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为何说谎上瘾?


  钱琳记得曾在书上读到一句话——“好女人上天堂,坏女人尽说谎”。这句话像滚烫的山芋,烫得她好一阵子不自在。钱琳也一次次扪心自问:我真的是个坏女人吗?

  其实, 24岁的钱琳,长相甜美、打扮精致,很有女人的韵味,属于回头率颇高的女子。再加上她心地善良、很有同情心、乐于助人、性格开朗、能说会道,和她刚接触的人都比较喜欢她。无奈的是,她常常谎言连篇,但再逼真的谎言总有被揭穿的时候。这一点,让熟识她的人对她的好感大打折扣。

  钱琳记不清自己什么时候开始学会说谎的,但她对谎言的第一次切肤之痛是在5岁那年的秋天。那时,她还在上幼儿园大班。幼儿园里,一个小女孩有一个非常好看的布娃娃。它有着明亮的大眼睛、金黄色的长发、镶着荷叶边的白色连衣裙,美丽极了。钱琳看在眼里,心里痒痒的。后来,小小的她自作主张,用爸爸到省城出差时给她买的多用彩笔换回了布娃娃。回到家后,因为怕妈妈责备,鬼使神差地,她撒谎说彩笔丢了。她天真地以为:自己可以永远保守这个秘密。可这个谎言只维持了不到一天。妈妈发现了布娃娃,她的秘密被揭穿了。钱琳永远也忘不掉那天晚上,妈妈愠怒的面容和那顿毫无疼惜之情的狠揍,还有就是她的那句话——“打你不是因为你用彩笔换了布娃娃,而是因为你说谎!”

  身体的疼痛和心灵的改变有时并没有因果关系,至少在钱琳说谎这个问题上,没有一点适用性。钱琳接下来的经历证明:一次痛打不仅没有使她变得诚实,反而让她因为惧怕而变本加厉地说谎。因为在她看来,受到惩罚是因为谎言被揭穿,而这是因为她的谎言不够完善。

  上小学后不久,小小的钱琳又经历了一场家庭变故。一天,她在大街上看见爸爸和一位阿姨手拉着手,亲热地逛街购物。她很生气,回到家后,把这一幕详细地告诉了妈妈。妈妈身子颤抖,脸色变得蜡黄,最后软软地跌坐在了床上。钱琳的话突然打住了。从此她知道,有些话是不能说的。后来,父母的感情出现危机。双方的争吵,让她不断受到惊吓;双方冷战,她又成了父母刺探对方“军情”的对象。她为了能让父母和好,开始费尽心思地编故事。渐渐地,她的谎话便说得越来越熟练,刹不住闸了。

  钱琳的自尊心很强,在同学们面前,她对自己的家庭讳莫如深。上小学时,她说自己是黑社会老大的妹妹;到了中学,她又说自己有个当大老板的伯伯。钱琳说得活灵活现,骗得同学们信以为真。看到同学们羡慕的眼神,她心里甜丝丝的。随着年龄的增长,钱琳说谎的本领越来越强,几乎是张口就说。时间久了,连她本人也很难分清哪些是真话,哪些是假话了。

  上大学后,钱琳发现大学有别于中学和小学。大学里很少有人关心成绩,真正受瞩目的是那些会打扮、能“上镜”的女孩子。钱琳的宿舍里住了6个女孩。这些女孩要么来自大城市,要么出身于富裕家庭,钱琳和她们一比显得很土气寒酸。每晚的“卧谈会”,大家高谈阔论,谈某歌星的演唱会,谈巴黎的时装发布会。钱琳在旁边听得云里雾里,根本插不上话。要强的她不甘人后,翻阅了大量的时尚书籍,很快,她成了能够纸上谈兵的“时尚专家”。一件很低廉的仿名牌羊绒衫,钱琳可以毫无愧意地说是姨妈去东京给她买的。其实,她姨妈连北京都没有去过。听着室友们啧啧的赞叹声,钱琳心中有种陶醉般的快感。整个大学时期,就是靠着这一个个精心编制的谎言,钱琳成为女孩中间的风云人物。

  其实,钱琳有时也觉得很累,每每为一个谎言要编制更多的谎言去圆谎。说谎就像一种上瘾的毒药,明明知道它会掏空自己的灵魂,但钱琳还是义无反顾地吞了下去,只为那虚幻的快感。慢慢地,她在谎言中越陷越深。如果哪天不说谎,她就感觉非常空虚。

  大学毕业后,通过男友的关系,钱琳进了一家医药公司工作。单位很清闲,这里八卦新闻满天飞。一天,钱琳利用上班时间偷偷去逛街。回来的时候,坐在她对面的张小姐问她做什么去了?钱琳没有说真话,也许是虚荣心作祟,为了炫耀自己和经理的关系不一般,钱琳说向经理请示工作去了。偏偏那天经理很反常,把自己反锁在办公室里挺长时间不知道在干什么。张小姐本来就和钱琳不太合得来,听了马上夸张地叫了起来,引得办公室的同事都用暧昧的目光看着钱琳。张小姐不肯罢休,不怀好意地继续追问,你们谈话挺长时间吗?事已至此,钱琳只有硬着头皮点点头。随后,钱琳和四十多岁的男经理有暧昧关系的谣言就传了出来。这话很快就传到男友和经理的耳朵里。面对两个男人愤怒和质疑的目光,钱琳知道她的爱情和事业都面临着危机。

  本来,她以为说谎是无伤大雅的细节问题,和道德无关。但是现在谎言成了一把双刃剑,伤了别人也害了自己。她突然有种羞于见人的感觉。莫名其妙地,她忽然想起了童话中的那个爱说谎的匹诺曹,心想,自己在别人眼中是不是鼻子很长很长,面目可憎呢?

  点评:

  就谎言本身来说,无所谓善恶,只要无关乎道德,别人无可厚非。很多人说谎,只是为了维护自身的形象,遮盖脆弱的心灵,博取精神上的小小安慰。但是,凡事都有要节制,像本文主人公钱琳那样把谎言挂在嘴边,“如果哪天不说谎,她就感觉非常空虚”,那就不正常了,而是一种心理障碍。

  钱琳儿时因为说谎被母亲打过,这在她脑海中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从某种程度上影响了她的认知。后来,因为父母感情不和,出于善意的愿望,她养成了说谎的习惯。再加上钱琳性格要强,好出风头,喜欢引人注目,这样的人虚荣心一般都比较强,但现实却不像自己想的那样美好,于是,她在谎言中逃避现实,麻痹自己,而欲罢不能。

  谎言只是一场华丽的幻觉。在享受这种虚幻的快感的同时,也要面对快感过后的空虚。毕竟真诚是生活的阳光,没有阳光的日子是悲哀的。其实,钱琳只要肯改正自己过度的虚荣心,学会用平和的心态处事,勇于面对生活中的种种不如意,是完全能够改掉说慌上瘾的恶习的。真诚地希望她的语言能够真实起来,单纯起来,从而寻到心灵的自由、轻松和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