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了,我暗恋的男孩


  锐是我高中时代的同桌,也是我暗恋已久的白马王子。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关雎》

  中国最早的诗歌总集《诗经》是这样向世人宣告的。其实它只说中了一半,现在让我以一个女性的经历来大胆补全那隐藏的另一半:潇洒君子,女子同样“寤寐求之”。自古以来,中国女子一直羞羞答答、委婉含蓄地低吟着自己的爱恋,怎肯放纵一下,坦白自己为某位男士而辗转反侧的陶醉?即使是暗恋了一辈子,痛了一世纪,也绝不肯先开尊口提半个“爱”字,于是在历史上演绎了无数痴情怨女的悲剧故事。在今天,暗恋情结仍然更多集聚在女性身上,传统的影响悄悄地释放着它的魔力,使我们的女同胞们在一份真挚的感情面前变得唯唯诺诺,敢爱而不敢言。但是,毕竟已经是网络时代的新人类了,我们的暗恋故事有了新的色彩和幻梦般的结局。

  长辈们说我幼稚,永远是一张娃娃脸,一脸孩子气的笑容,这样的孩子怎懂得爱情呀?其实,是他们小看了我。早在高一开始,我就在心里偷偷地品尝爱的滋味了,只不过那是一段埋葬在心里的虚幻的情——

  锐,他不仅是我的同桌,也是我们高中的篮球明星,1.85米的个头儿,颀长矫健的身躯,洒脱不羁的表情,特别是举手投篮时的帅气,使在他出现的地方总能听到女生的赞叹欷歔。和他成为同桌,我始终觉得是一种幸运和荣耀。许多女生背后都羡慕我可以“近水楼台”,可是先天的不足使我不能“先得月”。小时候得的一场大病使我身体一直很弱,到了本该亭亭玉立的时候却怎么也立不起来,黄黄瘦瘦、矮矮笨笨倒是成了我的特写。但是手脚笨并不等于脑子笨,我的成绩一直很好。上帝总是公平地对待他的每一个儿女的,我的优势恰是他的不足,他的矫健又正是我梦想而不可得的。也许就因为这个,我悄悄地爱上了他。

  每天,我早早地来到学校,用一块洁白的帕子擦干净我们的桌子,在属于他的那边我擦得特别用心,一遍又一遍地擦拭着他拂过的桌面,感受着他阳光般的气息,沉浸在一片爱的幻想中。不知不觉他已经大步流星地向我走来了,我的心跳仿佛加快了。“嗨,早上好!”他的一句简单问候,在我的心里翻涌起无限的甜蜜。每天早晨看到他,是我一天中快乐的开始。课间休息的时候,我想和他说点什么,可是他却被一群女生簇拥着离开了我。他们谈笑风生,一团和气,里面惟独没有我。看着自己心仪的人和别的女孩聊得那么开心,我觉得心酸难抑,真想冲进她们的“包围圈”,抢回该属于我的他。可是自己又没有这个勇气,在那群白天鹅中,我深感自卑,一只丑小鸭闯入天鹅湖,只会越发照见自己的丑陋。他怎么会喜欢一只难登大雅之堂的丑小鸭呢?爱他,也许从一开始就是个错误,但是明知如此,我仍然难以自拔。被爱也许不可把握,但爱是我的权利,我有资格体验去爱的滋味,不管它是甜美还是酸涩,我义无反顾。现在写这篇文字,回想当时的自己,可能真是很幼稚,但却固执得可爱。

  我俩虽然是同桌,说话的机会却并不多。有一次,他竟然主动和我说话。我高兴极了,以最灿烂的微笑迎接他,心想,他终于肯开口了,他要说些什么?是……?我会难为情的。可是走出这种幻想,我只听到一个现实的声音:“你的作业本能借我看看吗﹖”除此之外再没说别的了。我默默地把本子递给他,睁大了眼睛等待他说出我的期盼,然而盼来的只是一声毫无感情的“谢了”。也许是他不知道我对他的感情,所以才如此冷淡,可是他对别的女生不是这样的,为什么惟独对我冷淡?难道是他发现了我的秘密而有意疏远我?要不然是他也喜欢我,但怕别人发觉而故意掩人耳目?我朝着有利于自己的方向猜测着,于是又觉得很兴奋,都是自己错怪了他,我这样安慰自己。但是3年中,他一直平淡地对我,而我又是个沉默自卑的女孩,一直不敢和他攀谈,更不会向他袒露心扉了。俗话说,“男追女隔层纸”,一捅即破,“女追男隔座山”,千难万险将我阻隔在爱情的梦想中,始终不敢和他说明白,而暗恋的情结却逐年越积越深。

