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世难:青少年适应不良心理现象


  “领导总瞧我不顺眼,我现在一见领导说话就紧张,感到压力很大”;

  “我中专毕业快一年了,单位里的人际关系太复杂,人人都戴着假面具”;

  “我无法适应目前的工作环境,我真不想再呆下去了”;

  …… ……

  几乎每一天,在我的心理咨询热线,都要接到类似上述内容的电话咨询;也几乎是每一天,我都要收到带有上述疑惑困扰的来信。在这些人当中,尽管他们在年龄、性别、地域、职业等方面存在着大大小小的差异,但所有这些人都有这样一个共同的特征:他们全都是刚刚走上社会工作岗位的青年人。

  可以说,从校园生活转轨于社会生活,是人生的一个关键的转折点。对一个人而言,此时此刻是适应良好,还是适应不佳,是积极地适应,还是消极地适应,或此或彼,决定着两条命运迥然相异的人生轨迹。如果说婴儿的断乳及青春期的反抗,分别是人一生中所面临的两次心理危机,那么走入社会这一关,无疑算得上是人生所面临的第三次心理危机了。

  据说在每年的5月份,日本都有许多刚刚走入社会的青年自杀。这些青年大都是在寒假毕业后,刚进入公司工作没几个月,因忍受不了工作的艰苦和挫折而绝望的。这在日本称之为“新人5月病”。

  我们的社会对青年人社会适应不良这一现象的有关研究、调查、统计以及报道,似乎还并不多见。但仅从我的咨询热线情况来看,每到当年的9月份过后,向我诉说刚进入社会带来的种种不适应情况的来电比例,就会显著增加。

现实与理想的落差

  “入世难”,是当今许多青年人的共同感叹。之所以入世难,是因为青年们在入世之前和入世之后,存在着一种巨大的不和谐。而进一步探究这种不和谐的内在原因,我们又会发现,其实质乃是现实与理想存在着巨大的落差所致。

  青少年时期正处于爱做梦的年龄。他们有一种天生的理想主义倾向,容易把未来的生活及外部的世界幻想得尽善尽美。而我们的教育,又是一种“封闭式的教育”,学生一天到晚生活在家庭与学校的“两点一线”中,他们缺乏接触、了解外部世界的机会;他们每天所学的,大都是些基础知识,几乎没有有助于他们适应社会的社会知识;再加上我们的教育有意无意、多多少少有粉饰现实的趋向,这些都使青少年在头脑里描绘着一幅宛如世外桃源的美景,把未来想像得过于美好纯净。于是,等他们一旦踏入社会,马上就会发现“景象”全然不如自己所料。

  A君,某名牌大学的研究生,毕业后来到了某省的机关工作。在他参加工作前的想像中,认为自己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是一定会得到尊敬与重用的。他甚至想像着当他来到单位时,人们会怎样热情地欢迎他,领导一定会立即委以重任,大家也会众星捧月似的围着他转。

  然而,想像中的一切都没有发生。A君到单位后并没有受到什么特殊的重视与欢迎,领导只是和他寒暄了一下,办公室里也没有因为他的到来而如同升起了一颗新星,大家依旧为自己的事忙碌着。这以后由于放不下架子,A君在单位不断地碰钉子,甚至遭到了冷遇。渐渐地,理想与现实不相吻合而发生的冲突使他产生了巨大的失落感,他开始每日在惆怅中度日。

  B小姐,大学毕业后分配到一家公司。这位天真烂漫的女孩在学校上学的时候,就在心目中无数次地描绘着未来的工作环境:领导和蔼可亲又有水平,同事们真诚团结,友爱互助,大家工作顺心,生活开心。可刚到单位不久,就发现这里没什么人能让她看得惯。比如,谈吐庸俗不堪,喜欢吹牛拍马,为人虚伪刁滑,互相贬低拆台;领导不仅水平不高,还专横霸道,听不得半点不同的意见;另外还有随地吐痰、乱用别人的东西、把脚翘在桌子上等等。总之,看哪儿哪儿都不顺眼,觉得眼前所有的一切都和以前想像的不一样。她老是感到心里憋得慌,好多次她都想到荒郊野外里大喊一句:“这世界怎么变成了这个样?”

