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角戏



    爱过一次就不会害羞了

    不见到经纬,我不知道自己原来也可以那么轻易就动情了。原本我以为自己是一块拒绝融化的冰,很难被谁打动。可见到经纬的一刹那,我知道自己再也做不回一块冰了。我变得没有骄傲的姿态,没有锋利的棱角,没有透明的心。我完完全全地改变,融化,破碎,而且想不到,速度竟如此之快。

  经纬是艾蓝的男朋友,而艾蓝是班里最风情妩媚的女生,会抛媚眼,会撒娇,会化各种各样的妆,会头一歪朝你粲然一笑,笑得你的心都一晃一晃的。女生们大多因为嫉妒而恨艾蓝,所以艾蓝没有多少女朋友。只有我一个人愿意亲近她,宁愿陪衬在她身边做绿叶。因为我是多么想再一次见到经纬,靠近经纬。
  我成了艾蓝的小跟班,陪她买东西,给她拎包,帮她打饭……只为能听到多一些关于经纬的点点滴滴。经纬喜欢村上春树的书,喜欢穿以纯这个品牌的衣服,喜欢某种类型的女孩……根据艾蓝的判断,她自己就是经纬喜欢的标准女生,风情优雅,有艺术气息。

  或许吧。我没有艾蓝背后的好家庭孕育出来的优越感。我只是平常再平常,普通再普通的女孩沈小米。就连我的名字听起来都是那么促狭市井——小米!18年来,我第一次讨厌自己的名字。我甚至在背着艾蓝的瞬间,设想自己叫“沈小艾”“沈艾蓝”。如果真是那样,又会是一场什么样的人生?我或许也会遇到如经纬那样的男生。

  经纬来找艾蓝,有时她不在,我替她收下经纬带来的礼物。经纬对我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谢谢你”。我的脸转瞬就红了,为什么在见到他之前,要自己变得勇敢洒脱一点的鼓励一点都不见效。

  有一次,我当着艾蓝的面就脸红了。艾蓝摇着我的胳膊说:“小米,你真应该好好恋爱一次。爱过一次,你就不会这么害羞了。”艾蓝的笑飘在风里,传出去好远,在一棵树下等她过去的经纬也一定听到了。我心里气恼不已。艾蓝穿着新款的艾格风衣跑过去,轻盈动人,经纬忍不住抱住她,艾蓝的笑声又响起来,清清亮亮的。我转身离开了。那样的一个怀抱,我也想拥有一次。

    夜色里的表白

    艾蓝的社交活动多,并不是所有的时间都能留给经纬。经纬坐在我们寝室里等艾蓝回来,等了整个下午。光线渐渐暗淡下来,他变得心绪不宁。我的手心里沁出汗来,握紧、松开,又握紧、又松开。我终于在经纬要站起来离开的瞬间,鼓起勇气说:“经纬,我请你吃饭吧。看样子,艾蓝要很晚才能回来。”我不知道他肯不肯,但哪怕试一次,被拒绝我也不后悔。

    “好啊。”出乎我意料,经纬答应了。在一家小酒馆,我们一杯接一杯地喝酒,各怀心事的男女很容易就醉了。醉了就有勇气问平时不敢问的话:“经纬,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女孩子?”经纬说了一句很含糊的话:“说不清,喜欢有时就是一瞬间的事,不是理智能决定的。”

  借着酒劲儿,我忍不住哭了。我不正是这样吗?在看到经纬的一瞬,明明知道他跑来追求艾蓝,可我就是忍不住要喜欢他,要爱他。借着酒劲儿,在我们结账走出小酒馆时,我忍不住从背后抱住了经纬。经纬的身体变得僵硬,绷得紧紧的。“我喜欢你!我一直喜欢你!”脱口而出的表白,让我们两个人都愣在原地。良久,经纬掰开了我的手,走进夜色中。我蹲下来,头埋进膝盖间,无声地抽泣起来。

  这就是我的初恋,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的初恋。我忽然明白,即使我们之间不隔着艾蓝,经纬也不会是我的男朋友。

  之后,我很少再看到经纬。艾蓝总是在寝室里打扮妥当,嘟囔地抱怨说:“为什么总让我去找他?以前都是他跑来见我的啊!”然后气鼓鼓地出门约会。

    只有我知道为什么,可是我不能够告诉艾蓝。

    下一页:一个人的青春独角戏

    一个人的青春独角戏

    艾蓝很快厌倦了被动赴约的日子,她是喜欢新奇与浪漫爱情的女子,加之又有帅哥追求,新的恋情逼近,艾蓝很快作出和经纬分手的决定。

  我总是等到晚归的艾蓝,一遍遍追在她身后问:“你真的想好了吗?你真的决定放弃经纬了吗?”艾蓝很不耐烦地说:“你喜欢就拿去好了!不要再跑来问我这种无聊问题。”我沉默,她当他是一件东西,一个物品,可以随意转让赠送,而我当他是一块宝。

  我不愿意从艾蓝的嘴里打探经纬的住址。那个冬天,我做得最多的一件事,就是一个人跑去离我们学校不远的财经大学。我以为可以碰到经纬,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希望,我也不愿错过。我走遍了财大校园里的每一条甬道,每一个球场,每一所教室、食堂、阅览室,可都没有遇到经纬。熙来攘往的学生,抱着书本急匆匆地赶路,我的心一遍遍空洞地大喊:“你在哪里,你知道我在找你吗?”

