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岁少女为何纵火


奇怪的纵火串案

  广州市下辖的朱村镇×村是个有着4000余人、800多户的大村。村中水泥路面宽阔平整,家家户户的楼房漂亮美观,处处呈现出致富后的繁荣景象。

  可谁知,自今年春节以来,村里就被一种恐怖气氛笼罩着——村民的柴房经常莫名其妙地起火。村民们至今还清晰地记得,在今年正月初六中午,沉浸在节日气氛中的村民都在家里吃午饭,突然村里传出了呼救声:“救火啊!起火了……”

  听到呼救声,村民们纷纷端盆提桶出了屋。只见村里两户人家的柴房浓烟滚滚,大火熊熊。人们丢下酒杯碗筷,飞快地奔赴失火地点,齐心协力把大火扑灭了。大火扑灭后,大家见只烧了两间柴房,损失不大,以为是主人不慎失火,也没太在意。可是,自这天开始,怪事就出现了,村里的柴房隔三差五就会莫名其妙地起火,有时一天要烧上好几间。而且,这些大火烧得半点规律也没有。早晨、中午、晚上,随时都会起火,有时大家正在家里吃饭或看电视聊天喝茶,突然屋旁的柴房就燃烧了起来,令人防不胜防。

  其实,该村村民早已用上了液化气,但是,因为沤肥需要,大多家庭都还习惯用柴草煮饭。所以,各家各户都在主房的旁边盖了间小柴房,里面放些柴草、农药、化肥及一些小农具等。还有人家在柴房里关养耕牛、鸡鸭等。对于频频发生的柴房失火事件,村民们既愤慨又惊慌,也很无奈。他们不明白,如果是有人刻意纵火,为什么每次只点燃柴房?柴房里值钱的东西不多,即使全部烧光,对房主也不会造成太大的损失啊!这火起得太莫名其妙了。纵火者的动机和目的是什么?

  

令人震惊的破案结果

  派出所做过调查,一时也没查到有效的破案线索,于是,各种说法在村里传开了。有人说村里地下有“地火”,导致柴草“自燃”;还有人说是“天火”所致,是“火妖”作怪。一些迷信的人们请来师公道士,“驱妖送鬼”,村里几乎每天都能听到锣鼓爆竹声和驱鬼声,闹得鸡犬不宁。村支部和村委会为了防止火灾发生,组织村民成立了一支专职巡逻队,昼夜不停轮流值班。尽管如此,火灾还是接连不断发生。该村奇怪的“失火案”引起了镇里的高度重视,镇领导请来专业人士和刑侦人员分析案情,经调查分析,排除了“地火”和“柴草自燃”的可能,基本肯定这是人为纵火。于是,镇派出所抽调了几十名警察和联防队员成立专案组,长驻村里破案。

  专案组每天悄悄进村布控,希望早日抓住纵火者破案。工夫不负有心人,破案的时刻终于被持之以恒的专案组等来了。6月11日傍晚6点多钟,天空突然下起了瓢泼大雨,埋伏布控的专案组成员仍坚守在各自的岗位上,警惕地盯视着自己的布控点,半点也没懈怠。这时,一个穿着雨衣的瘦小身影落入了布控人员的视线。只见他冒雨在村道上走了一阵,然后钻进了一家柴房。布控点的干警马上电告同伴,通知他们向这间柴房靠拢。

  瘦小的身影进了柴房之后,警觉地环视了一下四周,发觉没有什么异常情况,又把笼里的鸡放出来,赶出柴房,而后从怀里掏出一盒火柴,划燃了第一根火柴。但是,因为屋里柴草较潮湿,没有点燃,接着,他又划燃了第二根火柴。这次终于把柴草点燃了,见柴草燃烧起来了,瘦小的身影便转身逃离柴房。可是,就在他即将出门时,布控人员如神兵天降突然挡住了他的去路。面对黑洞洞的枪口,纵火者惊叫一声,瘫倒在地。布控人员一面去扑灭柴房里的火,一面抓住了纵火者。可当他们看清了纵火者的面容时,全都惊呆了……

  原来,点燃柴房柴草的纵火者居然是个十来岁的小女孩,此刻,她双眼正露出惊恐的目光,绝望地盯着这些从天而降的“警察叔叔”。参与布控的村民马上认出了这个小女孩,她是12岁的六年级学生阿灿(化名)……

  在村委会办公室里,面对“警察叔叔”,阿灿坦白了村里一系列纵火案都是她一手制造的。当她详细地陈述了自己的做案动机和经过时,干警们都惊愕地张大了嘴……

    

小女孩纵火是为了发泄情绪

  说起来令人不可思议,阿灿纵火的动机竟然只是为了发泄自己极度压抑的情绪。

  阿灿下边有个弟弟。她说她从记事起,就过得不如意,心情感到压抑。父母对她不太好,对弟弟却十分宠爱。她常挨父亲的打骂,从7岁开始,就经常跟父母去干活了,而弟弟却不用干活。现在,每天的午饭都是由她做的。她发育得慢,个子比同龄孩子矮小,若从她的身材看,至多像个上三年级的孩子。她还说她的学习成绩不好也不坏,不太受老师关注,因为性格内向,同学们都不喜欢跟她玩。孤独无奈的她就经常与同学吵架。她觉得自己是个被遗弃的人,心里很委屈难过,总想找个机会发泄情绪和报复别人。

