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很想恋爱



那不幸的童年,那份残缺的爱,注就了今天这场爱情悲剧。就如一片片飘零的花瓣,沾满了晚秋的霜露,划过我那颗稚幼的心,留下了很深很深的伤痕,竟难以愈合……
我五岁那年,父母很不友好地离婚了。我跟了父亲,从此再未见过母亲,听说她去了南方。后来,父亲又娶了现在的母亲。她从未打骂过我,也从不吝惜于给我新衣服、好玩具。在别人眼中,我是个不幸中万幸的孩子。但我知道,她不爱我。在我的记忆中,她从未抱过我一次,更何况她又是一个极爱干净的人。父亲本来是愿意抱着我玩的,只是后来有了弟弟,我就只能在梦中享受他那热乎乎的胸膛了。
我的成长平静无波。外表孤傲的我却一直很想恋爱。我渴望能有一双温暖的手轻轻地拂过我的头发,落在我的脸上、身上,让我偎在他的怀里静静地入眠,而不必再受失眠之苦。我曾那么炽热地渴望过,那时我才上中学。
我在大学里碰上嘉,他是个稳重、善良的人。他长得高大,在篮球场上很夺目,在文学方面也有一定的功底,然而他最初让我心动的并不是这些。有一次,他打完篮球后大汗淋漓地回宿舍。我在路过的一刹那,看到他穿了一件浅灰色的衬衣,只扣了下面两个纽扣,露出了健壮而丰厚的胸膛。从那以后,他成了我魂牵梦萦的王子,直到我们开始了约会。
毕业后,我们分回同一座城市。我们之间的恋情也与日俱增。终有一天,宿舍里只有我们两个人时,他野蛮地压住我,狠命地亲吻。我非常冷淡地拒绝了他的吻,或者拒绝的还有他别的要求。我冷静地告诉他,我喜欢他拥抱我的感觉,喜欢他轻轻地拨弄我的头发,聆听他心脏的跳动,却不喜欢这样,包括亲吻。尽管我是小心翼翼说的,仍明显地看到他眼中划过的失望。我害怕伤害他,对于我来说,我是全身心地爱他的,甚至觉得他和我的生命同样重要。我热衷于他的拥抱,当生命中出现灰色时,这是对我最大的慰藉。在以后的日子里,我接受了他火热的吻和别的要求。尽管我用了最大的努力,却丝毫调动不起自己的热情。情况很糟,每每结束后,他都不太高兴。因为我总是那样地勉强。
从大学里我们第一次单独见面开始,至今已有六个年头了,家里人忙着为我们张罗婚事。我为自己选了一件无袖的白色婚纱,却看到他放在我床头的信。
我曾至爱的萍:
本来我们的婚礼定在我们第一次约会的那天很合适,九月初九,久久长远。
萍,我爱你,你也爱我,对于这点是不必有半点怀疑的。然而,爱情不等于亲情,爱情有着亲情所不能替代的内容。你对我只有一个要求,抱着你哄你入睡
萍,你是个好女孩,无论为你的爱去做什么,都不会让人后悔。然而,你所需要的是亲情的爱而不是爱情的爱。也许,你一直想要的只是对你不幸童年的补偿,可为什么要用一生去补偿那一段不幸呢这实在很残忍。在我们相爱的六年里,我曾用过许多办法,却无济于事直到不再有希望。你需要的是一双温暖的手来安抚你入睡,而不曾渴望要一双滚烫的手来撩起你爱情的火花。
我是信缘分的。我很失望我不能再欺骗你,也不能再欺骗自己。
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已踏上了南去的列车。
请你多保重

眼泪,无声地流干,渗到白色的婚纱里。我只觉得眼前一片恍惚。
我自杀过两次都被救活。如今,连死的勇气都没有了,只能一天天地期盼着嘉从远方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