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该如何走出他的温柔陷阱


  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表达出自己复杂的心情。一个19岁的女孩,而且是一个很平凡的女孩——错综复杂的心理……

  他,叫田星(化名),是局里的一把手,管着局里大大小小的事,我们这些打字员只能在给他打材料时才能见到他。他写的字太潦草,我的同事都害怕打他的稿子,见了他都避而远之。只有我会认他写的字,所以他对我有点另眼相看。

  慢慢地,我们熟悉起来了,说的话也多了,他知道了我姓甚名谁,我也从他口中知道了他的一些背景。他有一个女儿,已远嫁他乡,家里只剩下妻子。然而,由于两个人长年累月不在一起,他心灵深处也有酸苦和孤独。我是一个捡来的孩子,虽然我的养父养母都非常爱我,可我总觉得有一种陌生的感觉。自从我5岁那年知道了这件事,就极力地想寻找些什么。就这样,我们谈了各自的酸甜苦辣。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之间的交往几乎到了无话不谈的地步,有时谈到高兴的话题竟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也就在这时,我觉得他的眼神是那样地有吸引力,我的心在怦怦地跳,我不敢再看他的双眼,因为那眼神会让我不知所措。

  他每次都主动和我说话,我也一边打文件一边听他说话。他经常夸我做事认真,说我“打得好快呀”、“你的手好细呀”之类的话。我一听这些话就慌了,因为我这个人是很自卑的,总觉得自己在各方面都很差,特别是相貌方面,我自认为自己是个相貌平平、要身材没身材、要脸蛋没脸蛋的丑女孩。但他却说我并没有我自己想像中那么差,人最重要的是心灵美……他的话感动了我,我竟听得入神,他什么时候走到我身边我都不知道。然后他慢慢地俯下身,看着我。四目相对时,不知为什么,这时的我觉得那眼神好亲切,就像一种父爱的眼神。我不再多想,一下子扑进了他的怀里。他仿佛抱了什么宝贝似的,把我抱得紧紧的。我也像抱住了一位父亲,因为此刻的他充满了亲热感,那肩膀简直就是我避风的港湾。他摸着我的头说:“要是不介意,以后你就当我是你的干爹吧,有什么困难尽管对我说,我一定会帮你的。”我一听高兴极了,就答应了。他把我抱得透不过气来,两只手在我身上不停地抚摸。我只有一种父爱的感觉,觉得这是一个父亲给女儿的表达方式,所以也就任由他抚摸、亲吻……

  以后的日子里,我们就以父女相称。在生活上,他也的确帮了我不少忙。更令我感激的是,他给我哥哥找到了一份称心如意的工作。我哥哥本科毕业后一直没有找到好的工作,听说我托人给他找了一个效益好、薪水多的公司,高兴得不得了,直夸我了不起。我心里也很高兴,打心里感激他。有时要打稿子,如果是我接电话,他就说,你是不是我干女儿呀,上来给我打个文件吧,我也很高兴地答应了。一上去,他就把文件递给我,然后一把把我拉到身边,就问:“你是不是我干女儿呀?”我撒娇地说:“当然是了,难道还有假吗?”他高兴地一边用手摸了摸我,然后又亲吻了我。也不知为什么,我觉得有点紧张,可还是勉强满足了他的要求。后来,他几乎每次都是同样的举动。我开始害怕,开始躲避,甚至开始讨厌我自己。

  可这时的我就像陷进了泥潭,不能自拔,而他也像魔鬼一样抓着我不放。每次总是让我上去,名义是去打文件,可实际却总是推三阻四,让我坐一下,然后又开始那种我所认为的“父爱”。我开始挣脱,开始不愿意,可他却总是说别害怕,他不会伤害我的,让我只当他是我的父亲,父亲和女儿“亲热”一下是没有关系的。可这时的我,再看他那眼神、那微笑、那抚摸、那亲吻,全然和我第一次想像中的不一样。我心里明白,但又不明白,这种“爱”到底能不能接受。我仿佛觉得自己和那些“下三烂”没什么区别,而且特别的脏、特别的贱……不,我不能这样下去。我突然像触了电似的醒了,一把甩开他那双大手,大声说:“不,不能这样,这样做不好……”他仿佛听明白了我的意思,更明白了他自认为是“善意的谎言”哄不过我。他也镇静了许多,他说:“其实我现在很羡慕你们这个年龄,拥有青春,而我呢?如果时光可以倒流,也许我们会是一对很幸福的情侣……”当我再次看他的眼神,那简直就是一种乞求的目光,我的心碎了。虽然他把“父爱”转变成了另一种爱,可我还是想帮他,但我又不能违背了自己的良心和道德。我多么希望,他能纠正自己的思想,可面对眼前的他,我又怎么开口呢?我什么也没说就匆匆地离开了,但我的内心世界又有谁能理解呢?

    

专家点评

  这是一个刚刚迈进社会的19岁女孩的来信。她说,这件事是她“最大的苦恼”,希望有人给她“指点迷津”。其实,不用旁人指点,她心里已经很明白了,那位年长她一大截的领导对她并非真爱,只不过是用“善意的谎言”哄哄她,以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而已。既然心里明白,问题不就解决了吗,为什么还会有那么多的困惑呢?这主要是由于她目前在心理上还有两个障碍,也就是有两个心理问题有待解决:

  其一,是心理表层的问题,即与现实生活紧密相连的心理问题。一个刚刚走上工作岗位,刚刚迈进社会的19岁女孩子最需要有人帮助、有人指导、有人保护。这些“需要”从那位领导那里都能得到满足,她把那位领导当成了“避风的港湾”。更有甚者,那位领导还神通广大,为她的哥哥谋到了一份难得的差事,于是感激之情油然而生。内心里,她需要帮助、需要指导、需要保护,再加上感激之情,使得她无法直接地、明确地拒绝那位领导的举动,可是内心里她不甘堕落,她明白他这种举动的意图,抵制这种举动。这是她内心世界中的一对矛盾。

  要处理好这一对矛盾,光靠她个人的认识和努力是不够的,还要看那位领导的态度。如果那位领导真是有心把她当做干女儿,问题就好办了。但是,从种种迹象看来,这种可能性较小。这就需要她在内心摆正她与那位领导的关系,靠理智而不是靠感情来处理他们之间的关系。明智的做法是尽快地结束所谓的“干爹、干女儿”关系,恢复到正常的上下级同事关系。当然,事情可能不会这样简单,她今后还会遇到与那位领导见面后的尴尬局面,以及那位领导可能的报复举动。心里一定要有充分的准备。

  其二,是心理深层的问题,即她自从5岁知道自己是被抱养的孩子之后,内心便有一股强烈的寻找生父生母的愿望。那位年长的领导就是利用了她的这种愿望,跟她拉关系,套近乎,扮演了“父亲”的角色。认识到自己内心深处的愿望之后,也就是看到自己心理上有这样一个“缺口”之后,今后再遇到类似的情境和人物,心里就有了防范,不致再发生类似的难堪。

  女孩还只有19岁,人生的道路还很长,在人生的道路上还会有各种各样的陷阱,有的温柔,有的凶险,愿她一路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