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饕餮女孩”的忧伤



    到了约定时间,王璇准时出现在我的面前。她很年轻,还带着几许稚气。她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一双水汪汪会说话的大眼睛和过分纤瘦的体型。女孩很开朗健谈,这和来我这里咨询的一般病人迥然不同。不过女孩开口说的第一句话却让我大吃一惊。女孩说,恐怕你想不到,别看我这么瘦,我却是个贪吃狂哩。在我的鼓励下,她开始倾诉藏在心灵深处的隐秘。
    小时候我有点婴儿肥,胖嘟嘟的。不过,在进入青春期之前,我从来没有担心过自己的体重。直到有一天,有个同学的家长和妈妈聊天时,说我有点胖。我听了,刹那间感觉就像世界末日,自信心像被刺破的气球一样瘪了下去。从那时起,“有点胖”的缺点,被追求完美的我放大了千百倍,为此惶惶不可终日。
    我下决心减肥,但不敢告诉父母,因为他们是绝对不会同意的。于是,每次吃饭,我都想办法瞒着他们,偷偷地倒掉大部分,自己只吃很少的一点。没有经历过减肥的人,很难体会到节食那种难言的痛苦。面对美食,自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种心灵上的激烈挣扎真可谓刻骨铭心。皇天不负苦心人,我的体重迅速降低,165cm高的个子,体重才80斤多一点。别人夸我婷婷玉立,越来越漂亮了。我听了,心里美滋滋的。但是没人知道我付出多么大的代价——很多次,我因为营养不良晕倒过。更可怕的是,我开始把自信完全建立在自己的体重上。
    我17岁那年,爸爸有了外遇。从此,往昔温馨的家开始战火不断。父母只顾发泄他们的愤怒,无人顾及我的感受。在父母的夹缝中,我艰难地读完了高中。巨大的压力,巨大的委屈,让我常常失眠,以泪洗面。有时候,感觉整个世界都是灰蒙蒙的。
    有一次,因为在家里受了委屈,我哭着跑了出来,心里都有自杀的念头。恰巧路过一家食品店,心想,既然要自杀了,还保持体形给谁看呢?于是,我买了一大包食品,大吃一通。说来奇怪,在吃的过程中,我越来越平静,最后完全冷静下来。然后,我开始后悔不迭,有一种干呕的冲动。我下意识地觉得自己变得无比肥胖、无比丑陋。强烈的负罪感让我冲进洗手间,把手指抠进喉咙里,让吃进去的东西全吐了出来。
    这次经历,让我非常难忘。我吃惊地发现,进食原来是对付压力的一剂奇妙的良药。它让我安静下来,不再有焦虑,并且吃了吐出来,又没有肥胖的后顾之忧。后来,爸爸妈妈和好了,整个家又安定下来,但这时我已经爱上了大吃——这种缓解压力的方式。就这样,从节食到暴食然后呕吐掉,我开始了恶性循环。
    上大学时,班级有个女孩,她不但好看,而且又高又瘦,体形娉婷。都说女性之间无处不存在战争,那个女孩的出众让我感觉压力很大,有一种强烈的失落感和危机感。在这以瘦为美的年代,我就在“瘦”上多下功夫。为此,我一方面严格控制自己的饮食,在体育锻炼上多下功夫;另一方面,我暴食更频繁了,遇到压力和不开心的事时,我又情不自禁地暴食一顿,然后呕吐掉,甚至不惜用泻药。当然,这一切都是瞒着别人进行的,甚至连大学时谈的男友也不知道。
    大学毕业后,我应聘到一家外资公司当文员。外企工作的压力是一般人无法想象的。更要命的是,这个单位中午甚至晚上加班时,都提供饮料和点心等工作餐。每天我都在想尽办法抵御那些高热量“垃圾食品”的诱惑,饿一整天,晚上常常是饥肠辘辘。我控制不住自己,睡觉时偷偷地暴饮暴食一顿,然后呕吐掉。然后,又为坚持了一整天,最后一刻功亏一篑而感到沮丧和羞耻。
    让我无奈的是,现在我暴食的次数越来越多,越来越失去控制。每当情绪波动,感到压力、不安全或者被拒绝时,我就大吃一顿。呕吐对我来说,现在已经是轻车熟路,不用把手指放到嘴里,只要想到呕吐,我就能吐出来。
    因为无休止的呕吐,我饱受咽喉炎的折磨,而且因为胃酸的侵蚀,又有了严重的牙病。我常常感到疲倦无力,浑身都疼。食物,让我又爱又恨。我还不得不为花在食物上的钱和看病的费用头疼。我非常想改变自己,不再把所有的精力都浪费在食物上。但是,暴食像蛆一样附在我身上,我总也甩不掉。

心理点评:
    在心理学上,有一种心理疾病,叫“心因性暴食症”,通常被简称为暴食症。它的特点是在短时间内患者吃下大量的食物,然后采用自我催吐,或者用泻药等方式快速“清除”。
    从本文可以看出,王璇虚荣心比较强,过度追求完美和赞扬,发展到后来“开始把自信完全建立在自己的体重上”。此外,她的性格比较脆弱,心理承受能力差,加之家庭变故那段经历,让她的内心深处隐藏着很深的不安全感。所以,一遇到挫折,潜意识地就从食物中寻找安慰,以缓解压力。其实,这也没有什么错,正如男人喜欢用烟酒来缓解压力一样,女性更喜欢用食物来卸下思想包袱。但是什么事情一旦走向极端,就会变成问题。
    治疗暴食症与戒烟、戒酒一样,是个长期工程,需要持续的努力和警戒。首先,建立正确的饮食和体重认知之观念,提升个体的自尊。其次,一日三餐应定时定量,学会适可而止,并且要避免患者独自进餐。第三,采用心理治疗,比如厌恶疗法或阳性强化法等。严重者需住院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