的饺子状的东西。店主告诉我,这叫青饺。绿乎乎的青饺,看上去,并不招人待见,但拿在鼻子下一嗅,那股清新和清香味儿,迅速渗透到身体的每一个细胞,仿佛把人的整个身子洗涤了一番,令人精神为之一振!咬上一口,松软、香糯,非常好吃。这味道,生猛、鲜活,有一种不可遏制的力量,吃进去,仿佛瞬间为身体血脉注入了一种活力和生机,使人浑身有一种舒爽和通透的感觉。我想,这也许就是春天的味道,我汲取的是一年中最旺盛的天地之元气。

  青饺馅是红豆沙。新鲜、浓郁的豆香味儿,更添青饺的美味。见店主拿着铁勺从一口炉子上煮得沸腾的小锅里,舀上一勺豆沙,我才知道豆沙是现做的。现做的豆沙,那股原味儿,让人有种久违了的感觉。在城里所吃到的豆沙,通常是袋装的,少了一份现做的鲜香味儿。

  小店内的屋子中间,有一台搅拌机,正在搅拌着一种深绿色的植物。植物的汁液榨出后,流进一个面盆里。显然,青饺是这种植物的汁染绿的。我问店主植物的名称,店主发出一个短促的“青”字。我问,是不是一种菜?店主摇摇头说,不是菜,是一种野草。我又问,是不是叫“青草”?店主的回答是:“也不叫青草,青是青草中的一种。”

  我上网查青饺,才知道青是一种多年生草本植物,学名艾。我问,哪里可以采到青?店主指着小店背后的山告诉我:“山上到处都是。”

  于是有一天,我便去山上,采了些青。结果,一个路过的农妇告诉我,这不是青,而是野菊花的叶子。好在我也没白采,野菊花叶也可以食用。当地人把它在水里一焯,添进姜末、蒜泥等佐料,凉拌着吃。味道很不错!

  那段时间,我天天去小店买青饺吃,如果忘了吃,总感觉少了些什么,不带劲儿。一天,我照例去买青饺,发现蒸笼里只有包子。我以为买完了,第二天去买,又没见到青饺。店主告诉我:“不卖青饺了!”我问:“卖得好好的,怎么不卖呢?”店主说:“过完清明节,青就老了,做出来不好吃。”

  我突然感到春天的脚步,匆匆,太匆匆!就这么数十天,青就老了!就不能成为青饺的原材料了!青饺的食用周期,让人感到春天的短暂。青,无意间充当了标明春天年龄的一把尺子。

  我似乎明白了青春的含义:很美好,也很短暂。就那么一晃,就过去了!如昙花一现,这让我想起了《诗经》中的一句话:“彼采艾兮,一日不见,如三岁兮!”春天就这样接近了尾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