  这些社会适应不良的A君、B小姐们,正如一本叫做《误投尘世》的书所说的那样:“他们所受的教育,全都是为了适应别的更幸运的年代需要而设计的。”但是,我们目前所栖身的社会,首先是一种现实,然后才是理想。

  看来,一切梦想最终还是要回到现实中来。

缺乏心理承受力

  小C从读小学时起,就一直是班里的干部,初中时又是第一批入的团,接着是上大学,当了学生会的干部,还入了党,最后被推荐上了研究生。所以小C的生活之路,顺利得就像平平滑滑的溜冰场。可正因为太顺利了,所以稍有点挫折,就衍生出一幕悲剧来。

  踏入工作岗位没多久,一次,由于对工作的生疏,他出了一点差错,遭到了领导的一番训斥。这事若放在别人身上,可能根本算不上什么了不起的大事。可我们的小C,从小到大都是在一片赞扬声中长大的,此时此刻他好像觉得自己受到了灭顶的打击,在领导、同事面前难以再抬头了,因而感到前途一片暗淡。于是,他竟然选择了轻生之路。

  像小C这样的人,在刚刚走入社会的青年中,为数并不算太少。虽然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并没有像小C那样“自取灭亡”,但是一蹶不振、心灰意冷的大有人在。按心理学的术语来说,这些人的心理承受力都还太低。心理承受力与拳击比赛中的一个术语“抗打击力”非常相似。在拳坛的角逐中,那些抗打击力弱的选手,也同样容易遭致被击倒乃至被逐出拳击舞台的厄运。由此引发了我们这样一番思考:究竟是什么造成人的心理承受力的高低?为什么有的人虽然生活上的磨难接连不断,却难消其乐观向上的精神?而有的人只要稍遇到一点儿挫折,就老跟自己过不去,弄得堵心窝肺、腹绞肠断的?造成这种差异的原因也许很多,但有一点却不能少,即要有经历过种种挫折的体验。因为只有经历了大大小小的困苦与挫折,人们才会在与困难做斗争的过程中,提高自己克服困难、走出困境的勇气与能力,并建立起再次迎接命运挑战的心理准备,才可能形成一种“世路如今已惯,此心到处悠然”的泰然心境。而当今的许多青少年,在其成长期间大都受到娇惯宠爱和过度保护,生活一帆风顺,使他们所经历的困难与挫折太少太少,战胜挫折的信心与经验也就无从谈起了。于是就有了这样一个悖论:社会、家庭需要青少年尽早成熟的同时,又创造了许多他们无法尽早成熟的条件。

  因此,有必要向社会、学校、家庭大声疾呼:多给孩子来点“保护性吃苦”吧!

  有位心理学家曾说过:“人类的社会适应最主要的就是对于人际关系的适应。”因为人际关系处理得好,会使人们心情愉快,充满信心与活力。反之,如果人际关系不佳,就会使人感到孤独寂寞,烦恼顿生。而心理学的研究又表明,一个人的性格特点与其人际关系的好坏,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

  小D是忧郁型性格。走入社会后,她仍是像以前一样,常常把一些无关小事加以夸大,并为之烦恼。比如同事开一句玩笑,或偶尔动用了一下她的东西,她都认为对方是故意欺侮自己,因此常常生气不已,孤独不乐,有时甚至还产生轻生的念头。

  小E是个小伙子,他打小就脾气不好,总爱发火动怒。入伍后,常常因为一些小事而被激怒,动不动就与别人发生争执,弄得别人都对他实行“惹不起,躲得起”的特殊政策。小E在心理学的人格划分上,是一种典型的“暴发型”性格。

   F小姐自幼就养成了一种清高的性格。在她眼里,单位里的同事都是一帮俗人:这个人太虚伪,那个人小市民气又太浓;张三太呆板,李四又太油滑。总之是众人皆浊,惟她独清。一声“全是些层次太低的人”,就把她自己抛出了众人生活的圈外,使得她每日不得不孤芳自赏,顾影自怜。

