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比父亲走得快



    父亲晚年得我这一女,十分的来之不易。恰巧我又是那般调皮,巧言辞令,所以父亲一直宠爱着我。这样的宠爱,从来没有因为我逐增的年岁改变过。 
    高考填报志愿,我和所有的同学一样,选择了外省的高校。母亲着急了,怕我在外面吃苦受累。可父亲却说我已经是大孩子了,是该到外面磨练一下了。 
    父亲说是这么说,可每次我去学校、回家,都是母亲在家做饭,独他一人在车站静静等我。每每下车看到父亲,我总是很自觉地把手里所有的大包小包扔给他,然后长长地嘘一口气,大步朝前走。边走还边和我的同学朋友发短信,煲电话。
    后来,我暑假不回去了,跟一帮朋友一起做事。父亲每天晚上会准时打电话给我,朋友们都笑,还跟个小孩子一样。于是,我告诉父亲,我们这里晚上有的时候也要上班。从那以后,父亲的电话终于由一天一次变成了一周一次。 
    过年回家,父亲上下左右地打量我,说我瘦了。我敷衍地回答他,是瘦了。其实,他哪里知道我这个假期胖了足足六斤。 
    他告诉我,要多锻炼,锻炼能够帮我改善体质。可我讨厌跑步,讨厌那种全身流汗的感觉。于是,父亲就叫我走路,快速地走。为了让我有信心一直锻炼下去,父亲亲自督促我,陪我一起快走。 
    傍晚,我和父亲在小区的花园里竞走。结果,我赢了。我当时开心得大声欢呼。因为,他在我心里,是一座无法摧毁的山。
    春节刚过,我便急着要回学校。因为我们组织了一个社团,并且创办了一个培训班,我们要去开展新的招生计划。 
    父亲将那些平时我爱吃的东西早早预备好,装入一个黑色的背包里,不停地嘱咐我,这个包就留在身边,可以随时打开,不要怕麻烦。母亲则把我平日里的衣物收拾妥当,足足一大口袋。 
    车子进站的一瞬,父亲将我的两大袋行李背起,叫我拿票先上车。我习惯了这样的接送方式,自认为理所当然。我以最快的速度冲到自己的座位上坐定,不到一会儿,父亲就已经将我的行李背到了座位上,并且搁置妥当。
    我怕他会在车上唠叨太久,于是骗他说车很快就要开动了。他如平时一般,只说了一句路上小心,便匆忙地下车了。 
    我无聊地向窗外张望着,忽然一个老头闯入了我的视野。他背着一个大大的行李包,艰难地行走着。前面一个清瘦的男孩手捏车票,催促着他快些。他将背上的行李包用力向上抬了抬。站定了一会儿,头朝向车门的方向,嘴唇动了动,好像是示意男孩先挤上车,他随后就来。
    那男孩朝着人潮拥挤的车门口直奔而去了。这时老头才把行李袋重重地放了下来,可又迅速地背起,朝着车门的方向奔去了。
    我急忙回头,泪眼模糊,不忍再看。我想,父亲的模样,大抵也是这样吧?
    我想起那日的竞走。父亲大口地喘气,大笑着说他的闺女长大了,长大了。幻想无数个镜头对着父亲,在车站的出口处。列车在距离几分钟到达的时间里,他是如何的欣喜和焦急。列车在距离几分钟开动的时间里,他又是怎样的无奈和黯然。 
    或许,他真的老了。从他大口大口的喘气,手抱行李时蹒跚的步履中,他深陷的鱼尾纹里……无不印证着他的老。只是我习惯了他这样彻底的付出。 
    我比父亲走得快,无论是在车站里还是车站外。可这样的快,也许正是所父亲希翼的,也是我无法改变的。 
    记得小时候父亲曾对我说过:“你以后要走前面。” 
    我问他:“为什么我要走前面?”他捏着我的鼻子微笑着说:“只有这样,我才能看到你是否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