  一场大雪过后,我摔倒在湿滑的路面上。阳光刺目,白茫茫的雪地,一眼看不到尽头。我放弃了继续寻找经纬的念头,也许这就是缘分。

  一直到毕业,艾蓝又谈了几场轰轰烈烈的恋爱,然后迅速锁定一个小业主,成为“毕婚族”的代表。婚礼上,我给艾蓝当伴娘。看她终于志得意满的表情,我不知是喜是悲。想起小酒馆里,经纬一杯接一杯喝酒的伤感,他说他那么爱艾蓝,可艾蓝的心开在四野。

  白酒的辛辣把我的眼泪逼出来,经纬的哀伤又让我把眼泪咽回去。在痛苦与酒精的双重作用下,那一夜,我又哭又笑,说着胡话,把艾蓝吓坏了。

  说到底,这是我一个人的青春独角戏,无所谓两难,只是痴情与迷恋到底的固执……信奉“干得好不如嫁得好”的艾蓝,婚后慢慢地少了音信。而我这样的女子,是一定要靠自己的双手搏出一片天地的。我离开了上大学的城市,去了遥远的南方。

    梦醒时分

    命运让我从丑小鸭蜕变成白天鹅。慢慢地,也开始有男同事追求我,他们赞我气质独特,有种哀艳的忧郁之美。我心里苦笑,我把经纬的气质都秉承了来。而多年的相思浸入骨髓,让我很难接受一份新的恋情。

    我如暗夜里怒放的玫瑰,一点点盛开,释放着骄傲和美丽。如果再见到经纬,我想他的眸子一定会在我身上停留吧。被派公职出差,我心绪难平地来到了大连。这座有经纬的城市,是他的故乡和现在居住的地方。

  我走在城市边缘的海岸线上,一浪一浪的海水涌过来,拍打着我的脚背。面朝海天一色的茫茫天际,我禁不住大喊:“你知道我在等你吗?经纬,经纬——”海水吞噬了我的诘问,只听到涨潮时汹涌的号啕。

  黄昏时,我回到酒店,终于试着拨通了从艾蓝那里要来的经纬的手机号。他接了起来,叫出我的名字:“沈小米!”我吃惊不已。“你的手机号一直都没换,这么多年了,你真是念旧!”经纬的声音听起来兴奋不已。

  是啊,大学时的手机号,一直用到现在,在城市与城市之间漫游,但我一直舍不得销号。因为我怕旧日的他有一天想起我,也会像我这般突然打来电话。

    经纬说要请我吃饭!站在镜子前,我看到现在的自己,褪去青涩,比当年的艾蓝更美。体面的职业让我拥有不菲的收入与相应的物质匹配,独特优雅的服饰,高档化妆品常年滋养出来的好皮肤……这一切令我看上去年轻而自信,我觉得自己终于有资格去见他了。

  经纬选定的小酒馆和我们当年各持一杯白酒喝醉的小酒馆并无二致。我终于再见到他,我们都被彼此吓了一跳。一个发福,有着大肚腩,胡子没刮干净,裤子上有着隐隐油渍没洗净的男人居然是经纬!而他看到我的瞬间,嘴巴讶异得久久闭不拢。

  此去经年,岁月将我们打造成现今的样子,这是我们谁都没有预料到的。心底的失望一层越过一层地漫上来,比涨潮时号啕的海水更甚。他变成一个家长里短的男人,而我,怎么也跳不出这场占据了我整个青春的暗恋独角戏。我们又变成各怀心事的男女,一杯接一杯喝酒。

  终于,经纬开口:“听说你们公司在大连有办事处,能不能给我小姨子在办事处安排个打杂的工作?她今年26岁,职高学历……”被经纬揪回现实中,我才知道他请我叙旧的真正意图。

  我买了单,给了他一张我的名片,让他小姨子直接联络我。经纬放心地长舒一口气,提出要送我回酒店。我赶紧拦了辆的士,说不必了,截住了他的热情。

  他站在车窗前,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小米,当年……”我朝他挥了挥手,果断地摇上了车窗。当年的一大篇风月情愁已然翻过去,在这个夜晚必然来临之前,不提也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