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科专家呼吁:精神疾病不可怕也不丢人


  3月17-18日,辉瑞中国中枢神经论坛在广州举行,数百位国内外精神科专家共同就抑郁症、精神分裂症等议题进行探讨。17日下午,国内六位精神科专家共同接受了媒体采访,为公众普及抑郁症和精神分裂症的基本识别和治疗原则。专家们在采访中一再呼吁,精神疾病并不可怕,也不丢人,患者和家属如果能摆脱心理负担,主动配合治疗,是能够治愈的。

  会谈专家:

    广东省精神卫生研究所所长 贾福军

    中南大学湘雅二诊所精神科主任医师 郝伟

    广州市脑科诊所院长 宁玉萍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诊所神经科主任 李焰生

    中南大学精神卫生研究所所长 李凌江

    武汉大学人民诊所副院长 王高华

  关于抑郁症

  我国抑郁症的发展现状是怎样的?

  贾福军:目前,我国抑郁症的患病率已经达到3%-5%,跟常见躯体疾病的患病率差不多,但大概只有不到10%接受了治疗,诊断率很低。主要是由两个方面的原因造成的,一个是病人对精神疾病有认识误区,不愿意看,不愿意治,另一个是综合诊所的大夫,对精神疾病的诊断率比较低。

  为什么抑郁症的诊断率比较低?

  李焰生:与我们体制有关系。国外有全科大夫,经过培训,大部分病可以识别,然后转专科大夫,就有很好的机制,不会到处乱跑,而我们的病人是跑对了就对了,错了就错了,小诊所大诊所到处跑,挂号小姐安排到哪个科室就哪个科室了,命运没有交给懂医术的人,很混乱。将来社区推广全科大夫以后,应该能减少现在这种现象。

  综合诊所接诊的抑郁症病人,首诊占多大比例?

  王高华:我们接诊的病人,至少30%以上是从其他科转过来的。尤其是慢性疼痛的病人,很多后来发现是抑郁在身体上的反应。情绪不好,会造成全身性的疾病,浑身不舒服。

  抑郁症的诊治,我认为目前主要存在三大问题,一个是大量的病人没有被诊断,要么不去诊所,要么去了诊所也“走错门”;第二是诊断扩大化,大家随便看一点抑郁症的东西,就胡乱进行自我诊断;第三个是不规范治疗比较多,用药时间剂量不够,没有坚持用药。

  如何识别抑郁症?

  贾福军:抑郁症是有生物基础的,不是一时想不开,情绪差就发作了。抑郁症患者主要是两个核心症状,一个是情绪低落,高兴不起来,没有激情,第二个是兴趣减少。还有一些其他的症状,比如饮食变化、体重降低、睡眠不好。

  抑郁症的治疗原则?

  宁玉萍:抑郁症治疗的关键还是药物治疗,心理治疗只起辅助作用,特别是对于中重度的患者,患者不要忌讳去精神科诊所,因为正规诊所能够识别什么是重度、轻微的精神疾病,比较准确,如果如果是中重度的抑郁症,一味的心理治疗是没用的。

  抑郁症的治疗过程可能比较漫长,患者要有怎样的心理准备?

  李凌江:抑郁症是反复发作的疾病,经过治疗,好了之后,很多会反复发作,需要大夫在治疗时跟患者和家属说明情况,这跟高血压一样,血压下来了,不吃药又会复发,是长期的治疗过程,大夫的责任比较大,一定要跟患者和家属讲明白这个问题。

  抗抑郁药物有些人好像吃了药效不明显?

  李焰生:临床中常见一种情况,就是病人的抑郁症还伴随着神经科的其他疾病,比如脑卒中患者,一年平均要吃11种药,在任何一个时间点都在吃7种药,有些药物会与抗抑郁药物产生明显的相互作用,降低药效,难以控制。

  抑郁症可以去心理咨询机构看吗?

  李凌江:诊断精神疾病一定要精神科大夫,抑郁症、精神分裂症一定要由大夫诊断,中国的心理咨询师绝大多数是没有医学背景的,他们不能诊断疾病,无法用药治疗,只能做点心理咨询,甚至我认为不能做正规的心理治疗,正规的心理治疗要心理治疗师来做。公众有些人认为心理咨询师能解决所有精神疾病,这肯定是错误的。

  关于精神分裂症

  为什么精神分裂症在春天容易复发?如何预防复发?

  郝伟:具体原因,实际上医学上还没有确切的说法。但是确实有这个情况,那春天要防止复发,最好的办法就是春天来了,定期看看门诊,发现有问题就赶紧加量治疗,根据病人的情况随时调整用药剂量,改换药物。这个过程中,良好的医患关系和病人家属对疾病的正确认识都非常重要。

  精神分裂症的治疗难点有哪些?

