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荣不再与我内心的春水相吸


  1995年,我高中毕业了。对于一个大学梦破灭而又不忍让下岗父母养活自己的女孩来说,外出打工是唯一的出路。

为了虚荣而分手

  三个月后,酒楼里添了名洗碗工,是个小伙子,叫王加明。洗碗,是餐饮业最脏最累的活儿,如果不是为了挣口饭,一般人是不肯干的。我每次招待客人进出厨房,都见他在水池边忙,系着胶围裙,穿着胶靴,袖子挽得高高的,满头大汗。偶有空闲攀谈几句,才知道我们是老乡,心里不觉生出几分亲近。加明非常能干,苏北人的憨厚淳朴、吃苦耐劳在他身上得到充分体现。然而,老板却把这些美德当做了愚钝好欺。一次,加明疏通下水道时碰破了手指,伤口发炎,手指肿得像个小萝卜。但老板仍然叫他刷盘子洗碗,干完后又派他去燕子矶购买活狗,为开设狗肉火锅做准备。11月的南京已经很冷了,晚上回到酒楼,我看到他浑身颤抖,脸色非常难看。第二天,他躺在地下室兼做仓库的房间里,高烧到已近昏迷。我顾不上多想,搀起他去了诊所。好险,再晚一步,严重的破伤风就会转成败血症,危及生命。

  加明住院期间,我歇了工昼夜陪伴他。他非常感激地说:“患难见真情,嫁给我吧。将来我会好好报答你的!”

  很快,我们热恋了。和他在一起的日子充满欢乐和笑声。他总是那么自信,说一定要干一番大事业;要挣很多的钱,让我穿得像公主;要在风景优美的地方买一套房子安居乐业,买一辆小轿车,从此不让我忍受日晒雨淋;要……他许诺我的美好未来让我心里甜蜜极了。

  我们酒楼的10个姐妹,除我之外,个个珠光宝气,出手阔绰。她们常常嘲笑我的廉价衣着和化妆品。有时我和加明在一起,她们打量他的眼光就像看民工一样充满不屑,这种眼光深深地刺痛了我。

  后来父母也知道了我的恋情。他们无论如何也不允许我和一个没有前途的农村出身的穷孩子谈恋爱。我开始对加明那些甜蜜富贵的梦想产生了动摇。

  我们开始有了争吵,鸡毛蒜皮的小事都会惹得我俩心烦意乱,吵架成了我们无望而乏味的生活佐料,刻意的伤害和反复的和好成了我们疲惫了一天后惟一的游戏。论人品,他确实是个好青年,相貌也还可以。可是,竞争激烈的商业社会,并不是人品好就行,要想过上好日子,还必须有勇气、有魄力、有手段。尽管有时候,他描绘起未来事业的蓝图来,口气大得仿佛自己是一个很有钱的富豪,但眼下的他,都二十好几了,竟然满足于做一个洗碗工!

  我不能再跟他相处下去了。

  1996年11月,中专时的同学给我介绍了一位有钱的老板。他35岁,名牌大学毕业,自己开了一家化工企业,很有钱。也许是理工科出身的木讷和相貌平平,他还没有谈过朋友。他对我一见倾心。我却自私而又虚荣地盘算着,如果和他在一起,我就可以过上那种女友们羡慕的有钱夫人、南京大都市人的生活了,我有点儿动心。

  当我最终提出和王加明分手时,他流着泪死死拽住我的胳膊:“给我5年,给我5年好吗?”“你能给我美好的未来吗?”我无奈地笑笑。他见挽留不住我,于是很绅士地对我说:“如果你真的爱他可以离开我,但你千万别勉强自己。记住,无论什么时候,只要你愿意,你都可以来找我。”

  和那位老板相处的日子仿佛一潭死水,我们每周见两次面,每次在一起都是在外面吃饭,然后坐在一起看电视,还没结婚就像结了10年婚的人那么索然无味。我魂不守舍地看着闪动的屏幕,每当电视里出现某个黑瘦机灵的男孩,我都会情不自禁地想起王加明。其实,王加明亦是相貌一般,但不知怎么搞的,我却觉得他浑身充满活力,让我快乐无比。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开始由衷地怀念起过去那些贫穷却快乐的日子。

