怯怕你的美丽



    A
    所有的人初见俊蔷时,都以为她是个男生。
    从初中到大学,我们一直是同学,并且同乡。就因为她的面目,和她出色的成绩,她在校园里一直很令人瞩目。
    那时,她总是留着男孩子的小平头,脸上长满了离不开她的青春痘,五官清晰而硬朗。一年四季,穿着男性化的球鞋。她的细腻与温婉好像都给了书本。她的生活好像除了学习就是学习。除此,她永远是粗劣的。
    我们的关系并不算太好。说得贴切点,我有些“讨厌”她。平日里,作为校花的我,一直受到师生的无限宠爱,可到了考试时,她悠然就抢了我的风头。我听得最多的就是母亲拿她做我的榜样,有意无意地说教我。这时候,她那副假小子的形象深深伤害到了我的自尊。
    大二时,校园里开始流行在校外租房。俊蔷找到我笑着说,小北,你那样文弱,让我来保护你吧。我白她一眼,心里再明白不过了,她不过是母亲的间谍而已。

    B
    我们住在一起后,很自然就磨合得像生活在一起很久的朋友。俊蔷像小女人一样地给我洗衣服、烧水、打饭。在校园的甬道上,也总是骄傲地仰起头,伴我左右。系里的女生打趣地说,你是不是小北的侍女啊?俊蔷马上就会高兴地说,是啊,这不好吗?每天与美女相处,这是最幸福的生活了。
    但其时我的心情总是陶醉在把俊蔷当陪衬的喜悦里。无论是校园的甬道上,还是各种娱乐活动中,我尽量不离开她身边,使自己像一株百合一样傲放在她的身边。而她却全然不在意这些,目光里满是爱慕,甚至是怜爱。
    我时常把自己穿过时的衣物甩给俊蔷,家境穷困的俊蔷总是视若珍宝,没人能体会到我的优越感。尤其她开始注意修饰自己时,常常弄巧成拙。心情好时,我会真心实意地教她穿着打扮。她一副天真的样子,坐在那里,倾听我的“理论”。
    一天晚上,现在想来,是我们在读大二时,俊蔷蓦然在被窝里,啜泣起来。安慰了许久,还是哭泣。她一副陌生的楚楚可怜的样子,终于触动了我心底最柔软的地方。冬天的晚上,房间里很冷,我披着外套给她倒水、拿纸巾,反复地安慰。她却越发地哭。她男孩子似的长相,即便是哭,也不能引起我对她的深刻怜惜。渐渐地,我就睡去了。
    俊蔷的情绪一落千丈。那个冬季,她总是忧郁着,更加勤奋地看书,可她的成绩却日益下降。我不再让她洗衣、打饭,她却十分生气,总是嗔怪我:“我喜欢帮你做。”我知道,她是想让我多看书。她常说:非凡的成绩才配得上你的脸蛋。
    如果一个人总是施舍一个人,那并不是真正地喜欢她。我从甩给她些穿过时的衣物,到帮她悄悄地付了房费,才真正懂得,我们的友谊刚刚开始。那时,我时常跟男生跑到校外吃夜宵,回来时,俊蔷就站在门外等我。月光下,她的脸冻得通红通红,看见我时,总是体贴地从怀里把热水袋递给我。
    可惜,这样的友情维持得并不长。我们的关系开始进入僵局,是在知道俊蔷的秘密以后。

    C
    大三时,校园爱情面临着严峻的考验。这群只在乎曾经拥有,不在乎天长地久的骄子蓦然变得忧郁、庄重起来。俊蔷在一场啜泣后,告诉我,她爱上了学生会主席黎。即便马上毕业了,也要向他吐露心声。我感到惊讶万分,内心开始嘲笑俊蔷自不量力。黎是那种俊朗高大的男生,而俊蔷呢?并且,黎一直是我心中的白马王子。虽然他一直对我礼貌而客气,但我想,只要他决定在校园谈恋爱,那个她,非我莫属。
    只要有时间,我就会嘲笑俊蔷的傻气。她变得越来越沉默了,像一只温顺的猫,不再穿我给她的带蕾丝的漂亮衣裙。那时,我们常常午睡的。这样一来,她总是在校园阅览室里看书,到了晚自习才会与我回家,我们的闺房仿佛只是她的客栈而已。我知道,她晚上陪我,也只是担心我一个人走夜路而已。可是隔阂这东西已经悄然滋生了,这东西虽无形,却硬朗得让人透不过气来。
    在圣诞节的晚会上,俊蔷与黎一起担任晚会主持人,她全身溢着美妙的霞光,脸上那些晦涩的青春痘似乎也因为这霞光而变得独有个性了。我坐在角落里,苦楚地欣赏着黎的俊朗。一直在揣测黎为什么一直不谈恋爱呢?他对我真的一点兴趣都没有吗?而我独独喜欢他对我的“漠视”。众多的追求者,给我的是让我厌倦的殷勤。
    晚会还没结束时,我一个人走在月光下的雪地上,看着自己的影子被拉得长长地,蓦然可怜起自己来,泪水断了线似的往外涌。夜风在光秃秃的树杈间穿行,我远远地看见了俊蔷。她穿过校园甬道,满脸喜悦地把一封对折精致的短笺递到我手上,说:“打开看看吧,白马来信了。”
    我低下头,内心喜悦至极,泪水却依旧往外涌。3年的等待,委屈是有的。黎为什么不把短笺亲自送到我手上呢?俊蔷率真地说:“怎么了?不好意思啊?我来帮你打开这封迟来的情书吧!”没人能猜想,这封戏剧性的情书,让我失去了理智。它的开篇是,“蔷”。我给俊蔷一个耳光就跑在夜色中。那个晚上,我没有回到我们的小屋。
    我恨透了俊蔷,甚至黎。这封短笺,粉碎了我对爱情最美好的向往。也挫伤了我的自尊。

    D
    一直到交毕业论文时,我都没有看到俊蔷和黎在一起。我相信,他们的爱情只是一场心血来潮。只要机会恰当,我就会“假小子”、“小伙子”地称呼俊蔷,是说给黎听。我知道,我是因为嫉妒而忌恨她。
    再次看到俊蔷,是5年后在一次竞标酒会上。俊蔷一身裁剪精致的职业装,清秀而干练,发髻挽得一丝碎发都没有。她依旧像5年前那样对我。在氤氲的咖啡香气中,俊蔷蓦然沉默了。过了很长时间,她自语似的说:“我一直以为黎的短笺是给你的,所以才……真的对不起!为了怀念我们的友谊,两年后我才和黎开始正式恋爱。”
    我浅浅一笑,是因为感到惭愧。事实上,在这场掺杂爱情的友谊中,一直是我对不起俊蔷。我用我漂亮的外表,给俊蔷以嘲笑,甚至连友谊也受到了侵蚀。而俊蔷,一直尊重我的美丽,珍爱我们的友谊。她的内心坦坦荡荡,这是我不能与之比拟的……
    那个晚上,我在阳台上,喝得酩酊大醉,俊蔷从里到外折射的美丽,使我羞愧得泪眼朦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