删不去的亲情



    父亲年龄不大,却是个“手机盲”。我刚上了高中,父亲就咬牙给我买了一部手机。放假回家后,当我拿起手机给同学发短信时,父亲就会用羡慕的眼神看着我,还说上一句:“等我退休后,也买上一部手机,耍耍阔。”
  我趁机对父亲说:“这部手机的款式已过时了,您还不如给我赞助点钱,我另买一部,这个手机就给您拿着用算了。”
  父亲先是一愣,随即就说:“给你另买一部行,可这部手机我不会用呀。”
  我马上对父亲说:“很好学的,我现在就教你。”
  父亲挺兴奋,就谦虚地听我讲解起来。不到一个下午,父亲就学会了基本操作方法,并对我说:“我现在有了手机,就把家里的固定电话拆了,你有啥事,就打我手机。这样,咱爷儿俩联系也方便些。”
  我高兴地答应着父亲。第二天,父亲就给我买了一部新款手机。
  在家里,我给父亲发短信,父亲给我回短信,父子俩不断地进行着“演习”。父亲收发过后,就把短信都删除掉了。
  我去了学校不到一个月,学校要交复习资料费,可我的钱已经花完了,就给父亲打手机过去。可父亲那头居然关机,再打,还是关机。我很气恼,心里埋怨父亲,也真是的,关机干吗?能花几个钱呢?人家有事找不到你,你还不如不要手机呢。只好先借了同学的钱,交了复习资料费。
  第二天,我又给父亲打电话。这次父亲开着机。我劈头就说父亲:“您把手机关着干吗?人家有急事找不到您。”
  父亲赶忙说:“我寻思着你刚走了没多长时间,不会有啥事的。家里就我和你妈,也没人给我打手机,就把它关了。怎么,有啥事吗?”
  我没好气地说:“没事我给您打手机干吗?学校让交复习资料费,我没钱了。”
  父亲嘴里小声嘟囔了一句:“这不刚走了一个月,怎么就没钱了?”
  我说:“我又没胡花钱,不信,我把花钱的用项给您报一下。”
  父亲连连说:“不用了,不用了,你要多少钱跟我说,我这就给你打到银行卡上。”
  再回家的时候已是寒假了。一次,无意间和妈妈说起了那件事,妈妈说:“那次你爸爸接了你的电话,连连埋怨自己,他说,孩子把他的手机给了我,是为了有事联系方便,可我心说反正也没啥事,就关了机,不想,孩子偏偏就有了事,委屈了孩子,怪我呀。”
  听了母亲的话,我感到很内疚。想跟父亲道歉,又觉得不好意思,就给父亲发了一条短信:“爸爸,对不起。那件事请您不要往心里去,您永远是我的好老爸!”
  我发短信时,父亲就在隔壁的房间里。我听见父亲的手机响,故意喊父亲说:“老爸,谁给您发短信了,您现在的机友不少嘛!”
  不一会,父亲从房间里出来了。我发现,父亲眼睛红红的,想对我说些啥,却什么也没说,骂了我一句:“你这小子,拿你老爸开涮呀。”
  我要看父亲的短信,父亲说:“这是我的隐私,哪能随便让你看呢?”硬是不让我看。
  一次,父亲把手机忘在客厅的茶几上。我拿起手机一看,收信箱里,仅仅只剩下我给他发的那条短信。我万万没想到,这条短信竟被父亲视为珍宝,怎么也舍不得删除。他是怕删除了儿子的一片心哪。
  事情已经过去两年了,我给父亲发的那条短信还被他保存着。看着这条父亲永不删除的短信,我感到惭愧极了。
  我发给父亲的短信有上百条,那些短信,无非是让父亲给我寄钱的内容。父亲在看过后,把钱寄给我,也就把它们删除了。唯独这条短信被父亲长久地保留着。
  在我所发的上百条短信里,我给父亲的爱,和父亲给我的爱是多么地不成比例啊。我想,如果用百分比计算的话,它们之间的比例应该是1:99。
  想到这里,我又拿起手机,给父亲发了一条短信:“爸爸,等我上了大学,毕业工作后,我一定好好报答您老人家的养育之恩。永远爱您的儿子。”
  短信在湛蓝的天空倏忽飘过。父亲此时一定看到了它。我能猜到,父亲这会正拿着手机认真地细看,他一定还会笑得流出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