社会技能与知识的匮缺

  有一类社会适应不良,则完全是由于某种社会技能与知识的匮缺所造成的。

  H姑娘刚进单位时,工作勤勤恳恳,待人热情礼貌,因而颇得领导和同事们的好感。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H开始苦恼起来。原来,H的两个上司都对H不错,但他们之间却积怨已久。因此,俩人都要求H只听从自己而不要听从另一方。这种相互矛盾的要求弄得H左右为难,不知所措。

  小G大学毕业后分到了一家工厂。没过一个月,他发现车间主任对他越来越冷淡了,他怎么也弄不清其中的原委。后经一位好心师傅的点拨才恍然大悟:原来他在学校待惯了,讲话总爱用些术语,比如什么“最优化方案”、“程序化”、“结构定向”之类。而车间主任只上过中专,最烦别人在他面前咬文嚼字,卖弄学识,所以小G的语言无形中触到了领导的“自卑感”。

  怎样和不同性格的人相处?怎样消除领导的误会?怎样求得别人的帮助?怎样迅速融合到同事当中去?……这无数个“怎样”,是许许多多刚刚踏入社会之门的年轻人所迫切需要了解的。

  这确确实实是门“学问”。但遗憾的是,这门学问从小到大没人教予。学校与家庭都十分注意孩子们智力的培育,但很少有人能有意识地给孩子上上传授社会技能与知识的这门课。

  可这并不是无师自通的。也许青少年需要通过自己走入社会后一次又一次的碰壁,来完成这一知识的弥补过程。但是,由于他们的心理脆弱性,也由于他们工作环境的不可随意改变性,使得他们在一次次碰壁之后并无多少机会来重塑自我。等到他们了解了他们所应知道的那些社会技能与知识之后,他们的社会角色已经趋于定型,他们习惯性的态度与行为也难以改善。而更可能的是,也许他们终身都弄不明白应该如何与人相处。

情商与智商同等重要

  聆听着青年人一次次的电话,阅读着青年人一封封的来信,面对着他们步入社会后所遇到的种种问题,我们深感应该重视青少年的社会化过程了。

  社会化系指一个人从“自然人”的状态,通过接受社会教育,掌握社会规范与经验,参与社会生活,逐步变为“社会人”的过程。所谓能否适应社会的问题,也就是青少年社会化是否正常顺利、及时进行的问题。

  理想是对现实的一种超前反映,但它绝不等同于现实。我们在教育青少年了解历史、展望未来的同时,也需要让他们了解现实社会是如何运转的。

  日本一位厂长曾对一个来厂干粗活的大一学生说:“你是教育系的学生,所以将来可以去教书或从事行政工作,没有机会再做这种粗重的工作了。可是,我希望你永远不要忘记有人在做这种工作。当你苦闷时,不妨回忆一下此时的经历,也许可作为你生命的支撑力量。”愿我们的教育者,我们的家长们,都有着与这位厂长相同的教育胆识,别老让孩子事事一帆风顺,而是适时地给他们吃点“维生素N”。

  我们必须注意塑造青少年康健的人格结构,它包括具有现实的态度,善于控制自己的情感,对他人的宽容与理解,具有爱别人和接受别人爱的能力,乐观豁达,等等。人格的形成,虽然先天素质是前提和基础,但更取决于后天的教育、培养,以及社会环境的影响和自我锻炼等。

  我们还应注重把适应社会的有关知识和技能引入学校和家庭的教育当中去。要承认怎样为人处世,也是一种必不可少的知识。惟有加强这方面的教育,才能增强他们在现实环境中的生存和发展的能力。

  在当今,已经出现了一种与智商同等重要的概念——情商。如同智商是测量人的智力发展的概念一样,情商也是标志人的社会心理成熟水平的概念。它的出现再一次呼吁我们的社会、学校、家庭及青少年,不要死盯着智力的发展,同样也要重视人的社会发育的成熟。

  最后,我要对所有刚刚踏入社会工作岗位的青年朋友说:生活对于每一个有理想、有追求的青年人来说,每一步都是艰难的。但惟有这种艰难,它才充满了挑战的魅力。因而,适应社会的过程,就是在不断改造自身素质和改善环境的过程中达成一种和谐的趋向,它将教会你生活的信心、勇气与智慧。正是: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