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的身体美不美



    18岁那年,我在一所农村高中读高二。从城里调来了一个英语老师,叫王小梅,B大毕业。王老师不仅人长得漂亮,书教得深入浅出,对学生也和善,深受同学们的喜爱。正处于青春萌动期的我,不可救药地暗恋上了她。
    我的英语成绩不错,加上暗恋的力量,在刚开学不久的一次英语考试中,我取得了全班第一。成绩公布后,王老师找我谈话,谈话地点就在王老师的宿舍。
    王老师的宿舍在一排平房最左的一间。平房后面是一片竹林,如果窗户洞开,从那里可以窥得房间的全貌。一进门,我一头撞响了一串紫色的风铃,叮叮铃铃的。旋即,我又闻到了一股芬芳的香味。那种淡雅而沁人心脾的芳香,与王老师身上的芳香味暗合。见我有些走神,王老师微微一笑,让我坐下,还给我倒了一杯水。我机械地喝着水,也不敢抬头,只敢将视线停留在王老师修长的双腿上。
    “建强,你喜欢英语吗?”王老师轻声问。我没抬头,口里“嗯嗯”了两声,连点了两下头。我又听王老师问:“那你想当英语科代表吗?”王老师的语气让我信心倍增,我抬起头,大声说:“想,想,我想当英语科代表!”鬼使神差地,我接着说了一句,“王老师,我的理想就是考上B大外语系!”王老师会心地笑了,明澈的眼睛里流露出赞赏和鼓励:“你说话可要算数哦。” 
    第二天,王老师在班上宣布由我担任英语科代表,负责收发作业和试卷。同学们既嫉妒又艳羡的眼神,使我十分得意。从那以后,我学习英语的劲头铆得更足——我不能让王老师失望,我一定要考上B大。
    一天下午,我收齐英语作业,脚步轻快地朝王老师的宿舍走去。当我站在那扇朱红色的门前时,我竟然听见房间内传来声响。我连忙叩响房门:“王老师,王老师——”过了一会,门开了,王老师神色有点慌乱。她眼睛红肿,似乎是刚哭过。令我惊异的是,房间内还有一个穿着花格衬衫的男青年,正用不太友善的眼神盯着我。我心里堵得厉害,将作业本往王老师手上一递,就转身逃走了。
    那天晚上是英语自习,王老师例外地迟到了。已是初夏,天气有些闷热,王老师却依然穿着长袖衬衫。我十分疑惑:王老师这是怎么啦?等王老师走到我身边时,我轻声说:“王老师——”王老师习惯性地停下了脚步,和善的眼神看着我。我假意问了一个关于语法的问题,王老师伏下身,耐心地给我讲解着。她的嗓子像是堵了棉花,声音十分嘶哑。“王老师,你感冒了?”我问。王老师摇摇头。“是不是‘花格衬衫’欺负你了?”我犹豫了一会,压低声音问。王老师狠狠地瞪了我一眼,什么也没说,走开了。
    下一页:老师的身体美不美
    我越来越觉得王老师有些不对劲。气温一天一天攀升,连班上最害羞的女生都穿上了裙子,王老师却仍然穿着衬衫、长裤,将自己包得严严实实的。王老师的异常激发了我少年敏感而富于联想的神经。我不由自主地想,难道王老师遭受了“花格衬衫”的暴力,才眼睛红肿,不敢穿展现女性美丽的短袖、短裙的?想到这里,我禁不住热血贲张,恨不得找个机会狠狠教训一下“花格衬衫”。
    一次,我去王老师的宿舍送作业,竟然撞见“花格衬衫”在和王老师拉扯着。一股热血冲上头顶,我蹭地窜上去,将“花格衬衫”拉了个趔趄。18岁的我已经人高马大了,像铁塔似的站在他面前:“你什么人?竟然敢欺负王老师!信不信我揍你一顿!”