庆幸失而复得

  王加明自分手后就再也没有和我联系了,听说他终于放弃了洗碗的工作,开始在一家保险公司里干营销。他每天骑着单车穿行在大街小巷,四处推销保险。有一次,我和老板一起去超市购物,坐在吹着暖气的轿车里,我突然看见了王加明。他更黑更瘦了,还是那辆破旧的单车,后面放着一个沉重的纸箱,骑得摇摇晃晃。他在给人送货,做着社会最低层的工作。不知怎的,街头的邂逅让我心里一下子百感交集,我突然觉得自己很残忍,往日我们虽穷,可是我们的脸上充满了憧憬与快乐,至少在他的车座后面有他心爱的女孩啊!想到这里我不禁泪如雨下,自责得无以复加,不顾一切地叫嚷停车,打开车门,向他跑去……我大声叫住他,然后走到他面前轻声说:“你还好吗?”他蓦然看见我,眼里闪过一丝惊喜,但顷刻间又消失了,有点惴惴不安的样子,他惭愧地说:“我还是老样子,没法给你我许诺过的东西。”

  “可是有一样东西只有你才能给我。”我流着泪说。

  “什么东西?只要我有,一定给你。”他诧异地问。

  “快乐!”这两字一说出口,我感到无比的辛酸,自从分手后,我就与快乐失之交臂了。

  后来我冒着被父母谴责的风险,和那位老板分手了。

  1997年初,在朋友的帮助下,王加明开了一家电脑组装公司。王加明成天埋头于电脑装卸的反复练习之中,两个月后他成了一名电脑组装高手。然而由于没有经验,我们的生意很淡。于是他贴了上门服务的宣传广告,整天骑着单车给人去安装、维修电脑。这招果然有效,至少生意还能撑下去。虽然那时他很苦,但是生活的磨炼给了他足够的信心。命运往往钟情于有心人,由于他的技术好、有诚信,他的客户越来越多,生意也蛮好的。那时我虽然每个月只挣500多元钱,但为了帮助他,我也参加了电脑夜校补习班,希望有一天生意做大后,能和他一起经营。

  我们都过着紧张而充实的生活,虽然疲惫却满怀希冀。有时我们忙得一周都见不着面,可我们的心却贴得很近。每天,他都会用电话向我汇报一天的业绩,连卖出一根电缆线也不会忘记……

  那个夏天,他挣了不少的钱,还掉了全部的债款,又给他家里汇去了一笔款项,彻底改善了他家的贫困状况。我们也开始谈论买房子、家具等许多令人兴奋的事情。

  一个周末,他约我出去玩,我们尽情地享受那久违的凉风拂面、夜色沁人的美妙感觉。

  这一次,他破天荒请我到东湖边一家情调非常好的餐馆里吃饭。看着灯影绰绰的风景,品着色泽鲜艳的美味佳肴,身边还有一双含情脉脉的眼睛,顷刻间,我突然领悟了幸福的滋味。幸福其实就在你为之哭、为之笑、为之奋斗、为之投入的每一个过程当中啊!

  果然,从那以后,他的事业如日中天。我们俩一起经营着公司,共同分担生意场上碰到的种种琐碎与麻烦,为每一份微小的收获而快乐,真正体验了相濡以沫的感情。一年后,我们结婚了。

  结婚时,我们没要家里的一分钱,自己买了两室一厅的房子,拥有了一个几近小康的家。可以骄傲地说,这家里每一颗铁钉都是我们自己挣来的。

  3年后,他又给我买了宝马,如他以前许诺的那样,“我们过上了幸福生活”。我常常暗自庆幸自己的虚荣心终究没有蒙住我的眼睛,我最终选择了爱情———财富可以用双手去创造;而爱情,却无论用什么财富都买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