述情障碍——为什么我们心痛却无法述说


  女人时常抱怨老公不够浪漫,一般的理解就是这是男人的特性,或者是东方男人在表达感情方面比较含蓄。但是很多女性在婚姻中也表现出同样的情形,无法解释情感较男人丰富细腻的女性为何也是如此。一个很容易被忽视的真相是:这些男人和女人其实是无法用语言表达自己内心的感受,就像是不会书写的小孩无法写出他想表达的意思。他们是述情障碍者。

  最近几周,女警官阿诺一直在接受这样的心理治疗。她必须学会对别人来说理所当然的事:了解自己的感觉。谈起自己早逝的母亲时,听不见她说出诸如“悲伤”之类的词语。可是在尴尬的时候阿诺也会表现出常人的特征:脸红、心跳加快、冒冷汗。但是当治疗师问她有何感觉时,她很茫然,就是不能用语言表达自己的感情。

  只会有眼泪而不是话语

  让阿诺最痛苦的是:她和其他人的关系永远是黯淡的。对她来说,和别人建立友谊是可望不可即的事。只要她和别人的对话一涉及到爱好、热情或者不信任,她就不知所措。只有在很少的时候,当再也承受不了内心的紧张时,她会突然泪流不止,要么就是怒不可遏了,原来在她的内心早已有什么积蓄已久。

  据研究,引起述情障碍的因素,则可能早在患者的童年时期就买下了祸根。婴儿还不能把自己的情感和例如“害怕”或者“高兴”这些概念联系起来,他们首先只能从身体上感觉到这些。

  为感觉起一个名字

  在婴儿的这个学习过程中,早年抚养者起到决定性的作用。妈妈会问孩子:“你高兴么?”也会安慰说:“不要难过……”或者责骂:“不要这么恼怒!”这样妈妈就为情感各起了一个名字,孩子以后也会更容易地区分情感。

  母亲和孩子间的早期交流对“情感数据库”的建立有举足轻重的作用。在“情感数据库”里,每一个感受都会和相应的感觉描述存放在一起。如果孩子的父母也患有述情障碍、抑郁症或者性格反复无常,就会有一种危险:父母为孩子情感做的解释少得可怜。然后孩子就缺乏必要的词汇描述自己的感受。直到他们成年以后,他们还会像小孩那样,只会依靠身体感受,却不能够亲口说出自己的感受。

  情绪训练

  述情障碍的治疗,主要是进行情绪训练,培养共情的能力。共情,即设身处地替别人着想的态度与能力。作为态度,它表现为对他人的关切、接受、理解、珍重;作为一种能力,它表现为能充分理解别人的心事,并把这种理解以关切、温暖与尊重的方式表达出来。

  具备共情的人容易和他人建立和谐的人际关系,在和他人产生矛盾时,也能心平气和地以建设性方式处理问题。 举例说,在公共汽车上别人踩了你的脚,你的第一反应自然是会不高兴,但如果你具有共情的能力,就会从对方角度想问题:“他不是故意踩我的,没人会有意踩别人而给他自己惹麻烦。”这样一想,你的不快自然就会消失。

  1、提高自己的感受性

  指提高自己对他人情绪反应的敏感度。

  *摆脱自我中心,学习关注他人。

  *对情绪描述语做词汇替换练习。例:“烦恼”的替换词有:不快、郁闷、心烦、苦恼等,“高兴”的替换词有:快乐、欣喜、愉悦、兴高采烈等。

  *通过对电影、小说、诗词等的观赏与分析体验人类情感。

  *培养对人需要的敏感度。如一声叹息,一个欲言又止的表情,一次嘴角的牵动,都可能反映出人的需要,要学习从这些细微的表情变化中迅速察觉别人的需要。

  2、提高对他人的理解力

  理解以倾听为前提,以准确地表达出自己的理解为结束。

  *学会倾听(专注,不作价值判断,通过提问确认问题,表达理解与关心等)。

  *通过观察非言语信息(表情,目光,站坐姿势,人际空间,语气,语速,语调等)增加对他人的理解。

  *用换位思考法提高对他人的理解力。

  3、学会表达共情

  *表达对人情感的理解(参考句式:“你感觉……”)。

  *表达对人意图的理解(参考句式:“你想说的是……”)。

  *表达对对方情感与意图的尊重(“我知道这对你很重要……”)。

  *表达对对方的关心(“你需要我为你做些什么吗”)。

  以上介绍了一些培养共情的方法。其实方法是因人而异的,只要我们有对他人的关切、理解和尊重,就可以以无限多样的方式表达我们对他人设身处地的理解与关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