    “花格衬衫”的块头和我相比,有些相形见绌,便求援似的看着王老师说:“小梅,告诉你学生,我是你什么人!”王老师下了好大的决心,才说:“好吧,我告诉你,你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花格衬衫”一下子愣住了,又见一旁的我虎视眈眈的,像一头随时准备出击的豹子,就悻悻地离开了。
    这以后,我一直没见到“花格衬衫”,王老师似乎也平静了下来,上完课就钻进宿舍,哪儿也不去。我松了一口气,心里为王老师摆脱了“花格衬衫”的纠缠而高兴。
    一个周六的下午,家住在附近的老师和同学都回家去了,我则留校负责看守学生宿舍。黄昏时,我一个人百无聊赖地在校园的操场上转悠,眼睛有意无意地瞥向王老师的宿舍。我知道,王老师是城里人,没有地方可去的她一定呆在宿舍里。不知为什么,那一刻,我非常想见到王老师,非常。
    天渐渐黑了,我看见王老师出了门,从开水房提了一瓶热水,又进了房间。房间的灯扯亮了,门也关上了。我顿时心如鹿撞。仿佛有一股魔力拉着我,我溜向了平房后面的竹林。
    我找了个隐蔽的位置潜伏了下来,却沮丧地发现,后窗的窗帘也严严实实地拉上了。就在我悻悻地要离开时,一丝从屋内射出来的光线让我兴奋起来。我蹑手蹑脚地走上前,木质窗户的下方有一个蚕豆大小的小洞,我半蹲下身,眼睛贴近小洞——
    映入眼帘的是王老师裸露的一块脖颈,在灯光下,呈现出令人惊心动魄的奶白色。她不断用手撩水,哗啦哗啦的。王老师在洗澡!从心底陡然升起的罪恶和羞耻感,烧得我脸膛发红,两腿发软。理智告诫我迅速离开这里,可是那一刻我竟然管不住自己的腿和眼睛。不仅仅是暗恋对象胴体的巨大诱惑,还因为我发现了王老师的秘密——在明亮的灯光下,随着她的站起和转身,我看见她的后背和两臂像是涂抹了一层黑炭……
    我的呼吸越来越急促——难怪王老师常在闷热的天气也只能穿长袖衬衫!突然,一双大手像钢丝钳似的牢牢抓住我的胳膊,吼道:“你这个兔崽子,胆敢偷窥女老师洗澡!”我转头一看,顿时吓得魂飞魄散——高校长!
    “啊呀——”屋内的王老师听见了窗外的动静,惊叫一声,拉灭了灯。
    过了一会,头发湿淋淋的王老师匆匆赶来。见是我,她的眼神充满了震惊、困惑和不解。“王老师,他在窗外偷看……”高校长硬生生地咽下了半截话,“依我看,得开除!”
    “高校长,我刚才是在洗头呢!”王老师深深地看了我一眼,轻声说,“这事交给我处理吧——他还是个孩子!”高校长瞪了我一眼,挥了挥手。
    我低着头,跟王老师离开了高校长的房间。在操场上,王老师用责备的语气说:“你怎么出现在老师的后窗?”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头勾得更低了。
    “现在没有其他人了,你告诉我,老师的身体美不美?”王老师突然颤抖着声音问。
    “美!王老师,你在我心目中是最美的!”我小声说。“谢谢你!”王老师的语气哽咽,“这事就当没发生过。你还小,要好好读书。你答应我的,要考上B大的!”我抬起头,看着王老师郑重地点头。
    几天后,我去王老师的宿舍送试卷。门没有关严,我从门缝里看见了“花格衬衫”,他和王老师背对着我,在争论着什么。我站住了,屏住气息。
    “小梅,你为什么要逃避呢?我爱你,就算你到天涯海角,我也不会放弃的!”是“花格衬衫”的声音。“我身体曾经重度烧伤,连我也不敢正视自己的身体!你这么优秀,我配不上你!”王老师轻轻别过头。“小梅,求求你……”“花格衬衫”想抓住王老师的手,却被她打开了。
    “现在没有其他人了,你告诉我,我的身体美不美?”室内静了一会,王老师突然颤抖着声音问。多么像问我的语气啊。我的心里像是被什么扎了一下,又酸又疼。
    “美,小梅,你在我心目中是最美的!”“花格衬衫”抓住了王老师的手,郑重地说。这次,王老师没有躲避,任他抓握着。我赶紧避到一边,眼角的泪水啪啪地滴下。等了好大一会,已平静下来的我才敲开了王老师的门。心情大好的“花格衬衫”笑眯眯地看着我,又看了看王老师。羞涩的王老师怕我又做出什么莽撞的行为,忙向我介绍说:“他,杜震宇,我的大学同学。现在他是我的,我的男朋友了!”   
    我知道,以后再也不用保护王老师了。我看见王老师的脸上浮起了快乐和甜蜜——这个表情,当时就投进我的心湖里,并一直沉淀到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