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天使缝合翅膀


  父亲是个炼铁工人,他的脾气非常暴躁,动不动就拳脚相加。母亲忍受不了父亲的脾气,离了婚。那一年,我刚16岁,在一所重点中学读高一。

  父亲离婚后不久,因为单位效益不好,他又下了岗。离婚后又遭遇下岗的父亲脾气特别烈,粘上火星就要爆炸。青春期的逆反心理,使得我与父亲的关系非常紧张。在这个只有父子俩组成的家里,我感到特别窒息、特别烦躁。

  我不愿意回家,常常逃学。我与附近的一个汽车修理厂里的几个学徒工交上了朋友,常常晚上不回家跑到他们宿舍里的空床位去睡。这几个学徒工以前都是不学无术的“二流子”,被父母强制着送到这里学手艺的。与他们在一起,我学会了抽烟、喝酒,我们常常在晚上跑到外面与社会上的青年人打架。这样的情况使得我越来越堕落,学习成绩直线下降。

  父亲下岗后,在市内的一家私营翻砂厂打工,根本没有时间、没有精力,特别是没有好的方法来管教我。见我“堕落”严重,班主任多次把我父亲叫到学校商量“拯救”我的办法。父亲每次从学校把我领回家后,总是给我一顿暴打。终于有一天,我把父亲的皮带夺下来扔在地上,然后猛地一推,父亲差点摔倒在地。父亲惊讶、愤怒、无奈地瞪着我。在他的叹息中,我摔门而去。我找了母亲,借口学校收补习费,要了600元钱,然后坐火车去了省城。

  在省城,我白天到处闲逛,晚上就在网吧里上网,困了就趴在桌子上休息一会。一天晚上,我在QQ上聊天,对方是当地人,我与他一言不合,就在网上吵了起来,然后就是相互谩骂。对方恼羞成怒,气势汹汹地说“你等着”,然后就下线了。言下之意好像是要找我算账。我认为对方是吓唬我,就不以为然地继续上网。一个小时后,我听到有人喊:“就是他,我看清他的号了!”原来是几个小混混根据网络IP地址找到了网吧,然后在上网的人的后面悄悄地进行“调查”,发现了我的QQ号码就是骂架时候的号码。于是,几个人围拢了过来……

  他们把我拉到外面痛打一顿,打得我满身是伤,额头也被砖头砸出了血。这几个人特别猖狂,打过我后,领头的光头居然拍着胸脯叫嚷:“我就城西那边公交公司家属院的任虎,如果不服气,你以后可以去找我!”然后他们在警察来之前,逃之夭夭。

  网吧老板报警,我被110警察送到诊所。在诊所简单包扎后,我就出院了。我心中充满了仇恨,我要报复。我知道强龙压不过地头蛇的道理,所以,我决定偷袭。我计划请汽车修理厂的朋友,过来找机会把那个猖狂的任虎“修理一顿”,然后打车到火车站,快速离开!

  可是要请人打架,得请人家喝酒、得买车票什么的,没有钱可不行。我对这个城市充满了仇恨,头脑极端发热的我准备在这个城市抢些钱,然后用于我的“复仇”。

  第二天,我坐公交车到了城东,在那里晃悠了一天。晚上,我在一所中学附近发现了一个目标:一个老太太拎着个手提包在匆匆赶路。这是冬日的晚上,七点多钟,下班的人早已经回去了,路边行人稀少。我的胆子一下子大了起来,冲上前抢了她的包就跑。老太太立即大叫:“有人抢劫啦!”我以为她喊也是白喊,因为附近根本就没有其他的行人,没想到,从附近饭店里冲出了两个保安,把我逮住了。保安居然把我运动鞋的鞋带抽掉,将我绑在马路边的路灯金属杆上。

  老太太走到我面前。路灯下,她看出我原来年龄不大,立即一愣,然后说:“你这孩子,你怎么这样?奶奶不给你钱你就抢?真是太任性了。你爸爸可得好好管教你!”她边说边阻止随后赶来的饭店老板报警,说要自己把我领回家好好教训一下,弄得我一头雾水。要带我走就带吧,反正总比双手被反绑在路灯金属杆上强。

  老太太把我带回了家。我惭愧地嘟哝说:“我都抢您钱了,您就对我这么放心?”老太太笑了:“你这样的孩子我见的多了。本质上是不坏的,估计是与家人闹别扭了,然后在外面有了些不开心的事情,才这样的。”听面前慈眉善目的老太太这么一说,我百感交集,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老太太用纸巾帮我擦干眼泪,然后慈爱地说:“你就叫我陈老师吧。我以前是个中学的老师,退休几年了。我一共教了33年的书,做了27年的班主任,你这样的猴学生我见得多了!”

  陈老师这样说的时候,我心里很感动,感动她只认为我是个调皮的学生而不是品质恶劣的坏人。接下来,我就把我家里的情况以及来省城的遭遇与她说了。她安慰我:“好好学习,别想太多!你父亲生活压力比较大,你也要理解他,多沟通少顶撞。慢慢地,你们的父子关系就会好的……”

  陈老师很为自己多年教书育人的成绩所自豪。她拿出一些相片,给我举例说,这个学生叫什么什么名字,以前也是个猴学生,喜欢打架什么的,后来被她教育好了,现在是个老板呢,每年春节都过来看看她;还有那个孩子当初也是因为与父亲关系紧张,学习下降很厉害,后来找了他以及他父亲,分别做了很多工作,父子相互理解了,这个学生的情绪稳定了,学习成绩上升得很快,后来考上了重点高中,毕业后考进了中国人民大学……”

  陈老师说起这些当年的猴学生的时候,脸上挂着微笑,语气里充满了慈爱,就像说自己家的孩子一样亲切,我心里暖暖的。

  当天晚上,陈老师给我父亲打了电话。第二天,父亲坐车来了,一见我就火不打一处来,要揍我,被陈老师拦住了。陈老师把父亲教育了一顿,然后就又把那些相片拿出来,耐心地说这些孩子的成长史,并且委婉地批评了我父亲在教育方面的简单粗暴。陈老师有事例有道理,把我父亲批评得心悦诚服。父亲恭维陈老师是个好心人,做了很多伟大的工作。面对我父亲肉麻的吹捧,陈老师说了一句让我终身难忘的话。程老师说:“每个孩子都是天使,有的孩子只不过一时把翅膀折断了,我做的工作只不过是把他们的翅膀缝合好了而已。”

  父亲把我带回了家,他不但没有打骂我,并且还与我进行了一番长谈,感叹自己没有好的教育我的方式以及面临生活的压力等等。这是父亲第一次平等地与我交流,我很受感动。 父亲带着我找到班主任,我又重新坐进了教室里。我很快主动与汽车修理厂里的那几个朋友疏远了,整天刻苦地学习。

  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的成绩提升得很快。从初中开始,我的梦想就是做企业老板,以后挣很多很多的钱,但是,认识了陈老师后,我的理想一下子就拐了个弯……

  那年高考,我报考了北京师范大学。入学的第一天,我在学校门口照了一张相片,然后写了封信:“陈老师,您好!感激您当年把我折断的翅膀缝合好了,让我能够继续飞翔!是您影响了我,让我做了老师。我以后会做个好老师,来给那些断了翅膀的天使缝合翅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