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晚上的爱情考验


  大一时,我参加了一场辩论赛。论题是:大学生是否可以谈恋爱。我是反方的一辩,虽然我们引经据典,慷慨陈词,结果仍然败下阵来。正方一辩是个名叫章浩的男生,表现格外出色,我输得心服口服。

  大四时,我坠入情网,男友正是那个章浩。

  尽管要忍受自食其言的尴尬和同宿舍姐妹们“不怀好意”的捉弄,我的心仍然喜不自禁。爱情仿佛在我的生活里洒满了一路阳光,让我每天清晨醒来都忍不住偷笑,绽放着青春的活力,挥霍着爱情的想像,这样的日子真好!

  要说美中不足,就是章浩曾与同系的杨阳有过一段有花无果的爱情,这多少有点影响我的情绪。在和他拍拖的同时,我仍然会偶尔发现章浩和杨阳在人群中相视而笑的镜头。杨阳是学院有名的“五朵金花”之一,各方面都挺优秀,是那种让男生很向往的女孩。想想杨阳和自己,有时就会泄气,觉得杨阳就像埋伏在我身边的定时炸弹,说不准哪天就炸毁了我苦心经营的爱情。每当看到她袅袅婷婷地穿过校园,我仿佛能听见炸弹的引线在吱吱作响。

  随着毕业日期的临近,兄弟姐妹们都在为前程而奔忙,我和章浩也开始了对未来的规划。忙碌中,“杨阳”两个字仍然像巨大的车轮,碾得我的心渐渐失血。我一天天憔悴下去,对爱情的把握充满了怀疑,面对毕业去向的抉择,我决心要考验一下章浩的爱情。

  主意已定,我以杨阳的口吻给章浩写了一封信。信中追忆了美好的往昔,剖析了他目前女友的种种不足,还有重温旧梦的暗示,末了,情深款款地邀请他于星期五晚上到校外的白桦林中详谈。拟稿、打印,一切进行得有条不紊。在捍卫爱情的那一刻,我觉得自己很神圣。当我把信塞进邮筒的瞬间,手指竟剧烈地颤抖起来——这封信发出之后,究竟会有怎样的一种结果出现呢?

  终于挨到了星期五。傍晚,章浩对我说:“今天不陪你去图书馆借书了,我有事。”

  “什么事?”我的声音充满焦躁。

  “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回来后再告诉你。”

  “现在不能说吗?”我简直在乞求他了。章浩欲言又止,拍拍我的肩转身离去。

  那晚,我哭湿了一条枕巾。他预备告诉我什么呢?告诉我他和杨阳旧情复燃的结果吗?而现在,什么结果对我来说都不重要了,因为他毫不犹豫地赴约本身就是个残酷的结果。

  在哀叹爱情夭折的同时,我庆幸自己能及时识破章浩这个伪君子。比起其他被爱情蒙蔽了理智的女孩来说,我又是多么的幸运,真感谢那封信,帮我做出了人生的决断。

  从第二天开始,章浩的人我不见,他的电话我不接,他的信我也不看。我以最快的速度联系好工作单位,在同学都没有离校前,就急急忙忙地逃离了这座城市,回到外省的家。送别的火车站上,同学们的眼泪哭成了凄风苦雨,泪眼婆娑中我看见了章浩那张憔悴的脸。

  “为什么?”他抓住我的手问。我无语,就那么凄然地四目相对。“求求你,告诉我这一切的原因好吗?”章浩满眼都是受伤的哀求。

  “那个星期五晚上,你到哪儿去了?”我不无哀怨地说。章浩着急地说着些什么,却被火车的轰鸣声掩盖住了。火车缓缓地开动了,但我却丝毫没有如释重负的感觉。

  一个月后我刚回来,校友志伟找到我,递给我一封信,说是章浩给我的。信里只有一句话:“那个星期五的晚上,我准备告诉杨阳,你不是她所说的那样自以为是和刁钻刻薄,你是个好女孩,我要用一生来爱你。”

  看完信,我整个人都在颤抖,忙问志伟:“章浩呢?”志伟看了我一眼:“他在我家里,养伤。”

  “他怎么了?”我跳起来,紧张得汗毛倒竖。

  “上星期,他想给你寄特快专递。出了车祸,左脚残废了!”志伟说。

  “天哪!为什么会这样……”我的泪冲出眼眶,呆立当地。志伟小心地问我:“你……不去看看……章浩吗?”

  我抹去一脸的泪水:“我不但要去看他,还要一生一世……守护他!”

  “其实,你看看他就可以了。他已经那样,你不值得……”我愤怒地打断志伟:“你管不着!”我几乎是吼出这句话的,抓起钥匙夺门而出。

  我和志伟打的赶往他家,一路上我泪流不止。我的思维中只有一个画面,潇洒英俊的章浩这生是个跛脚男人了,都是我害的,我那该死的爱情考验啊!

  终于到了志伟的住处。“章浩!”我朝屋子深处走,喊声里带着哭腔。可为什么没人回答?我想回头问志伟,回首间,一大束鲜红的玫瑰花挡在面前,上面露出一双深情的眼睛。是章浩!他竟是站着的!他的腿竟然完好无损!

  “你的腿……”我既惊喜又愤怒。

  “来而不往非礼也。”章浩狡黠地笑了,“这也是一场星期五晚上的爱情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