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少一荒唐,今生心难安



    我是一个过了花甲之年、满堂儿孙的老人。年轻时的一桩“丑事”至今萦绕在我心头,总也挥之不去,让人难安。也许,只有到我进入“天堂”,这件事才会全无?
    那是上世纪60年代初,清明前后一个乍暖但还有些寒意的上午,一位针灸名医回到我任教的那个村庄探亲。慕名来找他看病的乡邻非常多。我也随着人流来到他家求治头晕梦多症。轮到我时,他给我把脉。不多时,他脱口而出:“这是手淫过度,或结婚过早所致。”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我的脸已经红到耳根了。我觉得满屋男女老少无数双惊奇、戏谑的眼睛齐刷刷地全瞪向了我。那感觉就像有无数根针直向我刺来一样,浑身难受。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那间屋子逃回学校的。回到办公室,我感觉众同仁看我的眼神也特别怪异,难道他们也知道这件事了?
    那位大夫把脉真的很准,我非常佩服。坦白地说,我是上初三时染上手淫的恶习的,而且频率很勤。一年后,我就感到头老嗡嗡作响。虽然我多次想戒,但戒了又犯,犯了又戒,稀稀拉拉八九年没断,最少也是一周一次。一直到26岁那年,我结婚后才彻底戒掉这个恶习。
    此后,我有一种感觉,就是无论我走到哪儿,无论碰见熟人还是陌生面孔,他们看我的眼神儿都是怪怪的。走过去之后,我总感觉那些人都在背后对我指指戳戳地说:“嘿,那家伙手淫、手淫!嘿嘿……哈哈……”
    后来,我调离了那个村子。但那种事却如影随形般地缠绕着我,挣也挣不脱,甩也甩不掉。于是,我很害怕碰见熟人,尤其是熟脸儿,每次人家笑逗一句,就够我难受半天的。我也知道那事(手淫)不是什么肮脏的事,它只是排遣压力和性欲望的一种合理方式。但别人没被拿出来抖落、奚落,也就不会有心理担忧。唉,青年时代的荒唐举动搅得我几十年、也许终生难得安宁、清静。
                                         一个害羞、难堪的老人  苦言

    专家点评:
    这是一封真实的求助信。奇怪的是,它竟发生在21世纪的北京。
    先谈谈一个老话题——手淫。从现代医学和心理学的观点来看,手淫只不过是一种在性冲动时自我发泄性欲的行为。青春期到来之后,无论男女,在性激素的作用之下,随着性的发育,都会自然而然地产生性冲动。而作为一种本能,会在生理需求和心理需求的驱动下,开始性的自我刺激。这就是“自慰”或者称之谓“手淫”。由此看来,由性冲动而驱使的手淫活动,完全是一种自然现象,与这个人的“道德品质”并不相干,更不是“恶习”、“荒唐举动”。
    退一步说,从青春期性发育逐渐成熟到法定的合法结婚年龄之间,一般需要七、八年或更久。而人生的这一段时间里,性的能量总得找出一条发泄的途径,以解除性的紧张吧。根据能量活动的原则,能量积蓄到一定的程度之后就必须释放,如果继续压抑着不让释放,则就会爆发,就会作乱。严重者就会发生侵犯异性的行为,甚至会出现性犯罪行为,危害社会治安。从这个角度来看,用手淫来解决无疑是一种最简单、最方便、最安全的解除性紧张的途径。因而,人到了年龄之后,进行手淫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只要不沉迷其中,就无须大惊小怪、内疚自责。
    至于到什么程度才算是“沉迷其中”,并没有绝对的频率标准。一般认为,以不影响白天的学习、工作、生活为度。处在青春发育最为旺盛阶段的来信者,绝对不会因手淫而“精尽人亡”,“死于非命”。这一点,我想你是有体会的。
    问题的关键在于,你还是没有完全从内心改变传统上认为手淫是一种“恶习”、“荒唐举动”的看法。因而会认为,那位针灸大夫让你在大庭广众之下大丢面子,让你没法为人师表,让你没法做人……加上你的性格(“一个害羞的老人”),使你更是对这件事情耿耿于怀,难以忘却,带到了这把年纪。
    要解决你的问题很简单,只要你改变对手淫的认识就行。随着社会的进步,更加上不少医学家、性学家、康健教育工作者正在为手淫正名。近年来,有你一样认识的人们对手淫的看法已经开始有了较大的转变。希望你也放下这个早应抛在上个世纪的包袱,否则此事真如你所说——要带到“天堂”了。(专家:杨华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