  整整3年,一个不起眼的小姑娘在一种苦苦的等待中度过,她在心里对他说,锐,见到你就是我的幸福。不需要他的言语,不需要他有行动,她就已满足了。

  3年的高中生活很快就成了已逝的记忆。3年后,我们班的多数人都各奔东西了,我很幸运地考到了北京的一所大学。他没有继续求学,提前进入社会,成了地方上小有名气的模特,依然是女孩子成群谈论的焦点人物,依旧是众星所捧高高在上的一轮明月。而我对他的感情也依然如旧。我在大学里很出色,追求我的人也不少,可我仍然记挂着他而无法接受新的感情。终于有一天,我从一个好朋友那里得到了他的电话号码,我如获至宝,兴奋得一夜未眠,仿佛断了线的风筝又要飞回来了。我终于鼓起勇气抓起了话筒,一个数字一个数字地拨着他的号码,胆怯而又激动。握着话筒的手颤抖地等待着他的声音,可是回答我的是一连串讨厌的“嘟嘟”声,一连十几分钟总是占线,我有些气馁了,难道我们真的无缘?但转念一想,3年的时间不算漫长,可也并不短暂,这些年我都等了,还在乎这短短的十几分钟吗?岁月的沉淀将我对他的这份爱恋酿造得更加甘美,于是我执著地一遍遍重拨相同的号码。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话筒里响起了熟悉的声音,是他,是他!我激动得说不出话,满腔的热情都化成了沉默。

  “喂,喂,是哪位﹖”对方催促着。

  “是我,我是……我是凌子,你的高中同学。”我紧张得都结巴了。

  “谁?凌子?我认识你吗?”

我的心顿时凉了,原来他早已忘了我,只有我还在一往情深地傻等一个永远不属于自己的人。

  “喂,你是哪个凌子呀?说话呀!”

  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呢,痴痴苦等的人并不知道我的真情,甚至连我的名字都丢进岁月无情的风霜了。我再没有什么好说的了。砰的一声,我含泪挂断了电话,从此剪断了这缕愁丝,作别我暗恋已久的男孩。

  现在回忆起这段往事,我还隐隐咀嚼到一丝苦涩。两个人的爱情是幸福,一个人藏在心底的暗恋却是不堪回眸的心痛。那时的我宁愿在心里保存100%的美丽幻梦,也不敢承担说出来被拒绝的1%的现实风险。也许只有那个浪漫的年纪才会发生这样的故事,天真、虚幻而又羞涩。今天我已有了新的爱情、美满的家,这是一份塌塌实实、把握在我和他手中的真爱,一份跳动在彼此心中的相互依恋,但是我并不否认自己曾经暗恋过,曾经痴狂过。这种经历是花季少女共有的,只是有人不肯大胆地承认而已。因为走过这段曲折缥缈的暗恋之路,我才更能体会什么是真正的爱情——它是现实中的浪漫,却不是一相情愿的凭空捕捉;它是脚踏实地的,而空中楼阁迟早会倒塌。因此我觉得,暗恋不是什么难为情的事,它是我的真正爱情开演前的序曲,它使我在受挫中悟出了爱的真味。“爱”字是两颗心串连在一起组成的,两心相印、互相支撑才能构筑起温馨的爱的小屋。

  别了,我暗恋的男孩!想起你,我依然深怀感激,你让我懂得了许多,过去对你的向往可能只是一种幻想和单方崇拜,那不是爱。爱是被爱与去爱的统一。我真实的爱正在前方向我招手,说声Bye-bye,一切在告别中重新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