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无法穿越的黑暗


    多年的刻苦终于结出丰硕的果实,终于考上了A大,伊莲满心欢喜。
    长到19岁,她这还是第一次背井离乡,带着兴奋与陌生,她无法入睡。夜已经很深,她仍在辗转反侧,听着双层床铺间断地发出压抑且刺耳的咯吱声。下铺的同学也不停地翻身,且时不时发出一声叹息。她以为下面的同学在对自己的翻来覆去表示抗议,心里极为不安。于是,她把身体放平,仰望着天花板,尽量不动身体。只是,越提醒自己不动,便越想动,肌肉也变得特别紧张,最后,她感到自己的身体出现了细微的颤动。
    终于熬到天亮,她不安地望了那位同学一眼,对方脸色有些憔悴。她想问问昨晚她的感受,但由于彼此还很陌生,她终究把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到了晚上,昨晚的一切又重新上演。她感到自己身体震颤的幅度变得更大了。不仅下铺的同学,甚至对面的同学也开始不停地翻身。
    这样的情况持续一周后,她对上床睡觉就变得极为恐惧了。以后的夜晚,即使非常瞌睡,她也要等到其他同学全都睡熟后,才悄悄地爬上床去。
    后来,不仅在夜晚的床上,甚至白天在教室里,在安静的会场上,她都能感到自己的身体在微微地颤抖。这种颤抖不但使自己烦躁不安,而且因为她无休止的震颤,她感到同桌也受到了感染。然后,她觉得这震颤又波及了其他同学。就这样,一个个传下去,冥冥之中,她觉得整个教室的人,包括站在讲台上的老师,全都无一例外地受到了这种微波的冲击。课堂及会场上,所有人都在震颤。
    每当此时,她就悄悄窥视前后左右,竟然发现同学们无不对她横眉冷视,一个个从表情到行动都表示出对她极大的抗议。她感到紧张极了,于是只好躲在教室后面战战兢兢地听课。开会时,她亦远离人群,将自己隐没在不被注意的角落里,虽然如此,她的内心仍然淹没在深深的恐惧中。
    她常会问及周围的同学,“你是否感到教室在颤动?”当同学回答说没有时,她便认为这位同学是为了保全她的面子,不好意思揭穿她。
每当周围环境越安静,她便感到自己的颤动越强烈。许多夜晚,她长时间地把自己置身在迪斯科舞场里。但即便是在这种狂欢的时刻,她亦认为,任何一个人的舞动节奏都和她肌肉的抽动节律是相关的——她左右着他们的步子和韵律。好在那样的场合里,所有人都在自我陶醉,她的不安亦掩盖在喧嚣的音乐里。因此这时,她的身心会得到暂时的安宁。
她勉强坚持了半年的学习,便再也无法在学校的任何公共场所呆下去了。于是,她在外租了房子,不再去听课,也不参加学校组织的任何活动,她日渐将自己封闭起来。
    大学4年,她已有两年没再进过教室。所有的课程,她全靠自学,有时看看同学记下的笔记,有时听听同学帮她做的课堂录音。同学知道她脾气古怪,但由于她为人诚恳谦卑,大家都乐意为她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学校对她不上课的行为曾几次发出警告,但考虑到她成绩优秀,而没有让她退学。
    可是再过半年,她就要走向实习岗位了。实习完,她将置身社会,将面对各种生存竞争,她不可能一直将自己封闭下去。想到这里,她心灵的天空便蓄满阴霾,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时光荏苒,童年的记忆依旧十分清晰。
    昏暗的小屋,紧闭的门窗,三个人的床铺……
    夜半,父母的动作及床铺的咯吱声经常将她吵醒。她闭着眼,蒙着头假装入睡。在那些响声里,她屏息凝神,身子一动也不敢动。她只感到自己的身体,随着爸妈的动作节奏有规律地颤动,不知过了多久,终于挨到了他们入睡。整个屋子静了下来,但她却长久不得入眠。那细微的颤动,仿佛依然存在着,从耳入心,而后波及到她的全身……
    长大些,她有了自己的小屋,这种情况渐渐得到改善。只是,她没有想到,上了大学后,这件事又卷土重来,且变得越发严重。

专家点评:
    很显然伊莲的内心体验给她带来的困扰不断地侵蚀着她的精神,影响着她正常的生活与交往。童年时期的伊莲,由于父母的粗心而为她埋下了心理障碍的种子。入学初期,伊莲将同学们因对新环境不适应而辗转反侧错误地归因到了自己的身上,当她再次用自我控制的方式来应对这些心理不安时,已经逐渐被淡化的幼时体验又重新浮现,并开始对她发生影响。伊莲将自己蜷缩起来,小心谨慎地与人相处。
    虽然伊莲通过逃避人群的方式完成了大学的生活,但回避只能是像蜗牛进壳一样,躲开暂时的危险,无法解决根本问题。要解决伊莲的心理问题主要是通过两条途径,一是澄清幼时情结,二是学会合理归因。不再回避问题,寻求专业指导,才能够使她穿越黑暗,走出困惑,达到真正的平静。(专家:闻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