  王高华:社会对精神疾病的歧视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有些患者明知是精神疾病,不愿意就诊,有的家属,喜欢往正常化角度想家人,大夫在诊断之后,家属仍然无法接受现实,找各种合理化的现象来解释病情,也不愿意配合治疗。

  很多精神分裂症患者都有暴力倾向,这怎么解释?

  贾福军:实际上,精神分裂症有暴力倾向的只占10%,只是极少数,国外媒体是禁止把这些东西放在头版头条的,因为它不能代表整体情况。

  公众普遍对精神药物一种认识,觉得会让人吃傻,是这样吗?

  贾福军:过去的精神药物,病人吃过后的确会出现面部肌肉僵硬、动作迟缓、不自觉流口水、过度肥胖等问题,给人感觉傻乎乎的,但是会让人变傻是错误的,精神药物本身不会导致人的智力下降。现在的精神类药物,已经消除了肌肉僵硬这类副作用,患者可以放心服用。

  精神分裂症一定要吃药吗?

  郝伟:精神分裂症是慢性病,很容更复发,吃药是必须的,但在治疗过程中,可以根据个体情况调整用量和治疗方法。我们可以负责任的说,精神分裂症是可以治疗的毛病,早发现早治疗,相当一部分可以治得和正常人一样。

  精神类药物的效果怎么样?副作用到底有多强?

  李凌江:精神药物的副作用并不比高血压药物的副作用更严重,为什么大家对精神药物比较害怕,我认为还是两个方面的原因,一是怕对药物缺乏了解,怕吃傻;另一个是公众对精神疾病有歧视心理,习惯去否认自己患病,因为症状稍有好转,就会停止服药,导致药效不佳。

  精神分裂症必须终生治疗吗?

  郝伟:终生治疗是一个非常残酷的现实,但是回想一下,我们内科的一些疾病,也同样是终生治疗,比如高血压糖尿病也是这样,但是大家都能接受。之所以无法接受精神分裂症终生治疗的事实,还是与社会上的错误认知有很大关系。

  关于精神分裂症

  为什么精神分裂症在春天容易复发?如何预防复发?

  郝伟:具体原因,实际上医学上还没有确切的说法。但是确实有这个情况,那春天要防止复发,最好的办法就是春天来了,定期看看门诊,发现有问题就赶紧加量治疗,根据病人的情况随时调整用药剂量,改换药物。这个过程中,良好的医患关系和病人家属对疾病的正确认识都非常重要。

  精神分裂症的治疗难点有哪些?

  王高华:社会对精神疾病的歧视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有些患者明知是精神疾病,不愿意就诊,有的家属,喜欢往正常化角度想家人,大夫在诊断之后,家属仍然无法接受现实,找各种合理化的现象来解释病情,也不愿意配合治疗。

  很多精神分裂症患者都有暴力倾向,这怎么解释?

  贾福军:实际上,精神分裂症有暴力倾向的只占10%,只是极少数,国外媒体是禁止把这些东西放在头版头条的,因为它不能代表整体情况。

  公众普遍对精神药物一种认识,觉得会让人吃傻,是这样吗?

  贾福军:过去的精神药物,病人吃过后的确会出现面部肌肉僵硬、动作迟缓、不自觉流口水、过度肥胖等问题,给人感觉傻乎乎的,但是会让人变傻是错误的,精神药物本身不会导致人的智力下降。现在的精神类药物,已经消除了肌肉僵硬这类副作用,患者可以放心服用。

  精神分裂症一定要吃药吗?

  郝伟:精神分裂症是慢性病,很容更复发,吃药是必须的,但在治疗过程中,可以根据个体情况调整用量和治疗方法。我们可以负责任的说,精神分裂症是可以治疗的毛病,早发现早治疗,相当一部分可以治得和正常人一样。

  精神类药物的效果怎么样?副作用到底有多强?

  李凌江:精神药物的副作用并不比高血压药物的副作用更严重,为什么大家对精神药物比较害怕,我认为还是两个方面的原因,一是怕对药物缺乏了解,怕吃傻;另一个是公众对精神疾病有歧视心理,习惯去否认自己患病,因为症状稍有好转,就会停止服药,导致药效不佳。

  精神分裂症必须终生治疗吗?

  郝伟:终生治疗是一个非常残酷的现实,但是回想一下,我们内科的一些疾病,也同样是终生治疗,比如高血压糖尿病也是这样,但是大家都能接受。之所以无法接受精神分裂症终生治疗的事实,还是与社会上的错误认知有很大关系。