  今年正月初六,她又因一点小事挨了父亲的责骂,她委屈地流着泪,在村里瞎逛。当她走近一家柴房时,便下意识地钻了进去。在柴草堆上坐着流了一会儿泪,突然发觉身上揣了一盒火柴,便掏出来划着玩,无意间把柴草点燃了起来。她又战战兢兢地跑出来看热闹。看着大火熊熊燃烧和人们灭火时的紧张惊惶相,她偷偷地笑了,顿时觉得刺激解恨,心中的委屈和痛苦一扫而光……

  有了那次无意间的“成功”,见人们丝毫没有怀疑自己,阿灿暗自高兴了好一会儿。从那之后,只要受了委屈或心情不好,她就会去烧一间或几间柴房泄愤解恨。时间一长,居然纵火“成瘾”难以自制了。在她被抓的那天中午,天降大雨,电闪雷鸣,阿灿坐在客厅看电视。父亲警告她说,把电视关了,不然会被雷电烧坏的。可阿灿却没听父亲的话,继续收看。不一会,一个炸雷下来,电视机果然被烧坏了。父亲大怒,抓住阿灿狠狠地揍了一顿。下午学校考语文,她认认真真地答完卷,便放学了。她想起中午挨打的情形,越想越委屈,所以,一回到家里,她就马上顶风冒雨去纵火泄愤……

  案子破了,怎么处理善后事宜已经不那么重要了,人们感到心情沉重的是,从这个少女纵火案中引出了另一种深深的忧患……

  

谁为孩子的心理教育负责

  12岁少女纵火泄愤的消息传出去后,学校、社会都为之震惊。学校老师介绍说,阿灿平时的一言一行并无反常的地方,按时上学放学,从不迟到早退。不过,她是个倔强的女孩,性格内向,不爱说话,有事不肯找老师谈。批评她,她也接受,从不回嘴,喜怒哀乐不太溢于言表。但她不肯轻易服输,总是与同学吵嘴闹矛盾,别人骂她一句,她回敬人家两句……阿灿干出这种事,学校所有师生都感到非常震惊,无论怎样也不能把阿灿与纵火挂上号。

  一些心理学专家也为此发表了自己的见解。他们认为阿灿纵火是出自心理问题。阿灿因为在很多方面自认不如他人,如家庭宠爱、身高、学习成绩、家庭条件等,这些因素导致她产生了强烈的自卑心理。时间一长,她就走进了自我封闭的误区,交不上朋友,离群索居,对周围的人和事产生了强烈的反感和排斥心理。而自卑心理又使得她与周围的人格格不入,只得处处谨小慎微,维护自己脆弱的自尊。她对世间所有的事都变得无比敏感,哪怕别人一些细微的动作或言辞,她都觉得是冲她来的,对她构成了伤害,于是,她便学会了记仇。记老师的仇,记父母的仇,记弟弟的仇,记同学的仇,甚至对身边的事物都充满了仇恨心理。而她又处于一个相对孤立的环境,心中的怨恨找不到发泄的渠道,加上正步入青春发育期,情绪不稳定,容易冲动,就极易干出一些极端的事情来。所以,她说第一次看到柴房燃起熊熊烈火时,心中便涌出一种强烈的快感。实际上,纵火满足了她的“复仇”心理。

  专家特别提醒:其实阿灿的本质是善良的。每次纵火前,她都会把柴房里的牛、鸡、鸭等动物赶出去,以免殃及动物。由此可见,她纵火的动机只是单纯的泄愤,而不是想加害于人或涂炭生灵。所以说,阿灿完全有可能在正确的引导下恢复正常。学校、社会、家庭不能因为她的违法行为而歧视她,否则会使她更自卑,促使她极有可能再干出更可怕的事情来。惟一的办法就是多给她爱,多给她温暖、宽容和信任,引导她走进群体中,感受到亲情和友情,找回失去的尊严和自信。只有这样,她的自卑和报复心理才能消除。

  一个未成年人干出违法的事,他们可以不必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任,但他们的心理教育又该由谁去负责呢﹖这个话题实在太沉重……

  

编后

  无独有偶。2002年6月16日凌晨,首都北京发生惊天大案——位于海淀区学院路非法经营的“蓝极速”网吧突然失火,死24人,伤13人,其中大多为高校在校学生。公安机关发现,纵火嫌疑人竟是两个初中学生张某和宋某,一个13岁,另一个14岁。他们均因父母离异,缺少家庭管教而经常逃学,整天泡在网吧里。纵火的原因是,两星期前他们与该网吧的服务员发生了纠纷,于是购买了汽油,纵火报复。这些惨痛的教训都提醒家长和老师要注意那些“半大孩子”的心理特点,认识到他们情绪上的不稳定、思维上的偏激片面,以及行为上的冲动和不计后果。因而,平时应当在情绪、思维、意志和品质上给予正确的引导,给孩子更多的关怀和爱护,以避免发生诸如此类因报复而造成的惨痛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